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损策诈敌
    天色暗下来之后,张辽终于赶至阳翟城,但阳翟城的状况着实令他大吃一惊,始料未及!

    看着满地的尸体,大开的城门,他一时间有些发懵。

    他没想到,阳翟城竟然这么快就被攻破了!

    他在今日巳时收到华雄带两千骑兵南下颍川的消息,当时并未在意,因为据他所知,在他警示后李旻在在阳翟一带已经布置了六千多兵马,以六千防守两千,而华雄又处于骑兵攻城的劣势,李旻纵然难胜但也不会大败,至少能坚持一日以上。

    因此他的计划是在黄昏时赶到阳翟,趁着夜色配合李旻将华雄所领胡骑歼灭在颍川境内,给胡轸一个震慑!而后再寻机劫走李旻,假称李旻死于胡人之手,推举唐翔为颍川太守,进而将颍川经营成自己将来南下的一个据点。

    但他没想到阳翟之战却是眼前这般结果,华雄从成皋赶至阳翟,途中要花费半日,算来攻城时间也不过半日,而李旻的六千兵马竟连半日也守不住,落个如此局面!

    张辽突然想起郭嘉对李旻的九字评价,有气节、擅内政、不知兵,但他却没想到李旻的不知兵达到了如此程度!

    果真是一将无能害死千军!

    眼下羌胡兵已经入城,城内还有杀声震天,张辽估摸着以高顺的性格和军事素养,在骑兵野战时不会离开堡坞,但骑兵入城失去机动优势后,高顺应该会抓住机会入城巷战。因而高顺此时多半就在城内。

    他当即命八百猛虎士燃起火把,大步冲向敞开的阳翟城门,而两百击刹士则隐在暗中,迅速跟随行进。

    果然,入城不远,张辽他们便看到了高顺的陷阵营正与羌胡兵鏖战。

    他一声高喝,先与高顺的陷阵营对了口号,而后率猛虎营迅速向前,到了近前,一声令下,典韦带着猛虎营直扑战团,个个如同猛虎下山。

    论单体和小团体战斗力,猛虎营无疑是张辽军中最强悍的,尤其是交由典韦这个头虎统领后,猛虎营更是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打出了那股子凶悍无匹的气势!

    这股生力军的加入,令战局彻底逆转,华雄的羌胡兵伤亡陡涨!

    猛虎营出击后,张辽先去见高顺,不过他在阵中看到激动的唐婉和苏婳时,不由有些发懵,随即便明白过来,定然是高顺不放心,带着唐婉以策万全,免除后顾之忧。

    但唐婉敢来战场,还是出乎了张辽的意料,他赞许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过去,战局紧急,他直接去见指挥战斗的高顺,将自己腰间悬挂的一张青铜面具交给了高顺。

    因为张辽和典韦此前都曾与华雄交过手,所以二人此次前来都戴上了青铜面具作为伪装,这青铜面具是韩却打制的,目前只打制了三张,一张面相威严,由张辽佩戴,一张面相狰狞,由典韦佩戴,还有一张面相木然,却是给高顺佩戴的。

    而且张辽与典韦也换了兵器,张辽用长戟,典韦用陌刀,他不能让华雄认出他们来,否则若有胡兵逃走报知胡轸,那可就麻烦大了!

    张辽三言两语询问了高顺,很快了解了眼前的战况。

    羌胡骑兵遭遇高顺的长枪兵加弓箭手,算是遇到了克星,又在城中失去骑兵机动优势,败局已定,眼下最担忧的就是这些胡骑趁夜分散逃窜,进行小团体巷战,既会对阳翟城造成创伤,同时也可能伺机偷袭。

    不过猛虎营的加入,令胡兵小团体作战的战术效果大减,因为猛虎营擅长的也是小团体作战,不惧分散。

    眼下张辽要考虑的已经不是胜负的问题,而是如何才能将这些胡骑全部歼灭!他环顾四周,看到那些散落的战马,心中一动,立时吩咐高顺:“派士兵封锁两处城门,聚拢散落战马,集于一处,埋伏看守。”

    高顺闻言,不由眼睛一亮,这也是他最佩服张辽的地方,张辽总是能一眼看出敌人隐藏的破绽,并能迅速想出极为巧妙的破解之道,往往能够事半功倍。

    要知道羌胡骑兵最依赖的就是战马,眼下他们下马步战,一时难以顾及战马,只要派兵将这些战马迅速搜拢起来,便可实现一举三得之功,高顺经张辽提点,一下子想到了更多。一是这些羌胡兵失去战马,就如同失去了手脚,再也难以逃回雒阳。二是能瓦解敌人的战斗力,看着战马被夺走,羌胡兵必然军心大受影响。三是将这些战马集中起来,更可作为诱饵,诱使敌人来夺。

    高顺当即便派出二百人收拢战马,聚于一处。

    张辽再次观察战场,猛虎营加入战团后,势如破竹,火光之下,典韦正手持陌刀,一刀一刀杀得华雄连连后退,华雄的败退对羌胡兵的士气造成了致命的打击,加上猛虎营的强势攻击,本来聚拢起来的羌胡兵出现大面积溃散,不少羌胡溃兵逃入城内各处小巷,而原本在民宅之中的羌胡兵也缩了回去。

    见此情形,张辽立时又命史阿带击刹营开始行动。击刹营最擅长伏击狙杀,他们配有锋刀和劲弩,进入黑暗的小巷之中,五人一组,相互配合,将成为那些胡兵最大的噩梦!

    至此,战斗已经成为定局,张辽这才到了妻子唐婉身边,听了苏婳所说,得知唐婉为免除高顺后顾之忧主动请缨过来,不由大为赞许。

    看到唐翔也在阵中,张辽又不禁暗自点头,这个大舅兄也算有胆量之人,如果推举他为颍川太守,加上自己手下将领配合,应该不差。

    战斗仍在继续,羌胡兵确实强悍,绝境之下的他们爆发出了更凶悍的战力,战斗一直持续到了深夜子时,除了城中大道上主力对决外,两处城门和聚拢战马的地方也爆发了多次激战,张辽守在北城门还亲手挑杀了十多骑。

    除此之外,他们还救了近百个李旻手下溃散的士兵,但却没有得到李旻的行踪,只是听说他被贼将捉走。

    张辽不由皱起眉头,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李旻生死不知,行踪不明,若是自己直接推举唐翔为太守,他又冒出来,恐怕会生变故。

    当即又命手下带着那些溃兵细细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子时之后,战斗渐渐停歇了下来,将士们陆续归来,经过猛虎、陷阵和击刹营的反复扫荡,大道小巷上再也没有了羌胡兵的踪影,只余下一地的尸体。

    这时,典韦也赶回来了,他却是摘了面具,神色惭愧的向张辽请罪:“主公,贼将华雄逃出了城,不知去处,末将请罚!”

    张辽扶起他,道:“无妨,此战之后,他便是活着,没了手下胡骑,在颍川也翻不起风浪。”

    他已经听其他猛虎士禀报过,华雄是被一众亲卫拼死掩护,才躲过了典韦的追杀,典韦不找理由直接请罪,这种性格令他极为欣赏。

    这时,史阿带来两人,其中一人头戴高冠,右手断去,他看着戴着面具的张辽、高顺,还有一众将士,神情迷茫。

    张辽还没说什么,身后唐翔就低呼一声:“仲秋兄!”

    那人身躯一震,抬头看到唐翔,也是失声惊呼:“起凤兄,汝因何在此?他们又是何人?”

    “文远,他就是李太守,天幸未被贼人所害。”唐翔忙向张辽说了句,便要过去扶李旻。

    张辽点了点头,李旻被找到,那他的谋划便成了大半。

    李旻被唐翔扶起,他看向张辽,抱拳道:“壮士可是高循道?此番阳翟百姓得救,皆赖壮士,请受李旻一拜。”

    张辽没有说话,这时史阿又开口道:“主公,黑夜之中,定然还有不少胡贼藏匿在里坊民宅之内,若不及时除去,怕是仍会行凶害人。”

    听了史阿所说,张辽还没说什么,李旻和唐翔却焦急起来,唐翔忙看向张辽:“文远,胡贼凶残,若不尽除,必害人命,如此可怎的是好?”

    李旻却是连连顿足:“夜里如此漆黑,阳翟城有数千户人家,墙垣里坊间可隐匿之处数不胜数,又如何捕捉藏匿的贼兵!”

    高顺和唐婉等人却是看向了张辽,露出期待的目光,他们对张辽很有信心。

    张辽也没让他们失望,他先是吩咐猛虎营正副统领:“典司马,速速带五百猛虎士,披上胡贼甲衣,取了战马,伪作胡贼溃兵,连夜北赴密县,剿杀密县留守贼兵!华雄虽然逃出城,却无战马,天亮前赶不到密县,如在途中遇到,则斩杀之,切忌不可泄露身份!”

    “喏!”典韦抱拳领命,领了五百猛虎士大步而去。

    李旻这才回过神来:“是矣,密县必有胡贼留守,恐祸害县里,当速速除之!”

    张辽没有理会这个不通军务、累死千军的马后炮,而是看向猛虎营副统领薛明:“薛司马,带三百猛虎士,披上胡贼衣甲,听命行事。”

    “喏!”薛明领命。

    张辽又看向史阿:“史军侯,带击刹营与薛统领配合,同样伪作胡贼,而后窜走大街小巷,嗯……”他沉吟了下,道:“就急声呼喊‘敌人已退,华都督有令,速速向城西断墙处逃走,迟则不候’,嗯……加上典司马出城的马蹄声,当能将那些藏匿的胡贼诈出来,而后将他们领到城西墙下。”

    说罢,张辽又看向高顺:“高司马,领陷阵营在城西墙下和道旁埋伏,待胡贼被诱到后,一举歼之!”

    众人听了张辽的安排,无不目瞪口呆,旋即不由为那些藏匿的胡兵默哀,主公这个计策太阴险了。

    阵中唐婉不由抿嘴轻笑,不知夫君如此光明正大的君子,为何总能想出一些损计,不过虽然有些损,但却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