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无题
    秋扬的琴声缠绕在林木秋叶之间,时而如幽谷山泉,潺潺而来,缓缓流淌,时而如呢喃絮语,千言道不尽,时而和风微婉,柔美恬静,舒软安逸,时而又和着鸿雁落叶,透着几分萧瑟。

    这正是一曲有所思。

    蔡邕站在后园之中听了很久,看到亭子下沉浸在琴意中难以自拔的女儿,不由发出一声叹息。

    琴为心声,这天底下没有比蔡邕更通晓琴音的了,他又怎能听不出女儿心中的回忆和思念。

    亭子下,一袭蓝花襦裙的蔡琰仿似听到了父亲的叹息,正好一曲有所思结束,她停下了琴音,抬头看到父亲走过来,优雅起身,去扶父亲:“阿翁。”

    “阿行。”蔡邕看着清减了许多的女儿,心中止不住对那人涌起一股怒火,随即强压下来,叹道:“河东卫氏差人前来提亲……”

    蔡琰轻轻摇摇头,明眸低垂:“阿翁,女儿还不想嫁人。”

    蔡邕不满的道:“阿行,你年已十六,到了该嫁人的年岁了,难不成要留在家里一辈子?仲道也算为父半个弟子,年少有为,相貌俊朗,满腹经纶,实是良配。”

    蔡琰蹙眉道:“阿翁,卫仲道虽好,却非女儿中意之人。”

    蔡邕登时大怒,斥道:“仲道有何不好,难道还比不上那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张辽!”

    蔡琰不满的道:“文远更有学识远见。”

    蔡邕哼道:“张辽为相国鹰犬,他日岂能善终!”

    蔡琰不悦的道:“阿翁岂非也在董卓手下。”

    蔡邕长叹一声:“正因如此,为父才想让儿脱离长安是非之地,前去河东,便是他日为父有个不测,儿也能保安危无虞。”

    “阿翁。”蔡邕挽住父亲手臂:“莫要说这般话,便有凶险,女儿也要陪着阿翁。”

    看父亲还要劝他,蔡琰咬唇道:“阿翁,卫仲道虽是熟读经义,但身子太差,女儿曾听异人说过,他身子孱弱,易发疾病,非是良配。”

    “哦?”蔡邕一怔,随即怀疑的看向蔡琰:“仲道虽是孱弱,但也不至如此吧?你莫不是听张辽所说?”

    蔡琰连忙摇头否认。

    蔡邕哼道:“为父知道儿的心思,可是张辽行事粗莽,更是不知尊卑大礼,竟娶了弘农王妃为妻,如此之人,为父岂能将你许配与他?便是为父同意,他已有发妻,儿难道欲作妾乎?如此为父断断不会同意!”

    蔡琰明眸中闪过一丝黯然,轻轻叹了口气,道:“女儿只是陪着阿翁便是。”

    蔡邕眼里闪过一丝阴郁,长叹道:“这几日董璜数次来府,为父看其来意不正,儿平日无事只在后堂看书便是,切不可出去。”

    蔡琰自然知道董璜的身份和势力,明眸也闪过一丝忧色,点了点头:“阿翁要小心应对,不可得罪了他。”

    蔡邕又道:“儿若是应了卫氏婚事,倒也不怕董璜。”

    蔡琰垂首不语。

    ……

    雒阳,毕圭苑之中,董卓看着手中一纸文书眉头紧皱,下面李儒、田仪和刘艾都在。

    片刻,董卓放下文书,扫了下面三人一眼,道:“胡文才奏报,他麾下都督华雄带兵袭击颍川,经过一日鏖战,虽有损失,却斩杀颍川太守李旻。”

    刘艾三人不由齐声道:“恭贺相国。”

    李儒道:“既张文远斩杀豫州刺史孔伷之后,颍川再死一贼酋,如此,颍川贼兵不足惧也。”

    刘艾也抚须道:“而今相国爱将李傕、郭汜、张济已率兵南下,关东可平定矣。”

    董卓却面色阴沉,道:“李旻被斩杀,逆贼袁绍又矫诏以唐翔为颍川太守。”

    李儒和田仪闻言,都是面色微变。

    刘艾却问道:“相国所言可是原丹阳太守唐翔?”

    “正是此贼!”董卓哼道:“老夫昔日还曾与其族伯唐玹有旧,此贼莫非又为一周毖乎?”

    刘艾看到董卓的神情,有几分不解,道:“相国,唐翔也不过一文士,不通兵事,虽任颍川太守,不过又一李旻耳,何足道哉。”

    董卓脸上横肉抖动:“此贼亦是文远舅兄。”

    “张文远?”刘艾这才想起张辽与唐翔还有那一层关系,看董卓的姿态,他眼神闪烁了下,道:“昔日张杨叛河内,相国调张辽于成皋,而今唐翔为颍川太守,轩辕关又直面颍川,不可不防万一,宜当速速调回张辽,或可收其兵马,由他人统领。”

    董卓没有说话,而是看向李儒:“文优以为如何?”

    李儒忙道:“唐翔既为颍川太守,张文远不可再守轩辕关,可令其返回雒阳,只是张文远数次大败关东群贼,功勋卓著,对相国又是一片忠心,收其兵马却是不妥,正当大战之时,恐令将士寒心。”

    董卓点了点头:“不错,收其兵马却是不妥。”

    李儒又道:“张文远手下本是新兵,此前几次大战全靠一腔忠义,勇猛突袭,原本的将士折损不少,又收了一些俘虏,良莠不齐,一时之间也难以为战,如今正好调他回雒阳,令他整顿兵马。如此,既可避免唐翔之事,又不会寒了将士之心,可谓一举双得。”

    董卓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便依文优之言。”

    ……

    清晨,轩辕关内,将士在校场操练完毕,张辽上了关楼,召来杨汉,问道:“宋超可曾在阳城外布好防御?”

    杨汉忙道:“叔起已按主公之策,带数千士兵于轩辕关与阳城之间方圆数里之内,挖掘了数十万口小坑,个个如碗口大小,尺许之深,马蹄踏入其中,必然摧折,又设木桩、埋拒马、削竹刺、铺稻草,倒树木,既为陷阱,又可火攻,足以令骑兵望而生畏。”

    张辽闻言,不由满意的点头,唐翔做了太守之后,他已经预感自己不会在轩辕关呆太久了,而他一旦离开轩辕关,换作他人来驻防,恐怕会再次侵袭颍川,所以他就让宋超用了个笨办法,将轩辕关与阳城之间的方圆数里之内布满陷坑,变成骑兵的绝地,陷阱之后又有士兵驻守,如此一来胡骑要从这里下颍川就困难了。

    只要拖延到关东诸侯兵进雒阳,颍川就安全了。

    不过在次日,张辽还没等到董卓调令,就见到了董卓最精锐的飞熊军,以及董卓麾下校尉李傕、郭汜和张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