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郭图之谋
    看到张辽期待的神情,郭图悠然抚须道:“吾曾听闻董卓夜宿皇宫,使宫人多怀其孽种,而后收为姬妾,可有此事?”

    张辽一怔,点了点头:“不错。”这事董卓干的太肆无忌惮了,乃至人人皆知。

    郭图眼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道:“董璜统领禁军,宿卫皇宫,却也有机会夜宿宫人。”

    张辽有些不解,董璜比董卓更加肆无忌惮,连弘农王都鸩杀了,夜宿宫人又算什么,便是传出去,一时之间也没人能奈何得了他。

    “如此,”郭图嘿声一笑:“都尉何不令人暗中传言,就说董卓所幸宫人,董璜复幸之,董卓姬妾腹中所怀之子,实董璜之种也,侄盼叔死,尽收其基业。”

    我去!张辽听了郭图的话,险些跳起来,果然不愧为郭黑子,竟能想出这般损主意!

    这个传言比之弑帝看似不值一提,但对董璜而言却是一刀见血!算来董璜如今唯一惧怕的就是董卓吧!

    张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赞道:“公则哪公则,真妙计也!”

    他已经可以想象出流言传开后,董璜该是如何焦头烂额了,这个流言的威力在于它有很大合理之处,董卓一旦听到,必然会心生怀疑,而董璜也会惶惶不安吧,到时候哪还会有时间来算计自己。

    当然,张辽如今还不知道的是,这个流言对于董璜的震慑威力更超乎了他的预料,只因为郭图这厮捏造的污蔑流言恰好点中了事实。

    或许是二人的性格在某一方面有些相似之处吧。

    董璜这个不断算计自己的小人总算有狠招可制,张辽心中登时一畅,又向郭图道:“关东诸侯先前各怀心思,不思进击雒阳,本都尉先前突袭酸枣,虽为救人,却也为激出诸侯胸中血气,令其同仇敌忾,重整旗鼓,进击雒阳,否则诸侯各自内战,不但祸害州郡,且董卓的羌胡兵击败河东白波后,必然兵进关东四处劫掠,祸患无穷,索性将战场就开辟在雒阳焦土之上。”

    郭图忙附和的拊掌赞道:“都尉心怀天下,真英雄也。”

    张辽额头冒起黑线,面对这厮如此点觍颜无耻的拍马屁,心中刚升起的几分赞许顿时消散,咧了咧嘴,道:“本都尉欲令战场开在雒阳,只是关东诸侯心力不齐,本都尉虽多番折辱几个诸侯,却只怕他们没有胆魄重整旗鼓,来找本都尉报仇。不知公则可有妙法?”

    郭图沉吟片刻,眼珠一转,抚须道:“可用谶言或童谣,推波助势,令诸侯不得不起兵,或是怒而兴师。”

    谶言?童谣?张辽眼睛又是一亮,果然不愧是谋士,计策拈手而来。

    要知道,谶言和童谣在这个时代的威力是很大的,二者的本质其实是一样的,都属于谶纬。

    谶纬起于先秦,兴于在前汉末年的哀、平之际,王莽曾用图谶符命作为“改制”之依据。到了后汉,谶纬更是大盛,光武帝刘秀以符瑞图谶起兵,即位后为了神话君权,宣布图谶于天下,发诏颁命﹑施政用人也引用谶纬,儒生皆兼习谶纬,以“七经纬”为“内学”﹐而原来的经书反称为“外学”,谶纬的地位凌驾于经书之上。章帝之时,召集博士和儒生于白虎观讨论五经同异﹐由班固写成《白虎通德论》﹐将谶纬和今文经学糅合在一起﹐使经学进一步谶纬化。

    谶纬又与天人感应、阴阳灾异的思想相符相合,成为后汉统治思想之一。张角的太平道便是以“苍天当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谶言发动了黄巾之乱,能够起兵百万,固然是因为民不聊生,但时人笃信谶纬也有很大因素。

    郭图提到谶言和童谣,让张辽心中大动,不过他对此也有忌讳和迟疑。

    他自然是不相信谶言的,但却知道使用谶言的危害,最容易被一些野心家用作改朝换代的政治预言,事实上汉末以后,历代统治者都认识到了谶纬的危害,魏晋以后屡加禁止,隋炀帝更是大量禁毁谶纬之书,谶纬之学才衰落。

    光武帝以图谶起兵称帝,所以对后汉的谶纬思想影响巨大,若他使用,将来未必不会对社会风气造成什么坏的影响。

    不过除了谶言,还有童谣可用,不假借天命,而算计人心。

    张辽凝眉思索着,郭图眼睛转了转,突然道:“谶言不过增添几分成算,若是都尉要保万无一失,图愿亲去游说诸侯,定教各路诸侯兵入雒阳!”

    “哦?”张辽一愣,随即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郭图:“公则想要离开本都尉,去游说诸侯?”

    郭图神色不变,道:“非是想要,而是愿为都尉效力,吾家小皆在都尉手中,都尉当可放心无虞。”

    张辽闻言,长叹道:“挟人家眷,非丈夫所为,只是公则心在关东,智数过人,吾不得不如此。”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从张辽本心而言,实在不愿通过胁迫别人家眷来逼迫别人行事,但郭图此人惯于心计,他不得不防,所以贾诩捉来郭图家眷后,他也默认了,只是好生招呼,不让他们受任何委屈而已。

    郭图看到张辽神情,眼里闪过复杂的神情,随即抚须又道:“图游说诸侯,亦有私心,而今天下皆欲讨董,图连横诸侯,即可成就苏秦之名,又可相助都尉达成所愿,此一举二得也。事成,图自会回来。”

    张辽没想到郭图说的如此坦然,心中倒起了几分好感,不得不说,此人在历史上能获得袁绍的信重,确实有几分能耐。

    他沉吟了下,道:“此事且容我思量思量。”

    郭图抱拳道:“如此,图先告退。”

    郭图出去后,张辽仍在沉吟。

    历史上,正是郭图等人游说韩馥将冀州牧让给了袁绍,那游说关东诸侯起兵对郭图来说也不算难事,毕竟是顺势而为,何况自己早已将基础打好了,在几次大战中百般拉仇恨,如今关东诸侯之中,无论北路袁绍、王匡,还是东路张邈、刘岱等,都对自己恨之入骨吧。还有南路袁术,如果自己提到华雄二字,以袁术的心性恐怕会倾力来攻吧。

    正沉吟间,唐婉敲门进来。

    “夫君。”唐婉唤了声,咬着嘴唇,俏脸微微发白,却有几分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