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颍川大抢劫
    张辽捉住徐庶手臂不放,又看向石韬:“这位小兄弟便是石广元?”

    石韬愕然点点头。

    “好!好!”张辽忍不住用上了好好先生司马徽的口头禅,他怎么也没想到,诸葛四友,竟在这里被他逮住两个,还有一个司马徽,还真是不虚此行!

    一旁康德见状忙道:“阁下,既是如此,何不放了老朽两个弟子?”

    放了?说笑呢?张辽呵呵笑道:“两位小兄弟皆是大才,便随我一道回去吧。”

    康德慌忙大喊:“将军,不可啊!他们尚且年少……”

    张辽哼了一声,不悦的道:“康先生,尔当随我回去是刀山火坑乎?”

    他转看向徐庶和石韬,沉声道:“而今世道日乱,儒道有倾覆之危,生民有倒悬之难,大丈夫立世,岂能碌碌无为,正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张辽此言一出,徐庶三人均是一震,尤其是徐庶,神情变化不定,他出身贫寒,少年时好为游侠,快意恩仇,如今折节向学不过半载,所学不多,心中对将来尚无太多思考,张辽这一番话却对他震动不小。

    张辽看徐庶思索,放开他手臂,看向三人,诚挚道:“我有挽救危亡之志,却智术浅短,苦无贤才相助,故而邀请康先生与两位小兄弟共图大业!绝无相害之意。”

    虽然徐庶如今方是少年,但毕竟是大才,只要好生培养,他日定能成为自己的重要助力,而且忠心更不会有什么问题。

    徐庶回过神来,抱拳道:“阁下大志,令庶敬服,敢问尊敬大名?”

    “在下张辽。”

    “张辽!”康德失声道:“汝便是是弑帝恶贼张辽?吾等断不会随尔离去,助纣为虐!”

    张辽哼道:“谣言止于智者,正月之时,某在小平津据守,想必某击败袁本初之事,尔等也曾听闻吧,当时弘农王被董卓拘禁于宫中,董卓若要害他,只需交付禁卫便可,何必数百里将某从小平津调回!”

    康德愕然,徐庶和石韬却是点头,显然二人皆是明白之士。

    康德回过神来,又道:“便是汝未曾弑帝,但跟随于董卓,我等不会助纣为虐!”

    张辽哼道:“董卓在关中,天子亦在关中,我自有计较,且眼前之事岂能由你!”

    他朝亲卫一挥手:“全部带走!”

    康德大喊道:“元直尚有老母在堂……”

    张辽一怔,他险些忘了这事,徐庶的母亲可不能留在这里,他当即道:“放心,元直的母亲我会一并请来。”

    徐庶最是孝顺,闻言面色大变,忙道:“阁下……”

    张辽打断他,道:“元直放心,我待汝母,敬若我母,不会有一分怠慢,若不放心,元直且随我一道回去请伯母。”

    ……

    张辽说干就干,当下便带着徐庶去见了徐母,徐母性格刚烈,但张辽却以诚相待,只说看重徐庶才能,会全力培养徐庶,徐庶共谋大计,他对康德等人有些话不能说,但对徐母却没有隐瞒,包括迁徙、万卷书籍乃至自己的盘算和志向,这些话对徐母一个妇人说本不合适,但却打动了徐母,最终答应带着徐庶一道随他回雒阳。

    张辽看出徐母虽然是妇人,但却刚烈有信,只留下几个亲卫小心帮助他们收拾行李,自己则直接回了县府。

    回到县府之后,张辽立时召集士兵,在阳翟城乃至周边开始一次大劫掠,不劫钱粮,不入民宅,就劫学舍、先生和学子,与此同时又传信长社和密县。

    得到徐庶和石韬的事刺激了他,他决定干一票大的,将阳翟附近的先生和贫寒学子全部劫走!说是劫走,事实上他发了告令,只说是需要学子整理书籍,儒士教授子弟。

    与此同时,他从阳翟府库和四周征调和购买大量马车,作为搭载先生和学子之用。于是阳翟四周出现了奇观,数百上千辆马车汇聚阳翟,搭载着上千的先生和学子,蔚为奇观。

    张辽看着无数的人才滚滚而来,不由大喜,抢便抢了,如此大干,实在畅快!

    反正自己挂的是张召虎的名字,可以隐瞒一时,只要将这些人才收为己用,将来衣锦还乡,一切自会清白。

    虽然如此行动,难免令阳翟县出现了慌乱,但他严禁士兵深入民宅扰乱百姓,严禁劫掠财物,也未动那些世家,因此慌乱还在可控之中。

    ……

    唐府之中,唐婉给母亲喂了药,听母亲询问张辽,她应付了两句,出来后坐在那里失神。

    古采英过来,见状哼道:“你病刚好,就来这么一出,真是自讨苦吃。”

    唐婉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夫……他在外面做什么?”

    古采英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哼道:“张文远这家伙到哪里都不安分,他派兵四处劫持教学先生与学子,显然要带回雒阳。”

    唐婉一怔,随即道:“夫……他最缺少的就是贤才了,为了招揽贤才费了很多心思,还好颍川贤才众多,此次定能心愿得偿。嗯,子正结交了不少名士,等夫……他回去后,便让子正去看看还落下了哪些贤才,古姨便去悄悄捉了,等凑够一批便暗中给他送到雒阳去。”

    古采英不由张大了小嘴,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吃吃道:“婉儿……你怎么变了?和……和那个家伙一般德行了。”

    唐婉道:“妾身如今独身一人,又何惧人言,索性让妾身做了恶人,只要能帮夫……帮他便好。”

    古采英看着唐婉的神情,听着她的话语,虽然平淡,却蕴含着多少神情,她突然在心中大骂起张辽,决意要帮唐婉一把。

    只是她念头刚起,闺房门便被一下子推开了。

    古采英正要斥责,看到来人时,却不由睁大了美眸。

    “啊……夫……”

    坐在那里的唐婉更是娇躯颤抖,惊呼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进来的不是张辽又是谁?

    张辽进来后,朝古采英咧了咧嘴:“古姨,还请回避一二。”

    古采英这才回过神来,哼道:“你要做什么,不须欺负婉儿!”

    张辽没有理会古采英,而是盯着不知所措的唐婉,“你是我的妻子,谁也改变不了!”

    他大步走过来,一把将坐在那里的唐婉横抱起来,不顾她的挣扎,向内屋走去,转头看了一眼古采英:“我们夫妻做事,古姨留下来恐怕不妥……”

    古采英看到这情形,惊愕的再次张大了小嘴,直到屋里传来唐婉的轻呼声和古怪的声音,如泣如诉,她才回过神来,脸颊刹那间嫣红,狠狠啐了一口,转身仓皇逃出。

    到了屋外,正好看到脸色阴沉的唐瑁大步走来,怒喝一声“张辽”,就要冲进屋里。

    铿!古采英抽出长剑,拦在他面前。

    唐瑁骇然看向她:“你要做什么?”

    古采英冷哼道:“谁也不能进去!”

    唐瑁怒道:“这是唐府!”

    古采英淡淡的道:“姎知道。”

    “你……”唐瑁气的浑身发抖:“贱妇,安敢如此!”

    刷!

    寒光一闪,古采英的剑尖刺到了唐瑁面前,距离他的嘴巴不足半寸:“当年你面见太后之时,可不见如此张狂,再啰嗦一句,姎割了你的舌头!”

    唐瑁看着古采英,忽然想到了她的身份,再看她满脸杀气,登时骇的额头冷汗直出,咬了咬牙,二话不说,转身而走。

    古采英不屑的冷哼一声,看向愣在屋门前众人,叱道:“尔等在此作甚,还不退去!”

    啊!众人看唐瑁都退走了,登时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