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收典韦
    无论如何,桥瑁既然已经开口,张辽哪会放过这个机会,看那些俘虏还被揽着,当即便吩咐史阿:“阿衡,先解开他们的绑缚!”

    史阿看了一眼典韦,又提醒张辽:“都尉,须要心此人,他很危险。猎文网”

    张辽拍了拍史阿肩膀,没想到史阿也这么给力,直接将自己的视野放到了典韦身上,他哈哈一笑,大步走到典韦面前,亲自为典韦解缚:“某观这位壮士,有英雄之气,某以诚待之,他岂会害某。”

    史阿听了张辽这话,嘴角忍不住微抿,张都尉还是这么虚伪,有了自己的提醒,以张都尉的武艺完全可以无惧偷袭,分明是艺高人胆大,却说得如此堂皇。

    但典韦却不知道这一点,他看着张辽接近,本来是下意识警戒防备,但听了这番话,紧绷的身躯不由放松了起来,凶悍的面容也微微柔和。

    张辽利索的给典韦解了绳索,典韦没有说话,当然更没有偷袭,而是朝张辽一抱拳,以示谢意。

    “真英雄也。”张辽又赞了一句,拍了拍典韦的肩膀:“敢问兄台大名?”

    拍肩膀这个动作在这个时代虽然有些出格,但却能很快拉近人的心理距离,典韦被张辽拍了肩膀,先是身躯一绷,而后迅放松下来,再次抱拳,洪声道:“大名不敢当,俺姓典名韦,无字。”

    果然是典韦d然张辽早已经知道,但此时从典韦口中亲自说出来,他还是不禁心中狂喜,脸上更露出惊喜之色:“竟是典兄?可是家住陈留己吾?”

    典韦不由一愣:“足下认得俺?”

    张辽拉住典韦手臂哈哈大笑:“真是典兄,某可是慕名久矣3平生最好游历四方,结交豪杰,曾东至陈留,路过己吾县,听闻当地出了一个豪杰,姓典名韦,膂力过人,武艺乃当世顶尖,为人又有大志气节,曾为友报仇,刺杀豪强恶霸,数百人不敢靠近,如此豪杰怎能不结交一番3便冒昧前去拜访,可惜未曾得见,引为平生之憾!不想今日竟在此得见!”

    张辽身后郭图忍不住脸颊抽搐了下,他觉得张辽这番话怎么这般耳熟,好像在拉拢张郃时曾用过

    典韦却不知道实情,听了张辽所说,一时间有些懵,因为张辽所说的确实是他经历过的。

    那边桥椠了张辽这番话,也是哈哈大笑:“没想到文远与典军侯还有这般过往,慕名拜访,虽未得见,却是豪杰之交也!”

    张辽又问道:“典兄,吾曾见令郎典满,如今可好?”

    一听张辽提到典满,典韦是彻底相信了张辽的话了,忙抱拳应道:“犬子一切安好,有劳都尉挂记。”

    张辽哈哈一笑,拉着典韦的手:“典兄,某是也是直快人,不喜欢拐弯那,典兄可愿助某讨伐贼寇,抗击异族,共谋大事,保四方安定,百姓安宁!”

    典韦闻言,不由沉默。

    他本是平民,地位低下,应募参军,也是为了养家糊口,在张邈军中职位低微,也未曾遇到值得他忠心效命之主,方才听了张辽一番言论,对这个都尉的行事和志向早已是佩服之极,再加上张辽昔日拜访之说、眼下诚挚之情,他心中对张辽的看重极是感激。

    而张辽以两千石的职务,却对他态度亲和,一口一个典兄,全无架子,比之张邈那些高高在上的诸侯可谓天壤之别,他心中更是感动。

    典韦虽然性格有些沉闷寡言,但却是敢作敢为之辈,是以面对张辽的拉拢,他沉默了下,并没有多作犹豫,而是指着一旁之人,向张辽抱拳道:“俺愿随都尉效命,但俺随赵司马而来,却要保他安危。”

    “好!”张辽闻言大笑:“某得典兄相助,如虎添翼也!典兄且放心,赵司马绝对无恙,要留下,某任用,要离开,某恭送!”

    一旁的司马赵宠不由面露喜色,忙道:“吾受张使君大恩,却不得不回去报恩。”他与典韦不同,出身颇高,在张邈手下深受重用,却不愿委屈在张辽手下了。

    “如此,赵司马随时可以离开,某会安排马匹。”张辽点了点头,又道:“不过如今张邈等诸侯已败,酸枣四处都是溃兵,赵司马路途之中还要心。”

    “啊?使君败了?”赵宠呆在当场。

    桥瑁有些不敢置信,忙问道:“文远,酸枣有七万大军,吾等离开不过半日,如何会败?”其他俘虏也是怀疑的看向张辽,七万大军,便是七万头猪,也不会败得这么快吧?

    张辽扬眉道:“统领不一,号令不齐,战意匮乏,一团散沙,虽有七万,反不如七千,且刘岱与桥太守素来不和,一经挑拨,便自相争斗,祸起萧墙,我等趁机而攻,诸侯先逃,军心丧失,虽有七万,轻易而定。”

    张辽说的轻松,桥瑁等人却是震惊难言。

    “是了。”张辽又咧嘴道:“某刚从酸枣而来,杀了孔伷,暴打了张邈几个诸侯一通,感觉很是不错。尤其是刘岱,险些砍了他的脑袋,也算为桥太守出了口恶气。”

    “这”桥瑁等人闻言,更是瞠目结舌。

    张辽将一块令符平抛给赵宠:“这是张邈的令符,借用一番,效果不错,赵司马便将它带回去吧。”

    赵宠呆呆的接过张邈的令符,其他人看到这令符,这下子彻底相信了张辽的话,一时间都有些颓然。

    张辽看了其他几个俘虏,道:“尔等可愿跟随于某?”

    其他俘虏此时心神震撼,一时之间都是犹疑不定。

    张辽也不多说,他的礼贤下士只是对于典韦的,而且有比较才更显珍贵,他看向典韦,笑道:“典兄”

    典韦却抱拳道:“俺既在都尉麾下效命,典兄之称却是万不敢当了。”

    张辽不由大笑:“如此,某私下还唤典兄,在军中却要称典司马了,某麾下有猛虎营,四百猛虎士,多是游侠出身,个个武艺都是军中顶尖之属,本由某统领,如今就交由典司马统领了!”

    典韦闻言,不由一惊,他没想到自己刚到张辽麾下就受到如此重用,忙道:“俺何敢当之!”

    张辽却大笑道:“某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猛虎营随时可以扩编,某信任典司马,必能令猛虎营威震天下y向披靡!”

    典韦闻言,不由热血沸腾,当即单膝跪地,抱拳沉声道:“蒙都尉信重,俺敢不效死力!”这个主公他认对了,虽然年轻,却比张邈之辈何止强出百倍!

    张辽见状,知道典韦算是彻底归心了,不由再次大笑,一把扶起典韦,道:“典司马无需多礼,某知典司马武艺当世无匹,某敲也通此道,闲时你我好好切磋一番!”

    典韦也不由咧嘴而笑,这个主公既有远见与大志,而性格也实在令他喜欢。

    其他俘虏见状,不由羡慕不已,他们此时既敬佩张辽的气魄,敢将最精锐的士兵交给一个刚刚投降的将领,又羡慕典韦的际遇,同时也有些后悔,从张辽的神情他们也知道,自己方才一番犹豫之后,再归附怕是没有那般好的待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