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激战
    冲进阳翟城的自然是高顺和他麾下的陷阵营,看到羌胡兵在城内如此肆虐,纵然是在并州早见惯了异族劫掠的高顺也不由震怒。

    他长枪所指,陷阵营大步前冲,沿着大道朝羌胡兵杀去!他要先引来敌人的主力,在这大道上一举击溃之,而后再分兵巷战,收拾散骑。

    唐婉手持长剑,在阵中跟着行进,她身边是苏婳和古采英,还有兄长唐翔。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战场,但上次是在夜里,且在马车中,而这次却是直面杀戮。

    扑面而来的血腥味令她作呕,但看到那些惨死在道旁和家宅门口的百姓,有女子、老人、孩子,而这距离羌胡兵入城才不过一会的功夫,如果时间更长,她不敢想象阳翟的惨状。

    她咬紧银牙,只期望高顺的陷阵营能将这些残暴的胡贼全部杀尽。

    高顺纵然震怒,却神情冷静,陷阵营如山推进,丝毫不乱。

    推出近百步,斩杀胡骑上百人,其余大多都在民宅之中,高顺无暇顾及,敌人主力还在,他如今不能分散。

    又突进数十步,一阵轰隆声陡然响起,斜阳下,大道前方五六百步外,一支骑兵队伍驰奔而来,却是有将领暗中调动七八百胡骑,暗中拉开距离,组成队伍,再奔袭而来,发挥出骑兵的冲击力。

    看着那支骑兵呼喝着狂奔而来,速度越来越快,气势越来越强,高顺神情沉声,低喝道:“散列!下伏!起枪!开弓!”

    随着他一声令下,陷阵营停止前进,八百枪兵迅速散开一定距离,横断整个大道,齐齐下蹲,头颅低伏,以头盔向前,长枪支地,以脚踩踏特制的枪尾,扎入地面,以手紧握坚韧的枪杆,枪头斜指前方,整个军阵顿时如同刺猬一般。

    枪阵之中,是三百弓箭手和一百刀盾兵,此时弓箭手外围有枪兵保护,刀盾兵反而在最核心,保护着唐婉、唐翔一众核心人物。

    感受着地面轰隆隆的震动,阵中唐翔面上虽无畏惧,眼里却不觉露出紧张之色,又激动的有些难以自已,又怕小妹惊惧,转头看去,却见小妹唐婉反而神情镇定,不由暗感惭愧。

    骑兵越来越近,眨眼之间距离他们已不过百十步,马蹄急促,如同暴风怒雨卷着一片乌云压来,直欲摧折一切!

    羌胡民风剽悍,羌胡骑兵更是凶悍之极,他们一旦进入战场、一闻到血腥味就完全变得悍不畏死,面对着八百长枪阵,那些骑兵根本无视一切,不偏不倚,直冲而来。

    事实上,骑兵一旦冲锋起来,也根本不能停下,否则会被后面的骑兵撞倒踩踏。而高顺选择布阵的地方也极为巧妙,这一段大道两侧都是墙垣,他的陷阵营已经完全阻断道路,敌人的骑兵冲过来也没有任何侧翼偏移的余地,只能硬对硬,狭路相逢,有进无退,勇者胜!

    指挥骑兵攻击的正是华雄,他冲过来才发现,眼前的这支队伍已经严阵以待,阻住了大道所有的空隙,他的骑兵唯有正面冲上去,不同于在旷野之上骑兵能侧翼夹击,在这狭窄的大道上,他们失去了灵活驰攻的空间。

    骑兵转瞬而来,一百步!八十步!七十步!六十步!五十步!

    羌胡骑兵嗷嗷狂叫,挥动手中长矛、马戟、大斧,发泄和释放着野性,也试图恐吓对面的枪兵。

    而高顺的陷阵营久经训练,个个沉着,毫不退宿。

    双方谁也没有退缩,距离拉到了四十步!

    就在这一瞬间,高顺沉喝:“放箭!”

    嗡!

    阵中三百弓箭手几乎同时松手放弦,箭雨泼洒而出。

    冲在最前方的胡骑首当其冲,人号马嘶,惨叫着倒下一片,强大的冲击力又驱使着他们前冲,最终倒在十多步外,人马尸体形成一道肉墙。

    而后面的骑兵根本收势不及,有些直接跃马而过,直冲枪阵,迎接他们的是毫不退缩的陷阵营和一片尖锐的枪头,有些却被绊倒,死于后面骑兵蹄下。

    猛冲的羌胡骑兵阵型一乱,汹汹的气势为之一挫!

    越来越多的骑兵拥簇起来,数百步奔冲起来的势头荡然无存!

    “放箭!”高顺又是一声沉喝。

    嗡!又是一波箭雨泼洒而出,羌胡骑兵又倒下一片。

    阵中唐翔看的热血沸腾,唐婉和苏婳也握紧了手中长剑,这对她们而言虽然残酷,却也是一段难得的经历,让她们经受洗礼。

    华雄翻身下马,躲过几支羽箭,看着自己手下骑兵惨死的情景,不由脸色狰狞,他低估了这支突然出现的兵马,看他们头裹黄巾,本以为他们是黄巾贼,一窝蜂的作战方式,难以经受骑兵的冲击,但如今他却知道自己错了!

    这那是什么黄巾贼,这分明是一支训练有素的精兵,如此近的距离,透过那些枪兵破旧杂乱的衣裳,他看到了里面露出的精甲,眼角止不住抽搐了一下。

    这究竟是那支部队?华雄心中百般疑惑,却根本没时间多想,看到手下八百多骑兵散乱起来,他大吼一声:“下马步战!杀!杀尽这些贼兵!”

    如今骑兵优势当然无存,两千人挤在这城内道上,狭小的空间让战马已经成了累赘,反而是步战更加有力!

    听到华雄命令,一众羌胡兵纷纷下马,朝陷阵营杀去。华雄又转身朝身边一个亲卫大吼道:“速速去聚拢儿郎!此时还不是快活之时!灭尽这些贼兵,一个不留!”

    一千五百多羌胡兵冲进城内,如今在这里结阵冲杀的只有八百,还有近半数在各处民宅肆虐,不过此时听到外面的震天喊杀声,这些羌胡兵也纷纷出来,加入战团。

    几乎在华雄下令的一瞬间,高顺也沉声下令:“起身!落枪!冲杀!”

    八百陷阵营刚才在弓箭兵的配合下,几乎没有损伤,收到命令后,立时起身,取枪,冲锋!

    战斗此时才进入了最激烈的状态,羌胡兵虽然气势受挫,但在华雄的带领下,依旧凶猛剽悍,但他们的攻击完全没有阵型,各自为战,而高顺的陷阵营则是装备精良,牢牢成团,加之阵中弓箭手不断抛射,竟逼得那些羌胡兵连连后退,纵然华雄大吼也没用。

    便如同一只拳头捣向一团散沙,纵然组成拳头的血肉比沙子柔弱,但拳头合起来发力却能将沙子捣得四散飞扬!

    阵中,唐翔面露喜色:“高司马果然擅长用兵,如此胡贼必败!”

    高顺却没那么乐观,摇头道:“天色将黑,他们若是要四散逃走,难以追及,夜间恐怕为祸不浅。”

    唐翔面色登时又凝重起来。

    高顺还有一句话没说,他看向前面厮杀的敌将,那个敌将就是华雄,武艺很厉害,自己不如,此时华雄聚拢了数百羌胡兵,虽退不散。

    而且一旦这千数胡兵分散开来,以小团队巷战,那就麻烦了。

    陷阵营的强悍在于团队作战,若是散开,优势不在,胜负难料,毕竟自己手下的陷阵营是训练不过半年的新兵,论单兵作战能力,不如这些强悍的羌胡兵。

    但怕什么来什么,对面的华雄也是沙场宿将,经验丰富,厮杀了近半个时辰,被陷阵营杀退数十步,又损失近百人,华雄也察觉陷阵营的优势,立时大吼一声:“留下两曲人马对战,其余儿郎分散游击!放火烧杀,先乱了这阳翟城!”

    高顺心中一沉,阵中的唐翔则是面色大变。

    此时天色已黑,全靠四面散落的火把和先前羌胡兵放起的火光照耀,在这黑暗之中,一旦这千数羌胡兵分散作战,那陷阵营的优势就真的荡然无存了。

    唐婉也意识到了问题,她咬唇道:“高大哥,夫君还没到么?”

    高顺摇摇头,正要说话,忽然后面城门传来一声大喝:“高兄弟,张召虎来援!”

    唐婉闻言,娇躯颤抖,回过头去,但见城门方向,一片火把照耀而来。

    火光之下,可见当先两人,手持长戟与断马刀,带着数百人大步而来,虽然他们都戴着狰狞面具,但唐婉却一下子认出其中一个人的身形,正是夫君张辽。

    高顺嘴角也露出一丝微笑:“猛虎营,来的正当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