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救难
    阳翟城下,城门前的木桩已经被拔得殆尽,陷马坑也被尸体填满,华雄一柄大刀纵横来去,几乎没人能挡他一回合,杀得颍川兵看到他便退避三尺,慌忙逃散。

    一众羌胡兵看到华雄如此神勇,无不纵声大叫,他们来自西凉,出身羌胡,个个骁勇善战,远不是颍川这些新招募的士兵能比的。

    就在这时,城头传来鼓声,正在厮杀的华雄转头看去,却见城门突然大开,里面的士兵冲了出来。

    他沾满血污的脸上立时露出大喜和狰狞之色,手中长刀一挥,纵声狂笑道:“哈哈,懦夫冲出来送死了!机不可失,踏马过去,只要杀尽他们,冲进城去,便可恣意施为,放火!杀人!劫财!抢女人!呜哈哈!”

    “嚯嚯!女人!汉家女人!”一众羌胡兵立时兴奋起来,疯狂呼喝着,一个个如同恶狼,杀得更加悍不畏死。

    尤其是他们马前悬挂的带血头颅,对颍川兵造成了极大的震慑,加上败势已定,绝望恐惧的颍川兵几乎是一战即溃!

    羌胡兵的强悍和残忍,完全超乎了这些颍川新兵的想象。

    颍川太李旻和张安带着亲卫打开城门,令被驱赶的百姓从一侧进入,士兵从另一侧冲出。然而城门一打开,情况就完全失去了控制,那些惶恐的百姓和溃兵疯狂涌入狭窄的城门,反将李旻和守兵冲了回来。

    紧跟着,便是羌胡兵呼啸着纵马穿过了城门。

    被拥退至道旁的李旻看到一个个胡兵大笑着冲入城内,纵马将自己手下的士兵一个个踏倒在地,又一个个斩杀,不由大叫一声,拔剑就要自杀,却被身边亲卫和张安慌忙拉住。

    那边不少逃散的百姓和士兵哭喊着:“使君救命,使君……”

    李旻也是大哭:“六千士兵守城,却挡不住贼兵千骑,而今胡贼入城,阳翟生灵涂炭,我之罪也!”

    张安大声道:“使君!当速速退出阳翟,整顿兵马再战,犹未迟也,否则不止阳翟,整个颍川也要遭劫!”

    李旻精神一振,正要说话,却听到一个狂笑声陡然炸响:“哈哈,颍川太守李旻!合该某立大功!”

    李旻等人转头看去,却见一个胡骑朝他们这边冲来,马上之人赫然是那个斩杀了颍川数个将领的凶悍贼将,手持长刀,鲜血淋漓,在斜阳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血腥。

    “保护使君!”张安嘶声大吼,拉着李旻急忙后退。

    二十多个亲卫慌忙迎上去,但那是贼将的对手,几个回合就被斩杀的七零八落,又被后面冲过来的羌胡兵接住。

    那贼将猛冲过来,看李旻要提剑反抗,一刀斩下,哐啷,李旻长剑连带右手落地,断手处鲜血狂喷。

    贼将抬腿又是一脚,将李旻踹倒在地,李旻脑袋磕在地上,一下子昏了过去,耳边只传来张安的吼声。

    当李旻再次醒来时,他正被绑缚在马背上颠簸,他急忙抬头看去,却见自己被绑缚在那个贼将的马上,正冲向一处高门大院,正是阳翟赵氏的家宅,距离城门已有百步之远。

    李旻一惊,再看其他地方,入眼的一幕令他目眦欲裂。

    只见阳翟城内,四处都是火光,大道上到处都是尸体,几乎全是他招募的士兵,无数的羌胡骑兵在城内来回纵横,冲击着城内各处府院家宅。大户人家还好,多有部曲防御,还能抵挡一时,但那些寻常百姓的家门却几乎是一冲儿破,羌胡兵冲进去,孩童的哭声,老人的惨叫声,胡兵的大笑声,还有女人的尖叫声,充斥了整个阳翟城。

    看到这一幕,李旻心中痛苦的无以复加,上一次恶名昭彰的张辽攻陷阳翟城,两日之间,阳翟城几乎没有任何损失,百姓也没有受到侵犯,只有一些儒士和学子被掠走,府库被取了近半,为此李旻还大骂张辽恶贼。

    但如今,他才真正认识到了什么叫恶贼,眼前这惨烈的一幕让他认识到了讨伐董卓、挑起刀兵的代价!战争,不是谁都玩得起的。

    “啊!”李旻疯狂嘶吼:“苍天!苍天!谁能尽诛胡贼!救我百姓?”

    坐在马前的贼将闻言大骂一声,马鞭就要抽过来,忽然从从城门那边传来震天的吼声:“诛杀胡贼!救我百姓!”

    “诛杀胡贼,救我百姓!”

    贼将一惊,急忙拨马,李旻也不顾浑身疼痛,急忙转头看去,却见城门口不知何时冲进来一支部队,大约千人,个个手持长矛,头裹黄巾,虽然衣甲破烂,但却阵列整齐,方阵几乎占据了整个大道,大步前冲,朝在大道上张狂肆虐的胡骑直压而来,速度极快。

    密密麻麻的枪林,所过之处,侵掠如火,遭逢的胡骑几乎是瞬间连人带马被十多杆长枪刺个通透,死的不能再死。

    李旻浑身止不住激动的颤抖起来,他一眼看到那阵列中的旗帜,高!

    “居然是他!居然是他!”李旻止不住喃喃念叨着。

    前面贼将大吼一声:“他是谁?”

    “高循道!”激动中的李旻下意识答了一句,随即反应过来,闭嘴不语。

    他认出来了,来者正是近几个月突然出现在阳翟县境内的黄巾余孽高循道,李旻进驻阳翟后,得知有黄巾贼高循道夺取了一个堡坞,离县城近在咫尺,还曾带兵数次攻打,却都是无功而返,只能作罢。

    没想到,阳翟危难之时,居然是高循道来救!

    看着高循道千余人勇猛异常,几乎是所向披靡,杀的那些肆虐的胡贼毫无反抗之力,李旻激动的直落泪,心中又是百味陈杂,他这个太守无力守护郡县,反倒要靠一个黄巾贼来抵御胡贼,实在令他惭愧,但又充满期待。

    抓着李旻的贼将正是华雄,华雄正要进入阳翟赵家找个女人快活一番,忽然听到后面传来喊杀声,回马看到那支虽然衣甲破烂,但阵列整齐的队伍,转眼之间就杀死了他守在城门口的二十多个手下,不由大怒。

    又听李旻说来者是从未听过的什么高循道,华雄大骂一声,厉声吼道:“木寒!李湟!速速召集儿郎,冲杀过去,灭了这些贼子!”

    “喏!”

    附近刚冲进民宅的几个将领立时又冲出来,急忙召集散乱劫掠的胡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