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上门女婿
    阳翟,位于嵩山、颍水之南,古时曾为夏禹都邑,战国时又曾为韩国都城,如今是颍川郡治所。

    后汉迁都雒阳以来,颍川是雒阳与豫州的必经通道,其繁华仅次于雒阳与南阳,政治势力更是强大,郡中所出的三台官吏和地方守相级别大员,放眼大汉十三州一百零五个郡国,仅次于南阳。

    是以不入颍川,不知世家之多,而阳翟作为颍川治所,世家自然更不少,辛氏、郭氏、唐氏、赵氏、严氏、黄氏等世家在阳翟乃至整个颍川都很有名望,累世公卿或两千石大员。

    张辽进入阳翟城后,命高顺、典韦、赵武整编俘虏,他则脱下了铠甲,沐浴洗漱之后,换上了唐婉给他做的那身衣袍,簪发束冠,在史阿、*和郭图和几个亲卫的陪同下,低调的去唐府拜望。

    他毕竟不会在颍川久待,若是大张旗鼓的进入唐府,恐怕日后会连累他们。

    但说低调,也不能太低调,他是新女婿初次上门,不能不备些礼物,这是对唐婉和娘家的尊重。而且他与唐婉当初结婚时,纳征由董卓给包办了,如今他亲自上门,该备的东西还要备齐。

    按照礼制,礼物要有一对大雁,玄纁束帛,玉璧,马匹或羊。张辽刚连破三县,截获了孔伷的所有军资,因而帛、玉璧、马匹都不缺,只是那对活大雁颇是费了功夫。好在因为婚礼用雁很多,大多县乡都有专门以捕雁为生的猎户,总算是寻了一对。

    于是在接近午时之时,张辽拎着一对嘎嘎叫的大雁,身后跟着二十多个亲卫,拉着十车锦帛,去唐府上门。

    刚刚经历了冷酷杀伐的张辽,转眼就换了这么一个形象,如同一个英武的公子,又拎着大雁,颇有几分滑稽,令更随的史阿、*和一众亲卫颇感好笑。同时他们也对张辽大感佩服,至少他们在大战之后的杀气很久都难以消散,还是受了张辽的带动才这么快恢复过来。

    只是没想到快到唐府时,迎面碰到了左慈、苏婳和二十多个女扮男装的胡姬,张辽看了看手中嘎嘎直叫的大雁,尴尬的看了看左慈和苏婳,打了个招呼:“道长,老板娘。”

    左慈黑着脸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苏婳却迎了上来,脸上满是歉意:“文远,都怪妾身没看好唐妹妹,她现在可好?”

    张辽看到苏婳有些憔悴的模样和关切的神色,心中微微有些愧疚,点了点头,道:“老板娘,她很好,清晨回家,我既然来了,总得去唐家看看。”

    苏婳点了点头,咬唇道:“你这是去上门哟?唐妹妹可是要留在这里哟?”

    张辽笑道:“她如今是咱张家的人,留在这里做什么,不过是回来看看母亲罢了。”

    苏婳听张辽说咱张家,俏脸微红,水汪汪的大眼里泛着喜意,一旁左慈的脸却更黑了,斥道:“狗小子,还不快快去做上门女婿,在这里啰嗦什么!=”

    张辽哈哈一笑:“道长,老板娘,可先去县府稍息,我晚些过来寻你们。”说罢向他们抱了抱拳,朝唐府赶去。

    苏婳看着张辽的背影,眼神迷离,左慈哼道:“婳儿,这狗小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阿父哟。”苏婳拉着左慈的手,咯咯笑道:“这话女儿听到得耳朵都生茧子哟,快去县府哟。”

    左慈一听说要去县府,本要拒绝,但看到女儿那快乐的神情,心中一软,只能任由她拉着去县府方向。

    张辽来到唐府门前时,唐固早带了一大波人在等候了,迎进了院门,唐翔也在院内等候。唐婉不好过来,但她却让古采英和小荷过来了。

    唐翔此时对张辽的态度已经有所改变了,酸枣之战对他的震撼太大了,十万诸侯大军在不到一日一夜之间全部溃败,而一切的缘由竟在于自己这个不愿意承认的妹夫,一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他可以想到,这个年轻人在未来恐怕会更令天下震惊,同样,张辽在不到半天的时间闪电般夺取半个颍川的战绩,也令唐翔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

    他彻底感受到了这个乱世中另一股力量,丝毫不比世家差,而且能在一言之间决定很多世家的衰亡。

    然后这些都是其次,更令唐翔震撼的却是,这个年轻人以四千兵马攻入酸枣十万大军,只为了救他的小妹,而后又大破颍川三县万数大军,也只是为了送他的小妹回家看母亲。

    如今别说小妹唐婉了,就连他也不能不从心底佩服这个妹夫了。这的确是一个不一样的男子,一个重情重义的男子。

    当然,看到张辽带了十车上百匹锦帛,手拎两只大雁,他心中就更满意了。

    这些礼品固然珍贵,但更珍贵的却是张辽对小妹和唐家的尊重,尤其是唐翔知道张辽今日清晨才来颍川,又奔袭上百里,连破三县,准备这些礼物的时间应该不过一个多时辰,足以看出他在接连的大战中竟早有此考虑,也显出他的气度和缜密。

    “文远,”唐翔抚着长须,态度出奇的柔和:“人来了便是,如此匆忙,何须备这么多礼物。”

    张辽看到大舅兄柔和的态度,一时间竟有些受宠若惊了,他可记得自己昨晚在酸枣刚暴打过这个大舅子的。

    不过他向来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回过神来,忙抱了抱拳,道:“舅兄,应该的,小弟初次上门,总不能空手。”

    唐翔接了张辽手中双雁,交给唐固,拉着张辽的手臂,道:“走,为兄带你去见家父家母。”

    张辽一怔:“外舅也在?”他的岳父大人不是在会稽担任太守吗?

    唐翔面色有些沉重:“家母病重,因而家中急信唤家父回来。”

    张辽一听,心中不由一沉,如此说来,他的岳母确实病的不轻,也不知唐婉是什么情形。

    他却不知道,在唐翔离开时,唐母只是有些小病,唐翔在小平津大半是欺骗小妹,没想到回来后却得知母亲真的病重了,可算是一语成谶了。

    他随着唐翔快步感到唐府正堂,进了厅堂,却见上首只坐着一人,是个五十多岁的妇人,虽然颇显老态,但却坐的很是端正优雅,相貌端庄,与唐婉有几分相似,虽然面色苍白,却可以看出年轻时必然也是个大美人。

    她从张辽一进来就打量着他,眼神却没有什么高傲或审视,满是慈和。

    而唐婉就陪在一旁,朝张辽轻轻颔首,眼睛却有些红肿,显然是不久前哭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