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四十一章 胡骑下颍川
    张辽与郭嘉站在山头上,远远看到两百多斥候出了轩辕关,沿着崎岖的山道迅速向东移动,有的步行,攀山越岭,有的骑马,马蹄裹布。

    这就是张辽的作战风格,每到一处,必然先放出斥候打探附近各处道路和敌情。此番斥候任务更重,还要打探阳城李旻兵马的分布情况和潜行出兵阳翟的路线。

    这些斥候的底子是游侠和猎手,最擅长探查,张辽综合游侠和猎手的经验和技能,对斥候营设置了骑行、潜伏、听声、观敌情、寻辨水源、测距、绘图、沙盘以及制作简易指南针等训练项目。

    故而论战斗力,斥候营不如猛虎营,但论应变能力和综合素质,却是诸营之中最好的。同样斥候的待遇也最高,配备的马最快,用的装备最精良。

    而且斥候营是流动的,张辽设下规定,其他各营每月可推举一个精英进入斥候营历练,三个月之后,如果通过考验,便可回到各营担任屯长、队率等基层将领,这样一来,整个军队基层将领的素质会大大提升。

    基层将领素质增强,指挥得力,则整个军队无论是协同阵战能力、小团队作战能力还是夜间突袭混战能力,都会数倍增强。

    看着一个个斥候消失在山道中,郭嘉不由拊掌赞道:“只看斥候营,便可知主公深得兵法精要。”

    “哦?”张辽不由笑道:“奉孝何出此言?”

    郭嘉道:“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嘉以为,知己知彼乃万般兵法之本也,否则纵有通天智慧,无以为据,如何画策为谋?而主公如此注重斥候营,无论规模抑或是训练,均是前所未有,只知己知彼一道,便远胜其他诸侯,是以河内之战、酸枣之战,一举败敌,绝无侥幸!”

    张辽不由呵呵而笑,被郭嘉这般大才夸赞,着实感觉不一样。

    ……

    成皋县中,大都护胡轸抵达的第二日,召集中郎将吕布、都督华雄等将领议事,布置兵力。

    待胡轸布置完兵力,下面的吕布有些怏怏不乐,从兵力部署来看,胡轸分明是把他边缘化了。

    胡轸完全没在乎吕布的想法,布置完兵力后,正要令众将散去,华雄突然道:“禀大都护,儿郎们在雒阳空城憋屈已久,怨言不少,而今关东群贼远在千里之外,颍川距我等却不过百里,豫州刺史刚死,颍川空虚,我等正可趁机冲入颍川,畅快劫掠一番,抢来财物女人,也给儿郎提提士气,好应对大战!”

    胡轸阴鸷的面皮动了动,点头道:“吾亦早有此想法,可速去速回!”

    华雄不由大喜:“大都护英明!”

    一旁吕布也是眼睛一亮,抱拳道:“大都护,某亦……”

    胡轸一口打断他,冷声道:“吕中郎还是留在成皋罢,相国命我等驻守此关,岂可有一丝懈怠!若因尔不慎丢了关防,莫怪本都护要斩一青绶以正军法!”

    吕布没想到胡轸竟如此明目张胆的强压于他,不由大怒,握紧拳头,眼里闪过一丝杀机,随即又无奈的退下。

    胡轸看到吕布退下,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凉州兵在相国麾下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看来并不是所有并州人都像张辽那个竖子一样……一想到张辽当初竟然动手打他,胡轸至今心中仍然满是怨恨与不可置信!

    在胡轸看来,并州兵作为外来势力,在董卓麾下像吕布这般委屈求全才是正常,张辽实在太二愣了!但偏偏他就被那个二愣子打了!实在是莫大的耻辱!连中郎将的职务也丢了,若非相国此次任命他为大都护,他和吕布还不知道谁统领谁。

    胡轸本就极为排斥并州兵,原本就鄙薄吕布杀主求荣,如今因为张辽的缘故,更是厌恶并州人。看到吕布发怒却憋屈的样子,心中大是快意!

    第三日,华雄一早便带着两千精锐骑兵出了旋门关,如虎狼一般驰奔颍川。

    一路上,路过荥阳与京县时,看到两县与四野都是完好无损,华雄不由在马上纵声大笑:“张辽小儿,真是妇人之仁,如此膏腴之地,岂能交给关东群贼,且待我等回来了洗劫了此地,充实军粮!再抢些女人,关内还有一万儿郎饥渴难耐哪,哈哈哈哈!”

    一众胡兵跟着他放肆大笑,看着沿途县城民居,仿佛看着猎物一般。

    骑兵疾快,不过两个时辰,他们就抵达了毗邻颍川的密县,远远看到密县城门紧闭,城上士兵严阵以待。

    华雄不由大笑:“绕过去!”

    两千胡骑登时转了方向,绕过密县城池,直接南下,冲向颍川。

    密县城楼上,守将见胡骑居然绕城而过,登时大急,命令打开城门冲了出来。

    带城内士兵冲出数百步,华雄见状不由猖狂大笑:“贼兵中计,城门已开,回马,杀过去!”此人终究是百战沙场,手段颇多,远不是这些没经历过战斗的守将能比的。

    一众胡骑回马,嗷嗷直叫着朝城门冲了过去,密县守兵慌忙要退回城内,却哪还来得及。

    不过密县城门外有陷马坑,冲过去的胡骑登时折损了近百骑,华雄不由大怒,命令胡骑好不退缩,直蹈而过,直冲入城内,砍杀守兵。

    密县守兵有一千人,但守将失策,令羌胡兵冲入城内,这些新兵哪抵得过凶悍的羌胡兵,被骑兵踩踏无数,死伤枕藉,密县城内一片血腥,连冲过来的守将也被华雄斩杀。

    密县的失守,不过是半个时辰的事,羌胡兵的马上,已经悬挂了不少人头,连带大道上未及躲避的百姓也被砍杀了不少。

    看到不少胡兵叫嚣着要冲入民宅,还有胡兵抢了女人,华雄哈哈大笑,大喝一声:“此不过小城,不足眷恋!颍川更加富庶!哈木,带二百人镇守此地,其余人等,随某去颍川!”

    “嗷呜!”一众胡兵不由畅快大笑。

    一个时辰后,华雄率一千七百胡骑冲过陉山道,进入颍川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