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唐母
    张辽不知道唐婉的父亲为何不在堂屋,但一见这妇人,便知她是唐婉的33亲,从她的相貌和端庄的姿态,都能看出唐婉的影子,又看她眼神慈和,朝自己微微颔首,不由心中一暖,当即上前两步,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小婿拜见外姑大人,愿大人安好。”

    “咳!”唐母咳嗽了一声,微微喘了两口气,似乎觉得有些失仪,颇有几分歉意的道:“孩子,不必多礼,快起来吧。”

    张辽见状不由一喜,看来唐母是认同他了,他本来还以为到了唐府有一番麻烦,没想到居然如此顺利。

    他起身后,小荷端过来一碗茶,正是他平时常用的好茶,当即朝小荷点了点头,忙接过给唐母敬上,道:“大人请用。”

    唐母伸出纤细而枯瘦的手接过茶,喝了一口,赞许的点头道:“这个茶很不错,阿婉早晨才给老身喝过,老身还是第一次喝,很不错。”

    张辽忙道:“大人既是喜欢,小婿常奉上便是。”

    两汉以来已有茶叶,但是并不多,而且炒制烹饮也不得其法,张辽从苏婳那里见过鲜茶叶,便尝试着炒了一番,倒也出了味道,他平日里都用来孝敬贾诩的。

    “呵呵,”唐母拉着张辽的手:“这茶叶稀罕,当是珍贵的很,可不能破费……咳!咳!”

    张辽正要说话,看到唐母剧烈咳嗽,忙扶住她,道:“大人,身子既是不舒服,且去榻上休息吧。”

    唐母摇摇头,道:“老了,这身子怕是不行了,但能看到阿婉找的好郎君,终身有托,死也瞑目了。”

    “阿母。”一旁唐婉哽咽着唤了声,紧紧抓住母亲的手,心中悲怆,她没想到自己离家不过一年多,身体硬朗的母亲便成了这般样子。

    唐母反倒对生死看的很开,呵呵笑道:“阿婉不要难过,找了个好郎君该高兴才是。”

    说罢又拉着张辽的手笑道:“老身这一晌,就听阿婉说道她的好郎君了,她幸不幸福,老身看得出来,所以老身还没见到文远,就认了你这个女婿了。”

    张辽看了一眼紧抱着母亲躲开他眼神的唐婉,眼里闪动着神采,这个小妻子也如此爱他麽。

    又看向唐母,忍不住打心底敬佩,这是一个令人尊敬的妇人,优雅而睿智,难怪能养出唐婉这般女子。

    唐母又叹了口气,道:“他父亲脾气倔,没过来见孩儿,却也是良善人,文远不要记在心上。”

    张辽点头道:“婉儿父亲便是吾父,岂敢记心。”

    “呵呵,老身没看错,文远是个好孩儿。”唐母看张辽说的实诚,眼里满是欣慰之色,又陪着张辽说了会话,终究是病体虚弱,有些支不住了。

    张辽忙和唐婉扶着她去了后堂榻上,把了把她的脉搏,他这个二把刀却把不出什么来,问了俏脸哀愁的唐婉,只说很多医生都看过了,没办法。

    张辽却突然想到了左慈,心中一动,正要和唐婉说起,突然屋外进来两人,后一人挎着药箱,是个医师,先前一人大约五十多岁,相貌儒雅,与唐婉有几分相似。他心中顿时明白,这应该就是岳父唐瑁了。

    这时唐婉喊了声:“父亲。”

    张辽顿时会意,也跟着躬身行了一礼:“小婿见过外舅大人。”

    唐瑁全当没有看到张辽,只是朝身后医师道:“有劳李医师了。”

    张辽心中苦笑,看来唐翔那座小山刚跨过,又要面临唐瑁这座大山了,不过看到医师去给唐母诊脉,他也忙将注意力放到那边。

    虽然他只与唐母谈了片刻,但这个外姑给他的印象却很好,加上其与唐婉相似的相貌,令他只感到唐母真如自己的母亲一般亲近。

    片刻,那医师起身,到了外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此忧思过度所致,加之曾受风寒,年岁已至,身体虚弱,哎,难治,药石无力也。”

    唐婉身子不由一晃,险些站不住,医师说忧思过度所致,那母亲必然是因为担忧自己才病倒的,一念及此,心中大是悲痛。

    张辽忙扶住唐婉,道:“婉儿,我方才刚见过左道长,他医术高明,必然有办法。”

    唐婉闻言,红肿的明眸一亮,忙道:“是了,夫君,快去请左道长。”

    “哼!”听到他们说话的唐瑁沉着脸道:“找什么左道长,医师都束手无策,莫要找那些旁门左道过来,反害了你母亲。”

    唐婉忙道:“父亲,是乌角先生,医术很高明的。”

    乌角先生?唐瑁一怔,不由神色微动:“果真是乌角先生?”

    唐婉用力的点点头:“乌角先生与夫君可是忘年之交呢,此次便是受夫君所托,一路护送女儿回来。”

    唐瑁看向张辽,神情震惊,忍不住道:“汝……真与乌角先生相识?”

    张辽点了点头,道:“小婿与元放相交莫逆。”

    唐瑁脸上露出激动之色,徘徊了两步,道:“如此吾便随汝前去拜望,请他过府。”

    张辽笑道:“不必外舅劳驾,小婿派人请他过来便是。”

    唐瑁连连摇头:“不可,此仙人也,须要诚心,怎可失礼!吾且去沐浴更衣。”唐瑁说罢,便匆匆去了后堂。

    留下一脸愕然的张辽,他不由看向唐婉:“左老道真这么有名?”

    唐婉想到夫君平日与左慈交往的情形,不由抿嘴道:“夫君不知道呢,乌角先生在这边可是大名鼎鼎的神仙呢。”

    张辽挑了挑眉,看来是自己不把豆包当干粮了,没想到左慈这猥琐的家伙还真有如此大的名望,居然能令一郡之守恭敬去拜见。

    唐婉仿佛猜到了张辽心中的想法,轻笑道:“夫君以后可不能再戏弄乌角先生了。”

    张辽嘿嘿一笑,没有说话,或许是自己早看透了左慈猥琐的本质吧,反正没把他当什么神仙之流的人物,神棍还差不多。

    张辽等了会,还不见唐瑁出来,便留下唐婉照看母亲,自己先去了院子里,让亲卫先去打探左慈到底在不在县府,别放了老泰山的鸽子,那可就头疼了。

    不想到了前院,却看到唐固正与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的绿袍文士说话,唐固皱着眉头,神情似乎很是为难。

    张辽当即便走了过去,唐固看到张辽,忙唤了一声:“小姑父。”

    张辽笑着点了点头,还没询问唐固情况,那个绿袍文士便看了过来,神情不善,皱眉质问唐固:“子正,他是何人?为何唤他小姑父?”

    唐固道:“郭世叔,这便是我小姑父了。”

    绿袍文士沉声道:“你有几个姑母?”

    “自然只有一个。”唐固答了绿袍青年一句,却偷偷看了张辽一眼,神情有些古怪。

    那绿袍文士登时大怒:“唐使君已应允将爱女许与吾为妻,怎的又突然出来此人?”

    张辽听到这一句,脸色也一下子沉了下来,看向绿袍文士:“你说什么?”

    唐固看张辽脸色沉了下来,吓了一跳,忙低声道:“小姑父,此是阳翟郭栋,我等也是回来才知,祖父前些日子刚回来时,曾应允将小姑母许与他,不过小姑母还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