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送行
    张辽回到轩辕关后,立时召集当初从颍川俘虏来的预备兵。81中Δ文网bsp;   颍川预备兵有八千之余,当初被选拔入编一千多人,余下七千,而这七千名预备兵中,还有千数不是颍川本地子弟,有千数是孤家寡人,无牵无挂,余下的就是五千,这也是张辽计划拨给唐翔的数目。

    当初,张辽在荥阳和颍川先后俘虏一万四千多人,早已过他麾下该有的编制,因此只能设置大量的预备兵,以此来打擦边球隐藏实力。

    不过这些预备兵的规模着实有些大了,几乎是两倍于在编士兵,虽然不辍训练可以作为隐藏力量,但眼下是军饷和粮草却是极大的负担。

    张辽初时让预备兵兼顾耕田种地,自给自足,但在荥阳种了两个多月,还没收获,就被调走了,只能送予荥阳,勉强换取一些粮食。

    而且张辽估摸着,这种矛盾在一段时间里会越来越尖锐,令他颇是头疼。

    郭嘉显然也看出了张辽的尴尬情况,他在谋划颍川据点之时,给张辽出了个主意,便是将五千颍川预备兵送予唐翔,即可让唐翔尽快稳固势力,又可减轻自己这边的负担,而且这五千预备兵也不是白送,而是由自己麾下信任的将领统帅,为自己在颍川建立起稳固的势力。

    此计可谓一举数得,令张辽喜出望外,他权衡之后,决定派出宋、薛明和蒋奇三人统帅新兵。

    一来,这三人在张辽的安排下都曾操练过这些预备兵,在预备兵中颇有威望。

    二来,这三人都是他手下曾经的八大军侯之一,多次跟随他出生入死,忠心都不会有问题,又得他传授禽兽拳,武艺虽不如高顺、张郃等大将,却也远寻常将领,尤其是宋,是从并州就跟随他的旧部,行事稳重,到了颍川,加上高顺统领,足以应对局势,达成自己的目的。

    轩辕关校场之上,五千预备兵阵列整齐,前面是宋、薛明与蒋奇。

    点将台上,张辽只带了郭嘉,他目光扫过五千预备兵,看着他们有些茫然的样子,缓缓开口道:“昨日,相国麾下中郎将胡轸,遣都督华雄率两千胡骑南下劫掠颍川,李太守战死,麾下四千颍川子弟兵战死……”

    “啊?”底下那些预备兵一下子炸开了,许多人不由惶恐起来。

    有士兵忍不住急声问:“校尉,颍川如今怎样了?”

    “校尉,那些胡贼……”

    张辽摆了摆手,那些预备兵强忍内心的惶恐不安,静了下来,这就是张辽训练的结果,这些预备兵已经具备了令行禁止的素质。

    “诸将士放心。”张辽看着他们急切的神情,和声道:“危急之时,幸得阳翟唐家名士唐翔,请出援军灭了胡贼,才免得颍川造劫,而今唐翔已被推举为颍川太守。”

    “太好了。”

    “唐使君……”

    底下那些预备兵闻言登时转忧为喜,激动不已。

    张辽摆摆手,令他们又静下来,缓缓道:“都是汉家郎,四海同兄弟,本校尉虽在天子与相国麾下效命,却深恨胡兵凶暴,尔等虽为本校尉俘虏,但本校尉却视尔等如兄弟,未曾有欺,更欲与尔等共战沙场,平祸乱,踏燕然,抚黎民,安天下,然则而今颍川时时面临颠覆之难,颍川是众兄弟家乡,颍川破,则众兄弟家破,本校尉不得不顾念一二。”

    他顿了顿,声音转高:“今日召尔等前来,便是派尔等回颍川,与唐使君效命,守护故土。”

    “啊?”底下众预备兵不由齐声惊呼,无不惊愕,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张校尉要放他们回去?他们不由纷纷看向张辽,却见他神情诚挚,没有一丝虚假,众预备兵这才有些相信了。

    “小人谢过校尉大恩!”

    “校尉,小人愿留下来为校尉效死!”

    “校尉,俺不走!”

    也不知在谁的感染下,五千预备兵不过片刻便纷纷拜倒,他们何曾想过张辽竟会做出如此决定,内心对张辽感恩之极,不少人激动地喊着要留下来。

    张辽沉声喝道:“这是命令!”

    那些预备兵一下子又静了下来,一个个咬牙不语,却以头抢地。

    “都起来吧。”张辽道:“本校尉会遣宋、蒋奇、薛明三位假司马统领诸位回去,相助唐太守。”

    宋、蒋奇、薛明三人带着众预备兵向张辽拜了三拜,而后起身。

    张辽看过那一张张面孔,有不少他很熟悉,他曾给这些预备兵讲过军纪,讲解过兵器,还教过他们唱军歌,如今要送他们离开,一时间也是百感交集,他看着众人,缓缓道:“众兄弟是本校尉的兵,如果在哪里受了委屈,只要一封书信,一个消息,本校尉必为众兄弟讨回公道。”

    宋大吼道:“我等是校尉的兵,至死不变!”

    蒋奇、薛明跟着大吼,而后是五千预备兵齐声跟着大吼。

    “我等是校尉的兵,至死不渝!”

    “我等是校尉的兵,至死不渝!”

    “至死不渝!”

    张辽缓缓点点头,看众人安静下来,道:“守家卫国,无论在哪里都是一样,本校尉也会时时关注众兄弟,但有一点,众兄弟要谨记!”

    “要,时刻严守军纪,三要九禁,不可违背!”他的声音陡然转肃,目光也凌厉起来:“无论将领还是兵士,哪个违反军纪!肆意妄为!祸害百姓!那就不再是本校尉的兄弟!就不是一道人!而是敌人!他日更不必来归队,再见时就是仇敌!莫怪本校尉无情!”

    众人闻言不由肃然,宋大吼道:“谨遵校尉军令,三要九禁,绝不违背!”

    众将士跟着振声大吼:“谨遵校尉军令,三要九禁,绝不违背!”

    “为兵为将者,要以守护为天职,军民鱼水,我等根基也,不可忘却,望诸将士共勉!”

    张辽点了点头,负手而立:“众兄弟要远行,本校尉想听兄弟们再唱一曲军歌。”

    众预备兵沉默了下,在宋的带头下低沉的唱了起来:

    “风起卷,马长嘶,烽烟四起九州乱。

    好男儿,敢担当,何惧生死赴国难。

    保父老,离家乡,英风锐气此心丹。

    宁流血,不流泪,从此儿是英雄汉。”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高亢:

    “披铁甲,挎长刀,与子同袍照肝胆。

    行如林,列如山,号令严明撼长天。

    疾如风,侵如火,千军万马势无前。”

    最后校场之外,整个轩辕关中,无论是预备兵还是正规兵,无论是军营中还是关楼上,连同张辽和郭嘉,也跟着唱了起来,声音在整个山峦间回荡:

    “狭路逢,勇者胜,纵横驰骋破敌胆。

    平祸乱,踏燕然,横刀立马谁来犯。

    敌尽灭,山河定,方与妻儿共团圆。

    以忠义,血肉躯,守护四海永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