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还要送兵马
    唳!

    嵩岳高崖之上,几只雄鹰盘旋着,更西面,一群大雁向南飞。

    正是九月,秋高气爽,轩辕关内,山岭犹显葱郁,唯有西南处的山岭间夹着一片柿子林,红红的秋叶染红了一大片山坡。

    “九月,对于我们汉人来说,是收获的季节,但对于游牧民族而言,却是狩猎的季节,如今风雨欲来,一场大战即将在雒阳爆发,却不知谁胜谁负。”

    张辽看着那一片柿子林,略微有些失神,看身边二人没有说话,便指着那片柿子林又道:“老虎,公道,雒阳百姓被迁走,却可惜了许多良田,你们看那片柿子林,离轩辕关有十多里吧,明日带些士兵去采摘些,就当作奔袭训练,还能改善伙食。”

    “是!”张辽身边的赵武抱拳领命。

    看到这个作战勇猛的大汉行事总是那么严谨,张辽不禁摇了摇头,又看向另一旁的一个布衣青年:“公道,阿衡随奉孝去了河东,他临走时推荐你来保护我,想必你武艺不错,有时间切磋一番。”

    那布衣青年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

    张辽见状呵呵笑道:“公道,不用紧张,阿衡那家伙可是常常把我呛得无言以对的。”

    那青年忙道:“史军侯对校尉很忠心呢。”

    张辽看他小心维护史阿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本来低迷的情绪不由又好起来。

    今日上午,他刚送了郭嘉回来,陪同郭嘉一道去河东的还有典韦、史阿,五百猛虎士和一百击刹士。

    当然,他们的名义是赴小平津探看张辽家属,待到了小平津后,典韦和史阿会带少数人护送郭嘉从东垣一带悄然进入河东,其他猛虎士和击杀士则是分批潜入,而后他们在河东会面,见机行事。

    前几日刚送走了宋超、蒋奇、薛明,今日又送走了郭嘉、典韦和史阿,高顺又留在了颍川,张辽感到自己身边陡然空了起来。

    不过史阿在离开前,又给他推荐了一个护卫,姓祝名平字公道,听史阿说他为人忠义,武艺又高,不过性子比之史阿显得拘谨。

    张辽宽解了祝公道一句,脑海里又想到了眼下的形势,前两日传来消息,关东诸侯已经在酸枣、原武、阳武一带聚拢了十万大军,且仍在增加,声势浩大,战云密布。

    而驻守成皋的胡轸,在看到麾下大将华雄仅率三骑狼狈逃回后,勃然大怒,却也不敢再出兵颍川。

    与此同时,董卓麾下校尉李傕、郭汜、张济率三万步骑离开河东南下,前日已经抵达雒阳,正在休整。河东郡只留下了中郎将牛辅及一万士兵。

    李傕、郭汜与张济,连同前不久刚提拔的樊稠,任职校尉,皆是董卓麾下二级将领,仅次于牛辅、董越一级,与眼下的张辽相当,但他们在董卓心中的地位却要高得。

    如果说胡轸、杨定、段煨等将领是因为家世与地位的关系获得高位,那李傕郭汜等将领则完全是跟从董卓一步步崛起的最嫡系人马,他们率领的也是董卓最精锐的凉州铁骑,以飞熊为旗,号称飞熊军,精锐更是在胡轸的兵马之上。

    尤其是李傕郭汜,这两个后世鼎鼎有名的祸乱朝纲者,张辽已经打探过他们的情况,李傕是北地郡泥阳人,善于用兵,作战勇猛,性格诡谲,有辩才,自称是“飞将军”李广之十世孙,是董卓最为信重的一员将领,不过此人与牛辅一样,都偏好鬼神巫道之术。

    至于郭汜,则是凉州张掖人,本是马匪出身,作战勇猛,性情粗野残暴,是董卓手中最锋利的一柄尖刀。

    而张济是武威人,与师父贾诩,还有牛辅是老乡,而且张济与师父有些交情,听说他对师父很是尊敬。

    这些精锐将与关东诸侯展开一场大战,而自己最好能避开风暴中心,也期望关东诸侯不要大败,战斗结束的越早,于自己越不利。而且关东诸侯如果不能重创李傕郭汜这支主力精锐,那未来对关东也是一场灾难,李傕郭汜大胜后必然会下南阳、颍川劫掠。

    张辽正思索着,突然听到身后一阵马蹄声,他不由回头看去,一下失声惊呼:“奉孝!怎的……又回来了?”

    匆匆赶来的正是刚刚被张辽送走的郭嘉,还有典韦和史阿护卫着。

    “主公。”郭嘉气喘吁吁,神情却依旧洒然,笑道:“嘉在途中遇到一人,说是主公旧识,乃刘表刘景升,朝廷任命荆州刺史,要南下荆州赴任,不多时便会经过这里,嘉有一言,主公当助之。”

    “刘中侯?”张辽一怔,随即回过神来,刘表要去赴任荆州刺史了?

    又想到郭嘉的话,不由奇道:“为何助之?”

    郭嘉笑道:“刘景升乃汉室宗亲,名列八俊,知名当世,他赴荆州上任,若无意外,必得荆州士人支持,掌控荆州之地,荆州乃战略要地,刘景升虽有恩威手段,却无四方之志,其年事已高,嘉观其子刘琦,慈孝有加而魄力胆识不足,他日难保荆州,主公此时若助之,日后或可谋荆州之地。”

    张辽不由眼睛一亮:“如何助之?”

    历史上,三国鼎立,在于荆州,三国格局打破,也在于荆州,荆州是中原南下、吴蜀北上统一天下的要冲,若有机会提早谋划这块地方,何乐而不为。

    郭嘉道:“刘景升本为北军中候,禁军重职,董卓免去其职,转任荆州刺史,一则免去禁军后顾之忧,二则有借刀杀人之意。今荆州路途险阻,宗贼横行其中,又有袁公路觊觎窥测,而董卓却不予刘景升一兵一卒而令其赴任,岂非任其送死?主公若能与其兵马,护送赴任,以为根基,便如同雪中送炭,救其性命,他焉能不感恩于内?”

    张辽失声道:“又要送兵马?”

    郭嘉摇头笑道:“非是送兵马,而是赚兵马,如今刘景升孤立无助,主公送其兵马,必然引为臂助,主公可派亲信之人带数百人随刘景升在荆州建立基业,他日这数百人未尝不能变成数千数万人。不过派何人前去,却需主公思量了。”

    “刘景升不多时便到,嘉这便辞别主公,赶赴河东也。”

    郭嘉说罢哈哈一笑,抱拳一礼,潇洒的拨马而回。

    张辽只能苦笑,朝典韦和史阿吩咐一声,令他们急忙赶去,保护好郭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