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布局颍川
    张辽看到唐翔连连推辞,皱起眉头,不悦的道:“圣人有云,当仁不让于师,兄长明通经义,又曾担任丹阳太守,有治理郡县经验,如今岂能退缩?”

    看唐翔还要说话,张辽打断他:“兄长自治理好郡县,令百姓安居乐业便可,至于军事,小弟自会派人相助。”

    唐翔一怔,不由默然,脸色不住变化,显然在心中迟疑不定。

    李旻叹了口气,朝唐翔抱了抱拳:“若起凤兄担任颍川太守,旻也放心,正如张将军所说,我如今失去右手,伤残之身,本不适合担任太守之职,更是才智不足以任之!”

    张辽看了看唐翔:“便如此定了,兄长任太守,小弟再遣返先前俘虏的孔伷五千旧部,足以为兄长获人心,再加上阳城六千兵马,只要训练得当,足以应对变故!”

    “遣返五千俘虏?”李旻和唐翔均是一怔。

    李旻是震惊,不知道张辽为何如此支持唐翔。

    唐翔却是感动了,纵然张辽让他做颍川太守或有其他图谋,但颍川太守本身就是重职,虽然张辽说了那是负担,但唐翔心中却明白,那只是说说而已,让李旻心中舒服一些而已,事实上想做颍川太守可做颍川太守的人多了去了,自己白白得来这个重职,张辽又送五千兵马支持,可谓付出极大了。

    “不错,”张辽道:“这五千俘虏小弟已经操练数月,战力大不同从前,可以凭恃。”

    唐翔深吸了口气,道:“如此,颍川太守之职为兄接了也罢,只是难免名不正言不顺……”

    张辽摆手道:“兄长不须为此担忧,小弟自会为兄长谋一份表奏,至于眼下,就说李太守为胡贼所害,可令阳翟各世家联名推举,兄长先行上任便是。”

    唐翔默然片刻,躬身向一旁李旻一礼:“仲秋兄……”

    李旻摆摆手,朝唐翔道:“起凤兄不必介怀,诚如张将军所言,颍川太守不易谓之,小弟不才,只能苦了起凤兄了。”他又看向张辽,沉声道:“无论阁下图谋什么,但请不要祸及颍川百姓,否则某死不瞑目!”

    张辽道:“李兄尽可放心,某本就是为了保颍川安定。”

    唐翔也道:“定不负仲秋兄所期。”

    李旻看向张辽,道:“调兵令符阁下已取走,金印在太守府,可差人取之。”

    张辽点了点头,道:“我已命人传言,李兄为胡贼所害,今后李兄恐怕要暗中跟随在下了。”

    李旻面色微变,唐翔忙道:“文远……”

    张辽摆了摆手:“兄长放心,小弟要害李兄,早就动手了,此番带李兄回去,也未必不是一番际遇,他日还能为百姓做事。”

    李旻呆了下,情知自己反驳也没用,看了看自己的断手,神情颓然,不再说什么。

    随后张辽安顿李旻去休息,自己则与唐翔密谈。

    “兄长。”张辽沉声道:“小弟已命人传言,李太守被胡贼杀害,正是兄长在危急关头,不惜深入贼巢,清除高循道为李兄报仇,解去阳翟大难!明日清晨再邀请阳翟各大世家家主,推举兄长为颍川太守。”

    唐翔点了点头,沉吟道:“阳翟世家之中,赵氏、严氏与唐家颇有龃龉,怕是不会同意推举为兄担任颍川太守。”

    张辽淡淡的道:“兄长不必为此担忧,但准备做好颍川太守便是。”

    唐翔听出了张辽声音中的肃杀意味,不由一颤,想要说什么,却又没说。乱世用重典,而且他不得不承认,张辽这个妹夫虽然比他年轻,但行事却比他老练的多,不必他多说什么。

    张辽又道:“至于颍川太守的奏表,小弟会设法令袁绍上表,他的表奏对于关东郡县而言,也算名正言顺,不过日后要小心袁术便是。”

    “袁本初?”唐翔一惊,没想到这个妹夫居然有如此手段,在董卓麾下,居然还能影响到袁绍!

    张辽想的自然是郭图,郭图游说关东诸侯起兵,如今也算名声不小,以他的本事,说服袁绍上个奏表完全不成问题。

    至于郭图的忠诚问题,张辽不去多想,但贾诩手段岂能小觑,拿准了此人的性格,他的家眷在自己手中,便不会违逆惹怒自己。何况对于这种于他无害的事,他动动嘴皮子变成,何乐不为。便是了解郭图的郭嘉也对此颇是赞同,因而张辽很是放心。

    没理会震惊的唐翔,张辽又嘱咐道:“小弟已取了李旻的调兵符令,明日便将阳城兵马调回,而后小弟会从轩辕关暗中遣返五千俘虏,由小弟麾下宋超、薛明、蒋奇三人统领,宋超为主,其余二将为辅,他们三人却要听从高顺调遣,兄长可借此次高顺救援阳翟之事,招揽高顺,授其都尉之职,统率颍川诸军,以高顺的能力,足以应对一切。”

    说到这里,张辽神色凝重的道:“兄长不精通兵事,切忌不可过分干涉高顺用兵,否则今日李旻之败就是前车之鉴,到时高顺离去,颍川恐遭大祸!”

    看到唐翔郑重其事的点头,张辽也松了口气,沉吟了下,又道:“小弟方才询问过婉儿和苏婳,他们说左道长去颍川南部招抚几股黄巾余孽了,左道长在道门之中威信颇高,这些黄巾若是暗附,他日或许也是臂助。”

    唐翔闻言,不由露出喜色。汝颍一带的黄巾余孽一直是颍川的心患,若是左慈能招抚几股黄巾余孽,也算他在任的政绩了,足以服众。

    张辽安顿了唐翔,已是寅时,他去了唐婉闺房,唐婉却还在等人,小别胜新婚,夫妻二人自然又是一番缱绻。

    第二日一早,典韦便带着猛虎营赶了回来,密县的五百羌胡兵不防之下,被他诈取,全军覆没。

    而后张辽和高顺召集阳翟各大世家,商议推举唐翔为太守之事,郭家和其他几家与唐氏关系不错,均是赞同,而赵氏、严氏的家主果然反对。

    张辽和高顺都戴着面具在场,高顺扮演的是高循道的角色,早就得了张辽吩咐,二话不说,直接将二人拿下,又派兵攻打两家堡坞,两家不过半个时辰便被攻破,满门老小被带了出来,近两千部曲也全部被俘虏。

    其他世家本还自恃堡坞为防,见状无不骇然,惶恐不安。

    而唐翔则“义正言辞”责问高顺,“曾受唐翔之恩”的高顺最终看在唐翔的面子上放了两家老小,不过那两千部曲却被高顺吞了。

    赵氏和严氏只能自吞苦果,又不得不附和推举唐翔为颍川太守。

    随后,张辽又凭借调兵符令和几个世家家主威望,收服阳城驻扎的守军,向唐翔效命。

    自此,张辽算是间接掌控了颍川,随后他便与典韦、史阿赶回轩辕关,处置五千颍川俘虏遣返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