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入颍川
    鸡鸣声过,天色还黑蒙蒙未亮,中牟县一处破宅中,曹操久久伫立在院13里,看着东南方向,曹洪和连夜寻来的夏侯惇站在他身后。

    “兄长。”曹洪看曹操呆立不动,将自己的衣袍给他披上。

    “赫赫赫赫……”曹操嘴里发出古怪的笑声,良久才罢,长叹道:“败了!未料酸枣大军竟败得如此之急,如此之急也!七万大军,一夜而溃,一夜而溃哪!那可是七万大军,竟会败得如此之急!孟卓,公山,公业,公伟,不至于此吧?”

    曹洪和夏侯惇看曹操失态的模样,也无话可说,他们至今还难以相信,酸枣诸侯七万大军竟一夜而败,而他们两万多士兵在荥阳还苦战了一整天!

    良久,又是一声鸡鸣传来,曹操回过神来,收拾了情绪,看了身后曹洪和夏侯惇,摇头叹道:“张文远,何其诈耳,我等皆为张文远所欺也。”

    “大兄何出此言?”曹洪忍不住问道。

    曹操慨然叹道:“成皋兵少,徐荣谨守数月未敢东进,我等与之在荥阳苦战一日,他必然折损不少,而酸枣又有七万大军,他岂会在此时突袭酸枣?是以,突袭酸枣之计,必出于张文远。”

    夏侯惇皱眉道:“兄长,昨日之战,皆是胡骑凶悍,张辽兵马装备虽良,小弟却未曾察觉其作战有何厉害之处。”

    曹操摇头道:“张文远能于河内以少击多,大败本初与公节,岂能小觑?昨日战场,他必没有尽力,先释允诚,再放我等,此颇有余力也。”

    “张文远既然释放我等,多半与董卓不一心,又为何再去攻打酸枣?”曹洪对此百思不解,对于曹操能猜到张辽攻打酸枣更是困惑。

    “皆孔公绪之过也!”曹操摇摇头,没说什么。

    曹操猜到张辽突袭酸枣的目标是唐姬,但唐姬在酸枣之事又是他无意中泄露给张辽的,说来酸枣之败,与他也有不小的关系,但这却是他不能说出去的,连族弟也不能说。

    他当即转了话题:“此番大败,子许身亡,五千兵马折损殆尽,我等须要再去募兵。”

    曹洪道:“我等可去丹阳,丹杨太守周泰明与小弟相熟,可去寻他相助募兵。”

    “丹阳山险,民多果劲,好武习战,高尚气力,精兵之地也,如此我等便尽快收拾,去丹阳。”

    曹操赞同了曹洪的建议,又叹道:“天下大乱,不过两年之间,吾已募兵三回,尚记得去年四月,先帝尚在,大将军与蹇硕争,谴本初与吾赴兖、徐募兵,还有一人自雒阳相从,其人姓刘名备字玄德,师从卢尚书,颇有雄才,实人杰也,其从者关羽、张飞二人,更有万夫不当之勇,惜乎在中途失散……”

    ……

    颍川郡是豫州八郡国之一,因境内横贯的颍水而得名,治所在阳翟县,曾是夏王朝的建都之地,处中原腹地,四通八达,人口接近一百五十万,超过了包括雒阳在内的整个河南尹。

    四通八达,易于繁华,却也是四战之地,而颍川更是无险可守。

    西北的阳城靠近嵩山,由雒阳八关之一的轩辕关直通雒阳,但关防在雒阳一方,由董卓掌控,对于颍川而言处于被动防守局面。

    北面的阳翟、长社两县出境则有河南尹密县,直通荥阳,总算密县小而固,可以起到一定的防御作用。

    其余方向则是一片平坦,还在东北方向是酸枣驻军,南面是袁术的鲁阳驻军,东面也没有大敌。

    关东诸侯起兵后,颍川有两路诸侯,一路便是豫州刺史孔伷,曾参与酸枣会盟,驻兵颍川北部的阳翟、长社以及河南尹的密县之间,尤其是借助密县小而固的地形,防范从荥阳方向的敌人来攻。

    另一路则是颍川太守李旻,起兵稍晚,没有参与盟誓,驻兵在颍川西北角的阳城,直面轩辕关,与董卓兵隔着嵩山深涧对峙。

    此时,正是黎明时分,天色刚蒙蒙亮,一支兵马在颍川境内穿行,大约四千人,衣着依旧是曹鲍溃兵的装束。

    这支人马自然就是张辽的兵马,他正是从颍川东北的酸枣方向而来,直接绕过了孔伷兵马把守的密县,很是轻易的进入了颍川。

    这已经是张辽第二次来颍川,第一次他走的是荥阳到密县的道路,将唐婉送入密县后便撤了回去,没想到孔伷将唐婉带到了酸枣,以致他突袭酸枣,救出唐婉,再临颍川。

    由于他的兵马全是关东诸侯的装束,挂的也是曹、鲍、孔的旗帜,沿途也没有劫掠的行为,因此并没有造成太大惊动。

    事实上,自中平元年黄巾之乱以来,颍川和汝南是重灾区,有波才、张曼成等十数万乱军,朝廷方面则是皇甫嵩、朱儁、曹操、孙坚等将领率四万精兵征讨,双方在长社、阳翟展开了大战,前后长达半年,颍川遭受了巨大的阵痛,时至今日还有何仪、刘辟、黄邵、何曼等数万黄巾贼盘踞在汝颍一带。

    孔伷与李旻起兵后,也是四处招兵买马,是以颍川的百姓对于军队的调动已经很是习惯,在他们看来,只要不是大肆劫掠的,多半就是自己一方的兵马了。

    即便如此,张辽也未曾大意,他没有在路途中滞留,采取的依旧是闪电突袭的战术,先是带着兵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入长社县境,而后亲自带着两百击刹和猛虎,伪作酸枣兵马,凭借孔伷的令符进入县城,假传孔伷命令急调城北守军的大小将领入城,一举将其全部俘虏,又用这些将领的令符,将长社的两千守兵调出大营,全部俘虏,不过一个多时辰,便迅速掌控了长社。

    掌控长社后,张辽留下张郃的大戟营和两屯神射营,而后凭借骑兵的速度,在长社被破的消息还没有传出去之时,又依法炮制,诈取阳翟。

    颍川的兵马毕竟警惕性太低,张辽凭借孔伷的令符,又迅速掌控阳翟,同样俘虏了阳翟的大小将领和三千守兵,将唐婉送入阳翟后,他留下高顺和两屯神射营,又则马不停蹄带着亲卫、骁骑、猛虎和击刹直扑密县,去救从弟。

    孔伷在密县驻扎着五千兵马,但张辽有孔伷的令符,他留骁骑营在城外,自己带着亲卫营和猛虎营又诈入密县之中,先俘虏了一干将领,又救了被困的和一众亲卫,不过密县的守兵还算警惕,发现了异常。

    张辽当机立断,令击刹士将俘虏的将领全部击杀,震慑敌兵,而后由典韦率猛虎营冲至城门,从里面打开城门,城外早已准备好的骁骑营一冲而入,厮杀了一个多时辰,斩杀敌人过千,俘虏三千,再次掌控了密县。

    自此,张辽接连使诈,凭借四千多精锐,连破三县,将孔伷的一万兵马或斩或俘,全部解决。

    余下的就是颍川西北驻守阳城的李旻万数兵马,不过那里的兵马太过集中,突袭不易,张辽如今兵力不足,难以攻打。

    而且在雒阳轩辕关内与李旻对峙的是董卓爱将胡轸的兵马,他可没兴趣拼死去资敌。

    他攻打阳翟、长社和密县的主要目的并非歼敌,也非夺取颍川,颍川四战之地,夺取了也没用,南有袁术,东有关东诸侯随时可能反扑,而且董卓也不会放心他留在颍川。

    因此,他的目的一是救从弟,二是安稳的送妻子唐婉回家看望母亲,至于那八千多俘虏,都是顺带的收获。

    因而张辽攻下密县后,便带着和一众俘虏返回阳翟,唐家便在阳翟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