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三十章 突如其来的惊喜
    张辽出了唐府,又叫上了史阿和郭图,带了几个亲卫,再赴郭嘉两处住宅,探看他是否归来,到了城南郭嘉老屋,扑了个空。

    又赶到城外林中茅庐,仍是扑了个空,张辽特意进去看了看,连他写的书信都还放在案台上,只能暗叹一声。

    他却不知道,郭嘉为了怕他再来这里探看,在看过书信后,重新放了回来,就是免得他发现异常。

    不过至此张辽仍不死心,他突然又想到郭嘉访友,妻子必然不会相随,如今也不在家中,多半会在娘家。

    他当即便问了郭图,又让他带路赶往郭嘉的娘家,与此同时,他命亲卫速速整备礼物,去了郭嘉娘家,怎么也不能空手。

    一旁郭图看到张辽如此重才,心中也别有感叹,愈发感到张辽的不凡。

    到了宁氏府上,张辽并未唐突,只是在郭图和宁氏兄长的陪伴下,隔着帘子与宁氏对话。

    “嫂夫人。”即便隔着帘子,张辽姿态仍是很恭敬:“在下张辽,久慕奉孝兄经天纬地之才,特来请他出山相助,可惜几次拜访不得,不知嫂夫人可知他的去处?”

    宁氏隔着帘子,偷偷打量了一下外堂的张辽,看到他相貌堂堂,目光更是清正,不似恶人,心中微微松了口气,但又不能泄了自家郎君行踪,只能说谎骗人了,不由目光低垂,羞然道:“尊客见谅,拙夫外出访友,常数月不归,妾身也难知去向。”

    张辽并未怀疑,因白日一切的探访都表明郭嘉确实访友未归,他只是失去了那一分侥幸之心。

    时下见女主女客都颇有不便,何况天色将黑,张辽更不宜在此停留,又将备好的一封书信放在一旁案台上,抱拳道:“惜不见奉孝尊面,便留书一封,劳烦嫂夫人转达奉孝,不胜感激,辽不便在颍川久留,他日定然再来拜访,就此告辞。”

    看着张辽离去,宁氏不由松了口气,不多时,她兄长过来,面上颇有欢喜之色:“这位贵客不知何人,竟如此豪气,送来了许多布帛、米粮、珠玉。”

    宁氏闻言,忙道:“礼不可收,速速给他退回去罢。”

    她兄长无奈的道:“如此厚礼,为兄本也不敢收,无奈他留下礼物,转眼离开,追之不及。”

    宁氏不由蹙眉,看来只能郎君回来拿主意了。

    ……

    唐府正堂之中,一群胡姬一曲精绝舞惊艳无双,两樽酒饮下,郭嘉已然微醺,一边欣赏着胡姬舞姿,一边吸着鼻子,嗅着樽中美酒,美滋滋的仰头一饮而尽。

    一旁小荷早得了唐婉吩咐,急忙又给他满上一樽。

    郭嘉看了一眼对面神情发怔的唐固,摇摇手,哈哈大笑:“子正,子正,如此美酒,如此妙舞,如此佳人,尚在记诵经书乎?不差一时,不差一时也!”

    唐固忙道:“奉孝,奉孝,时辰已晚,该回去了。”

    一旁苏婳见状,给唐固斟了一杯,又自斟了一杯,咯咯笑道:“子正,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小姑父常说,酒逢知己,千杯尚少,你怎可如此失礼,赶朋友回去呢?来,苏姑母敬你二人一杯。”

    “好一句……酒逢知己,千杯尚少!子正,汝小姑父真吾道中人……吾道中人也!如此人物,他日定要拜见一番。”郭嘉不由哈哈大笑。

    唐固看着苏婳敬过来的美酒,脸色有些僵硬,涩然一笑,也不敢拒绝。他可是知道,苏婳身份不同一般,与自己小姑母姊妹相称,更是左仙长的弟子,怠慢不得,只能满饮一杯。

    片刻之后,扑通!扑通!郭嘉和唐固两个难兄难弟醉倒在席,而苏婳仍是眼睛明亮,全无醉意。

    ……

    张辽离开宁府后,神情怅然,长叹一口气。

    看来这一趟颍川是寻不到郭嘉了,自己在颍川不能多呆,一来四面皆敌,二来徐荣那边也不好交代,只能留下些斥候盯守了。

    事实上张辽知道,颍川还有一个与郭嘉齐名的谋士,戏志才,可惜戏志才此人历史上记载本就不多,如今寻找更是全无头绪,他曾问过郭图等人,都不曾听闻其名。

    回到唐府,却见妻子唐婉喜不自胜的迎了上来,如花的笑颜让他的心情也不由畅快起来,抛开了郁闷,哈哈笑道:“婉儿,看到夫君回来,就这般高兴?”

    唐婉白了他一眼,轻笑道:“夫君可曾找到大才?”

    “嗨……”张辽苦笑着叹了口气:“气运不佳,郭奉孝访友未归。”

    唐婉眨了眨明眸,卷翘的睫毛很是好看:“夫君,妾身却是捉到一人,姓郭名嘉字奉孝,却不知是不是夫君要找的大才?”

    嘎?张辽看着嫣然而笑的唐婉,一时有些发懵:“婉儿……你说什么?捉到一个……”他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声音也有些艰涩起来:“郭嘉?”

    “嗯。”唐婉看夫君震惊的神情,也不忍卖关子了,当即便给他说了实情:“郭嘉与子正是好友,还是妾身的晚辈呢,今日黄昏来寻子正,说是要暂借住处,躲避夫君呢……苏姊姊酒量好厉害,一坛酒喝倒了两个男子。”

    张辽听完,发呆良久,然后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得肚子都疼了。一想到传说中的鬼才郭嘉,机警的躲过自己几次寻找的家伙,居然就这么被自己妻子给捉住了,他就忍不住想要爆笑,不知道郭嘉醒来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

    这惊喜来的太突如其来了!太让自己喜出望外了!

    张辽一把抱起唐婉,狠狠的转了两圈,长长的亲了一口:“好婉儿,干得好!”

    正好看到苏婳过来,又两步过去,抱住苏婳,狠狠的亲了口:“老板娘,干得好!”

    苏婳娇躯先是一僵,而后偷偷看了一眼唐婉,看到她眼里的鼓励之色,也轻轻抱住了张辽。

    “咳!咳!”一个咳嗽声陡然响起,左拥右抱的张辽身子一僵,怀中两女急忙钻了出去,像受惊的两只小兔子,躲进了屋里。

    张辽回过头,看着黑着脸的左慈,觍颜笑了笑,道:“这个……道长……啥时候传小子房中术?”

    “滚!”左慈脸更黑了。

    “哈哈哈哈。”张辽趁着左慈发飙前,急忙去看被放倒的大才郭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