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轩辕关
    典韦同样咧嘴一笑,二话不说,提着两支青龙戟便下了马,他也是个好战分子。

    “典司马!典司马!战!战!战!”

    一看典韦提戟下马,张辽手下一众士兵都兴奋起来,尤其是猛虎士,虽然典韦后来居上统领他们,但他们无人不服,典韦的武力实在是太凶悍了,放眼军中也只有张辽能与之争斗数百回合,数百回合后也要落下风。

    那边华雄看到典韦下马,冷哼一声,手提大刀,也一跃下马,虎视典韦。

    事实上华雄挑衅张辽,也是一时怒火难制,他心中对与张辽交手也有几分忐忑,一出口心中就后悔了,此时看到张辽自己不出战,只是派出一个大汉,登时心中一松,转而又心生怒意,只觉张辽看不起他。

    他看向典韦,目光凌厉:“刀兵无情,比试之时,生死不论!”

    典韦冷笑一声,双戟在手,做出战斗准备。

    “杀!”华雄目光一厉,足下猛冲,手中大刀一挥,朝典韦劈来,气势极为凌厉,自从与张辽一战吃亏后,华雄便再也没有过轻敌大意。

    典韦的目光也陡然凌厉起来,眼睛微眯,相貌更加凶悍,看着华雄长刀劈来,他大吼一声,手中两支青龙戟迎上。

    华雄非是庸手,他的武艺在准一流之列,比之颜良文丑或许差一些,但比张郃却要高一些,手中一柄大刀舞得如怒雷滚滚,气势汹汹,杀气四溢。

    但典韦的武艺却是当世顶尖之属,与吕布同列,比之关张还要高一些,岂会惧怕华雄,两支青龙戟如两条蛟龙纵横,凶悍之气尤胜猛虎,不过数招之间,将华雄逼得步步后退,满头大汗。

    张辽手下将士振声大呼,而胡轸那边的羌胡兵则是鸦雀无声,他们久经沙场岂能没有一点眼力,看着对面那凶汉分明是前所未有的高手。

    二人动手疾快,如疾风怒雨,不过转瞬之间,铿锵一声,华雄手中长刀被典韦一支青龙戟绞得飞了出去,另一支青龙戟点在华雄咽喉。

    华雄面色惨白,眼里流露着惊恐之色,又满是沮丧,浑身止不住颤抖,尤其是两只手臂,发软无力,刚才不过交手片刻,他的手臂便被震得脱力。

    但他的心中更是骇然,眼前这大汉分明是比张辽还要厉害的高手,怎的竟会出现在张辽手下?

    事实上也算华雄悲催,他此番可是遇到了当世最顶尖的高手,换做谁来,怕也讨不得好,张辽实在是黑了他一把。

    那边胡轸面上闪过骇色,喝道:“张辽,大战在即,你安敢害我大将!”

    张辽呵呵一笑,朝典韦道:“典兄弟,回来罢。”

    “如此身手也敢挑衅俺家主公。”典韦哈哈一笑,一脚将华雄踹到在地,大步而回。

    华雄爬起来,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张辽手下一众将士齐声大呼,猛虎士更是振奋,而胡轸那边的士兵则是垂头丧气。

    张辽见状不由微微一笑,他让典韦出战华雄,本就有着在众将面前提升典韦威望的意思,更能提振将士的士气,何乐而不为。

    胡轸的兵马沮丧而走,张辽的兵马却是精神陡涨,一路南行,叙说着典韦的勇猛。

    从成皋到轩辕关也有五六十里路程,一路上,张辽与郭嘉谈论着眼前的形势。

    提到此次董卓的调令,张辽颇是无奈,大战在即,也不知何时才有机会调去河东。

    郭嘉听到张辽的感叹,不由摇头笑道:“离开旋门关不就是好事麽,离河东更近一步了。”

    张辽诧异道:“离开旋门关,又到轩辕关,有什么区别吗?距离河东也都差不多。”

    郭嘉笑道:“要去河东,就要脱离战场前线,此番关东诸侯讨伐董卓,旋门关将是最激烈的战场,一旦卷入,就脱身不易了,而将军志不在与关东作战,是以脱离旋门关反倒是好事。”

    张辽道:“轩辕关直面颍川阳城,那里驻扎着颍川太守李旻,也算是前线吧?”

    郭嘉笑道:“旋门关难离,要离开轩辕关却极为容易。”

    “哦?”张辽不由眼睛一亮:“奉孝有何妙策?”

    郭嘉道:“一者,玄门关破,将军便可趁机撤离轩辕关,不必与李旻苦战,理由很充分,为了避免被攻破旋门关的诸侯夹击,那时董卓也无话可说。二者,即便旋门关不破,嘉也有计策令将军脱离轩辕关,撤回雒阳。”

    “快快道来。”张辽有些迫不及待。

    他此前几番与关东诸侯作战,就是为了逼迫关东诸侯同仇敌忾,二次讨伐董卓,与董卓的羌胡兵相互消耗,如今目标达成,他却是丝毫没有了与关东诸侯交战的念头了。

    那样的战斗没有丝毫意义,只是徒耗手下将士的性命而已,赔本的事张辽自然不会去做。

    看到张辽迫不及待的样子,郭嘉却是悠然一笑,没有回答张辽的话,反而道:“将军,嘉观胡轸与他爱将华雄,皆是桀骜好战之辈,立功心切,如今关东诸侯尚未合兵,距离攻打雒阳恐怕还有半月之久,而颍川距离雒阳最近,嘉恐胡轸一到旋门关,便会南下劫掠颍川……”

    张辽闻言不由脸色微变,诚如郭嘉所说,胡轸很可能趁机劫掠颍川,而驻扎在颍川的豫州刺史所部全部被他歼灭,如今李旻分兵把守,怕是抵挡不住胡轸的铁骑。

    而颍川不但是郭嘉的家乡,自己的妻子和苏婳也在颍川,手下超过八千士兵也都是颖川人,一旦颍川遭劫,他们怕是军心不定,难以作战。何况自己将高顺放在颍川,也有未来将颍川纳入囊中的战略意图,若被胡轸大肆劫掠破坏了,那可不行。

    张辽急忙问郭嘉:“若胡轸真攻打颍川,该当如何?”

    郭嘉笑道:“旋门关距离颍川近,而轩辕关距离颍川更是近在咫尺,将军不是在荥阳、京县、密县和阳翟都派了暗影吗?可令荥阳暗影严密监控胡轸东向,一有动静,立即飞鸽来报,再令阳翟暗影报信于高顺与唐府,令他们做好准备,同时由唐家警示颍川守军,挖陷马坑,设拒马,做好防御准备。”

    张辽点了点头。

    “胡轸要守卫旋门关,即便南下,所派兵马也不会太多。”郭嘉又道:“一旦获知他们南下颍川的消息,将军便可派猛虎营从轩辕关悄然潜入颍川,伪装成颍川兵马,东向痛击胡轸,将其灭于颍川境内!”

    “不错!”张辽不由连连点头,能给胡轸狠狠来一下子,他很是乐意。

    一念及此,张辽便立时下令,速速赶赴轩辕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