<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挑衅
    轰隆隆!

    数万铁骑在雒阳南部平坦的大地上奔腾着,势如风雷北来,旌旗飞扬,大地震颤。

    张辽与张郃站在一处山头上,俯瞰远处平原上如潮水一般迅速涌动的凉州铁骑,虎牙蹲在他们身后不远,此时也警惕的虎视着那支奔腾的铁骑,显然感受到了威胁。

    大约半个时辰前,张辽收到李傕、郭汜、张济率四万步骑南下的消息,便登上这处山头探看董卓麾下最精锐的这支兵马的军容。

    即便是离得那么远,张辽也能感受到那支铁骑的威势,他转头看向张郃:“儁乂,你看如何?”

    张郃神色凝重的道:“传闻董卓麾下有飞熊军,乃最精锐的凉州铁骑,如今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我等若在平原遭遇,胜算全无。”

    张辽观望着那片迅速蔓延的黑潮,默然片刻,点了点头,道:“凉州铁骑本就是百战精锐,更胜骁骑营,何况数目上万,形成如此规模,平原纵横,谁能挫其锋芒?我们如今也不行。”

    看到这支凉州铁骑,张辽才再次感受到董卓的强大,羌胡兵的强大,不过他性格豁达,坚忍不拔,从来都不会丧失信念!

    看张郃神情依旧凝重的样子,他指着那支铁骑,呵呵笑道:“只要拿下河东与并州,不过三年,我们也能训练出这样一支铁骑,并州铁骑并不比凉州铁骑差!汉骑也不比胡骑差!卫青、霍去病远击匈奴,封狼居胥,公孙瓒的白马义从也能吓的鲜卑乌桓闻风丧胆,我们为何不能!却匈奴,踏燕然,定教胡骑不敢南下中原一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还在不断壮大,对于这支注定消亡的凉州铁骑他还不放在眼里,他此时心中琢磨的是如何在董卓死后,将这支铁骑坑过来,变成自己的!

    张郃看到张辽豪情震天的样子,眼里透出敬佩的神色,这个与他年岁相当的主公总是乐观豁达,敢想敢做,即使面对再强的敌人也从来没有沮丧,连麾下将士跟着他从来也没有畏惧。

    当然,如果张郃知道张辽此时心中盘算的坑人念头,恐怕就会哭笑不得了。

    张辽正在琢磨着坑人时,却见下面平原上,那支铁骑陡然停了下来,片刻之后,黑潮之中分出数百骑,朝东面轩辕关而来。

    “他们来轩辕关做什么?”张辽不由扬了扬眉:“走,我们下去,看看他们所来何事。”

    嗷!虎牙低叫了声,张辽摸了摸它的脑袋,呵呵笑道:“你便在这山中玩儿吧,说不得能寻到一头母老虎,生几头虎崽子,传宗接代,光大虎威。”

    张辽虽然驯服了猛虎,却很少带在身边摆威风,他不需要这个,他更倾向于让虎牙笑傲山林,那才是它的世界。野兽的感觉是敏锐的,张辽的这一点心态,无疑令虎牙对他更加亲近了。

    虎牙亲昵的用头蹭了蹭张辽,摆了摆头,伸了伸懒腰,缓缓没入了山林。

    张郃看着张辽与虎牙亲昵的一幕,眼里闪过艳羡的神情,如今张辽搏虎的故事在军中已经成了传奇,令他的声望更高。纵然是名将,对虎也颇是敬畏,放眼军中,除却张辽,也就典韦那个牲口能与猛虎一斗了。

    张辽与张郃下了山头,到了军营,便远远看到数百骑朝辕门驰来。

    营中士兵早已警惕的守在辕门之前,架起了枪阵与戟阵,关上了辕门,弓箭手与刀盾兵也已就位。看到张辽和张郃过来,留守轩辕关的击刹营和猛虎士冲过来,迅速护在两人身前,猛虎在前,击刹在后。

    张辽看到这一幕,暗自点头,看来自己的训练没有白费,纵然自己和张郃都不在,这些将士也能迅速组织起基本的防御。

    骑兵在辕门前停下,守卫辕门的士兵高喝:“来者何人?”

    辕门外一个声音回道:“牛中郎麾下校尉李傕、郭汜、张济,前来会晤张校尉。”

    “开辕门,迎出去!”

    随着张辽一声令下,辕门打开,大戟营和猛虎营奔出辕门,列在两侧,弓箭营仍守在辕门之内。

    张辽和张郃也大步出去,但见辕门之外,近六百骑兵肃然而立,人高马壮,气势剽悍,骑兵之前,有三人身披甲胄,高坐马上。

    张辽大笑一声,抱拳道:“在下张辽,字文远,久闻三位将军大名。”

    对面三人最中间的那人下了马,抱拳一礼,声音带着几分阴柔:“在下李傕,字稚然。”

    张辽不由诧异,没想到历史上恶名昭彰的李傕居然是个相貌清雅如文士般的家伙,此人颌下三绺长髯,看去颇有几分儒将的姿态,只是那双眼睛中隐藏着不易察觉的自傲和凌厉。

    “某是郭汜。”左边那个虬髯卷曲、面带煞气、眼神张狂的将领正是郭汜。

    右边那人却是个面相堂堂,眼神温和的中年人,他显然不善言辞,抱了抱拳:“在下张济。”

    郭汜打了个招呼,便指着辕门两侧列阵的大戟营和猛虎营,瞪着眼睛气势汹汹的道:“张校尉摆出这番阵势,却是何意?”

    张辽呵呵笑道:“如今战局紧张,不知来者何人,不得不小心谨慎。”

    他看郭汜还要再问,却不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当即转了话题,开门见山:“不知三位将军所来何意?莫非是要接替张辽守卫轩辕关不成?”

    李傕笑道:“我等奉牛中郎之命,前来雒阳剿贼,如今正要南下一会故友孙文台,路过轩辕关,久闻张校尉大败关东群贼的威名,前来一观风采,并邀张校尉同去讨伐孙文台。”

    张辽连连摇头:“在下守卫轩辕关,职责所在,岂能擅离,孙文台手下不过一群乌合之众,三位将军足以败之。”

    开玩笑,眼下典韦离开,高顺不在,陷阵营不在,猛虎营、骁骑营和击刹营都去了大半,正是他实力最薄弱的时候,去和孙坚那个猛人死拼,吃力不讨好,他才不干。

    李傕一笑,也没生气,不再说话,他身旁郭汜却大声道:“张辽,某听闻尔勇冠三军,打败了华雄,某心中不服,且来与某一战!”

    张辽扬了扬眉,正要说话,李傕忽然道:“张校尉勿怪,郭兄弟性格直爽,平生最喜与人比试,谁也拦不住。”

    张辽呵呵一笑,看向郭汜:“马战?步战?”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郭汜分明是来挑衅的,李傕也是个阴险的家伙,暗中煽风点火,同为校尉,注定道不同要做敌人,他又何必给这些人面子,在这轩辕关内,他们还翻不起什么风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