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五十章 刘表下荆州
    郭嘉离开后,张辽任由象龙前行,沉吟了一程,转头看向一旁马上的赵武,道:“老虎,此次便由你带八百骑随刘景升南下荆州吧。”

    赵武一愣,急忙勒马道:“主公,眼下陷阵营在颍川,猛虎营去了河东,主公身边防御薄弱,兵力空虚,末将怎可离去?万一遭遇战事……”

    张辽也驻了马,摇摇头:“有战事也不打了,该打的都打了,眼下是能躲就躲,潜心练兵,索性将你也派出去,到荆州历练一番。”

    赵武下马拜倒在地,虎目含泪:“末将从并州就跟随主公,实在不舍离开主公。”

    张辽也下了马,看着这个汉子落泪,心中也是感念,将他扶起来,恰在这时,高空中雄鹰一声长鸣。

    唳!

    张辽指着那几只雄鹰,道:“莫效儿女状,看到山崖上的雄鹰没?雏鹰只有放出去,才能成长为雄鹰,翱翔长空,令群雁躲避。正因为你跟随我最久,如同亲兄弟,我才放心把你放出去,他日总有归巢之时。”

    赵武听了张辽的话,心中一震,抬头看了天空盘旋的那几头雄鹰,神情渐渐转为毅然:“末将愿往……定不负主公期望!只是末将不知该如何去做。”

    张辽摆摆手,道:“刘景升虽是儒士,却不可小觑,他拿下荆州不成问题,如今派你跟随保护他,诚如奉孝所言,是雪中送炭,他必然极为倚重,而你不必做其他任何事,只要全力相助他在荆州站稳脚步便是。我们要结的是份情义,要做的是历练和成长,而不必刻意图谋其他什么。”

    赵武认真的听着,不断点头。他的性格偏向稳重勇猛,不擅长应变,张辽的安排完全符合他的性格和优势。

    张辽沉吟了下,又道:“若刘景升一直重用于你,你便留在荆州,潜心发展,若他日后心生猜忌或有它想,你可速速回来,不可迟疑。尤其是荆州世家势力盘根错节,不可陷入其中,要小心防范蔡瑁等人,还有黄忠、魏延、文聘等将领或可结交,你只以本心应对便可,嗯……暗影司会发展到荆州,若有不妥,迅速联系暗影司,我会派人相助。”

    赵武不断点头,将张辽的嘱咐记在心上。

    ……

    次日清晨,轩辕关下,张辽一直将刘表送出了七八里远,接近颍川境内,才止住了脚步,抱拳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刘世叔,此地已是颍川境内,小侄便送到此处,世叔沿着小侄所说路途,当可避过袁术,安稳抵达荆州。”

    刘表扶住张辽手臂,慨然道:“可叹表为董卓迫害,孤身赴荆州,惶惶不安,满朝大臣无人问津,不想再遇贤侄,竟能分兵相助,昔日一面之情,今日乃至于此,贤侄大义,谁人可比!”

    “刘世叔有德长者,昔日在弘农于小子有提携之恩,如今孤身赴荆州,艰难险阻,小子岂能坐视不理。”张辽笑了笑,正色道:“乱世用重典,荆州宗贼横行,形势复杂,刘世叔到了荆州,还需联合世家,摆宴诱请各郡县宗贼首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尽除之,再袭取其部众,而后荆州可定。”

    刘表抚须道:“贤侄深通兵法,此番良言,吾自会铭记于心。吾亦有一言相劝,贤侄在董卓麾下,虽立身清正,却也要早思离开董卓才是,否则他日董卓伏罪,恐贤侄亦受牵连。”

    张辽抱拳道:“世叔良言,小子亦谨记在心,便就此告别!”

    一旁赵武扑通一声拜倒在地,向张辽拜了三拜:“末将不能相随校尉,校尉保重!”

    八百骁骑兵也齐齐拜倒在地:“校尉保重!”

    “一路小心!”张辽扶起赵武,为他理了理戎装,朝刘表抱拳道:“小子在董卓麾下尚不知何日得脱,赵武与小子恩同兄弟,志虑忠纯,他能随世叔赴荆州,得世叔照拂,也是机缘,世叔安定荆州后,麾下必然兵将众多,若是还用的上他,便留下用之,若用不上,还请遣回来,切莫让他为他人所算。”

    刘表正色道:“此何言也,吾岂是负义之人,必不令赵司马受屈。”

    张辽抱拳,不再多说,站在那里,看着赵武领八百骑护着刘表父子离去,久久不语。

    算来赵武、宋超、蒋奇几个假司马早早就追随张辽,可谓患难与共,他们本来资质也不差,又一直跟随张辽习练禽兽拳,时常搏杀训练,武艺都大有长进,加上常听张辽讲解兵法和战术,对于指挥作战也各有风格。

    只是张辽收了张郃、高顺、典韦后,盖住了他们的风头,对他们的发展并不利,不但历练的机会少了,连自信与风格也被压制。不是他们太差,而是张郃等将领太强,都是当世一流之上的名将,放眼天下也是数得上的,他们又哪能比的上。

    如何才能让他们几个快速成长起来,紧跟自己发展的步伐,是张辽一直思索的问题。

    而郭嘉的建议无疑就是一个最好的办法,将几个假司马全部放出去,既能让他们在历练中快速成长,又能布下棋子,为将来谋划,可谓一举两得。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忠心,人心善变,这些将领未必不会变。

    但张辽却没在意这一节,一来他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对放出去的人都很信任。二来他相信自己平日里独特的训练和讲学方式,还有对麾下将领的信任和提携力度,都是他人所不能比的,谁能挖走自己的墙角也算他有本事。三来,张辽对手下的忠心有自己的认知,在他看来,自己对这些手下可谓优待厚待,仁至义尽,若他们还要背叛,那他无话可说,这种将领便是留着也没用。

    而且张辽也有自傲,若有人最终背叛自己,那也是他们的损失,终有一日要追悔莫及。

    看着张辽沉思,一旁的祝公道忍不住道:“主公,此人果能平定荆州乎?主公因何如此重之,竟派八百骑兵相助?”

    张辽回过神来,微微一笑:“刘景升虽无雄才大志,却有牧民之德,荆州之地,得他入主,可保十数年安定,成乱世之桃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