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三十三章 郭嘉出计
    “故而将军当务之急,不是心忧董卓,而是择一郡之地,深根固本,壮大实力,以为基业。”郭嘉一针见血指出了张辽的弱点,没有根据之地,如同落然道:“看当今天下,大河以北,地域广阔,山海夹峙,然幽州公孙瓒势力先成,拥数万步骑,窥伺冀州,不可小觑。冀州牧韩文节怯懦无谋,袁本初为关东盟主,声名著于天下,岂是久居人下之辈,故而冀州不久当属袁本初。数年之内,河北为公孙瓒与袁本初争雄之地。将军势力尚弱,难以与之争锋。

    大河以南,兖、豫、青、徐,黄巾盘旋,诸侯遍地,争斗难休,又仇视将军,非是将军立业之地。

    淮泗之间,袁氏根基所在也,袁公路为袁氏嫡子,号召名士豪杰,难以图之。

    江东之地,有大江为屏,易守难攻,可谓立业之地,然则豪民遍地,山越纵横,地势繁复,骑兵难行,要定其地,非十年不成,且有荆州制其地,守则易,出则难,要跨江入淮,横扫中原,遥遥难期,将军要谋长远,图天下,此非上佳之地。

    西南益州之地,自成国中国,然则远离中原,道路艰难,又有刘焉盘踞,一时难以图之,非上佳之地。”

    郭嘉说到这里,喝了口茶,又道:“放眼天下,最合适将军立业之地,便是关中与并州。

    并州西有大河为屏,东有太行为阻,民尚耕战,又是将军故乡,人心易附。而关中之地,左崤函,右陇蜀,沃野千里,山河四塞,南可图巴蜀之饶,西可通凉州,此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也,西秦和高祖皆是以此为基,东向夺取天下。后汉两百年以来,此二地世家衰落,不比关中,开科取士,大有可为。

    以将军之善战,据雍凉而连幽并,守太行与崤函,坐观诸侯争斗,收并凉精卒,退胡虏,平白波,定黑山,抚黎庶,奉天子,致贤才,讨不臣,待时机成熟,则率百万之师东向,济天下大难,定霸王之业。此嘉之为将军所谋也。”

    张辽闻言,忍不住站起来,神情振奋。他虽然也有断断续续的想法,但却没郭嘉这么明晰,将整个天下的天时地利人和分析了个透彻,令他心中对未来的走向彻底明确起来。

    他深吸了口气,问道:“而今我在董卓麾下,又该如何去做?关中、并州,从何而起?”战略远大,却需要一个切入点,来开始一切。

    郭嘉笑道:“非是关中,非是并州,当先图河东。”

    “河东郡?”张辽一怔。

    “正是。”郭嘉道:“河东属司隶之地,处于关东与并州交会之地,西通关中,北通并州,南通雒阳,东向河北,又地势高峻,西南黄河半绕,东部太行为屏,只需谨守险关,则万军难攻,且地狭人稠,有白波、匈奴,以战养卒,历练兵士,又可收为己用,壮大势力。”

    张辽听得连连点头,郭嘉的分析可谓面面俱到,令他不由心驰神往。

    郭嘉笑了笑,又道:“河东还有一利,殊为重要。”

    张辽忙道:“请奉孝速速言之!”

    郭嘉道:“乱世之中,盐铁粮食重于金钱珠玉,河东郡富藏精铁,更有盐池,自古以来便供给关中、并州与中原之地,将军只要掌控盐池,既可自足,又可以之与四方换取粮食、马匹和铁器,岂非善哉!”

    “好!好一个河东盐!”张辽闻言,不由抚掌大笑,亏得他还是后世之人,竟然忘了河东盐!

    盐与铁自古以来就是最重要的战略物资,而军事也要以经济为基础,诚如郭嘉所言,只要掌控了河东盐,那自己就能迅速积累财富,至少短期内军资方面是不用发愁了,崛起速度将会加快不知多少倍。

    张辽不由大笑,难怪常说得一人可安天下,他此时可谓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看着对坐的郭嘉,心中实是畅快之极!

    “奉孝……”须臾,张辽收拾心中思绪,将自己这一段时间的谋划详细给郭嘉讲述了一番,包括反激关东诸侯重整旗鼓、进攻雒阳、再战董卓,将董卓与关东诸侯的精力全部牵扯在雒阳焦土之上,也包括了自己与董璜和几个凉州将领交恶的情况,还有自己采取的远将领、亲谋臣的策略。

    张辽说完情况,又问道:“如此,该如何谋进河东?”

    郭嘉听了之后,沉思片刻,道:“而今将军击败酸枣诸侯,声望大涨,又非董卓嫡系,必令董卓心有忌惮,待关东诸侯再进雒阳之时,将军可请李儒反进馋言,调凉州兵出河东,与关东诸侯对战雒阳,而将军则调至河东去抗击白波,免得再立大功,难以抑制。”

    张辽眼睛一亮,这是个好办法。

    郭嘉继续道:“算计有功之将,董卓或许心有会有愧疚,可视情况,请李儒为将军请以太守之职以作安抚,若济,则将军可控河东也。若不济,则另谋他途。”

    “好!真是妙计!”

    张辽不由再次大赞,郭嘉对这个计策没有把握,但张辽却有了很大把握,只要自己和郭嘉谋划到位,以李儒的精明,要办这件事容易的很。

    郭嘉又道:“不过董卓眼下不能早死,此贼一死,他麾下凉州兵难以收拾,必成大乱,将军更不宜直接杀董卓,否则必招致凉州人怨恨,于他日接受董卓势力,乃至平定凉州,皆是不利。”

    张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想到了历史上王允杀董卓后,无力掌控凉州,导致的李傕郭汜大乱,对关中的危害更胜董卓在时。郭嘉确实看的很远。

    看着沉思的张辽,郭嘉又道:“将军在河东,要迅速壮大实力,为免董卓忌惮,一旦兵力过万余,则分出部分,有得力将领统领,暗中伪装成白波余孽,与己相互对峙,瞒骗董卓耳目,河东多山地,南有中条,东有太行,以如此手段,可藏兵十万不止。”

    “好计!”张辽已经不知该如何夸赞郭嘉了,不愧是鬼才,果然是奇计连出。他知道,自己的兵力超过一定数量后,必然会导致董卓忌惮,但以郭嘉这个计策,却完全可以瞒骗过董卓。

    郭嘉又道:“将军如今既已到颍川,亦可留下亲信将领,率一支兵马伪作黄巾,伏藏此地,他日或有大用。”

    张辽连连点头,心中已经下定决心,必须留下一支人马,不说他日大用,单只眼下,便可暗中保护唐婉和苏婳,护持商队,积累财富,可谓一举数得。颍川多山丘,还有不少堡坞,黄巾余孽也有数股,很容易伏藏。

    与此同时,张辽心中也有了留下的人选,高顺!

    高顺行事谨慎,善攻善守,忠心又绝无问题,留下他统领八百陷阵营,再辅以四百弓箭手,在颍川应该能横着走了。

    郭嘉看着沉思的张辽,沉吟片刻,又道:“汉室四百年深入人心,虽衰而不可欺,将军本不是出身世家,名望略差,嘉以为,董卓死后,将军当思奉天子以令诸侯,既名正言顺,又可招揽天下贤才……”

    张辽默然点头,奉天子以令诸侯,奉天子以讨不臣,挟天子以令诸侯,本质都是一样的,历史上田丰、沮授、荀彧等顶尖大才都提出过相似的战略,如今郭嘉又提出来,他就不得不深思熟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