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典韦
    张辽暴打了一番诸侯,只感比杀了他们还要痛快,出了胸中那口恶气,便领着士兵迅速脱离战场,直向酸枣西南,目标颍川。

    酸枣这边战场他留给徐荣,如今酸枣诸侯败势已定,徐荣虽然兵少,但都是精锐,而且以骑兵的机动性,可进可退,不会吃大亏,虽要苦战一番,却正合张辽的心思。

    董卓麾下的羌胡骑兵势力必须削弱,他对自己与董卓的长期良好相处不抱太大希望,一旦冲突,羌胡骑兵就是他最大的敌人。

    张辽带着骁骑、陷阵和大戟一路赶去和唐婉会合,远远看到守护在那里的一众猛虎士,他眉头微凝,心中颇是遗憾。

    麾下八营之中,陷阵营有高顺,大戟营有张郃,斥候营有杨汉,击刹营有史阿,亲卫营有,皆有最适合的人统领。

    余下神射营,由两个假司马统领,但兵种也分射手和刀盾兵,两人统领也算合适,且神射营不用冲锋在前,蒋奇和郭成足以统领。

    但余下的骁骑营和猛虎营就成问题了,此二营如今皆由张辽统领,但张辽分身乏术,上了战场不可能同时带领两营作战,尤其是猛虎营,是他准备打造的特种营,每一名猛虎士的基本身体素质在诸军之中都是最好的,但猛虎营却缺乏一头凶悍的头虎,难以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

    张辽虽然作战勇猛,但缺乏那种特别的凶悍之气,带不起他预想中的猛虎那种凶悍,假司马薛明更是不成了,虽然武力不差,但略显沉稳,气势不足,更是带不出猛虎营的悍气。

    张辽带着士兵到了林下,接了唐婉,趁着月色一路向南。

    走了十多里,到了一处老林山坳前,蒋奇、郭成和史阿早已带着神射营与击刹营在这里迎候,他们执行了猎虎计划后便带着桥瑁等俘虏退到了这里。

    此时已是子时,月上中天,山坳之中还燃着火把,除了一千多士兵外,还有三千多匹战马。

    这三千匹战马却是张辽此次突袭酸枣迂回行军所用,陷阵、猛虎和大戟三营都是步兵作战,但行军时却是骑马,否则不但在时间上就赶不上鲍信和曹操,而且长途步行奔波,疲惫不堪,哪有力气作战。

    好在张辽当初从河内之战俘获战马众多,后来送了吕布一千,只余下三千,此次出荥阳之时又向徐荣借了一千,确保将士们都有马可乘。

    张辽命士兵在山坳中休息一个时辰,又将唐婉安顿在马车中休息,让古采英照看,他则与史阿去看桥瑁等俘虏。

    桥瑁自然没死,杨汉等斥候在军营中所用人头是假,军令是真,真假混淆,才大乱敌营。

    如何处置桥瑁是个问题,桥瑁为人甚有恩惠,杀了会失人心,留下却很难折服,一个两千石大员会归顺他?张辽可没这么乐观,何况桥瑁与鲍信等诸侯一样,董卓那一关就过不去,索性放了也罢。

    张辽一边走一边琢磨着,史阿突然开口道:“都尉,俘虏之中,有一高手,极为厉害,可收为己用。”

    “高手?”张辽眉头一扬,能让史阿赞誉高手的可是不多,要知道,连张郃和高顺在史阿眼里也不算高手,却不知史阿此时所说的高手能高到什么程度?

    “你与他交过手?多少回合?很棘手?”张辽顿时来了兴致。

    史阿摇头道:“未曾交手,不过仆能看出来,他很厉害,煞气很重,虎牙未必能打过他,与仆不同,他适合战场厮杀。”

    张辽一听,兴致更浓了,忙迫不及待的问道:“他用的什么兵器?可有姓名?”

    史阿嘴角难见的抽搐了一下,道:“他的兵器麽,寻常人拿不动,是两支青龙铁戟,每支都有四十多斤……”

    两支青龙戟?重四十斤?张辽闻言不由身躯一震,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个名字,一把抓住史阿肩膀,失声道:“他可是姓典名韦,相貌凶恶,陈留人?”

    史阿愕然看向张辽:“都尉竟认得他?”

    “哈!哈哈!哈哈哈……”张辽忍不住对着月亮大笑起来,嘴巴都咧到了脑后跟,那癫狂的傻模样看的史阿眼角直抽搐。

    连四周休息的将士都忍不住看了过来,不知道他们的都尉遇到了什么喜事,居然如此开怀大笑。

    张辽此时却顾不得这些,他心中只有无尽的狂喜,随便一网,就网来了典韦?他决定,从此以后,他要相信,天上还是会掉馅饼的!

    他正发愁猛虎营没有头虎,典韦就来了!除了瞌睡送枕头,还有比这更惊喜的事吗?

    “走!快去看看!”张辽迫不及待的拉住了史阿。

    桥瑁与十几个俘虏被看押在山坳一角,十几个人都被绑缚着,因为这些人能被派出猎虎,都是军中战力最强的猛士,史阿对他们不得不防。

    不过对于其中几个受伤的,史阿还是安排了随行的军医给包扎治疗,张辽军中基本没有欺负俘虏之事,只因他最常教导手下的一句话就是,要善待俘虏,因为他们很可能成为我们的同袍兄弟,协同作战。

    听到张辽的脚步声,十几个俘虏都看了这边一眼,神情各异。

    张辽扫过一众俘虏,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大汉,身形魁梧,相貌凶恶,被绳子团团捆缚着,闭着眼睛靠在那里,却掩饰不住那股子凶悍之气,如同一头被缚的猛虎,虽然不能动,却神情不沮,精气不散,战意深藏,时刻保持着那随时都能暴起一击的姿态。

    到了此时,张辽神情反而平静下来,心中对典韦暗自赞许,转头又看向其他人,其他十几个人虽然大多体型魁梧,但精气神明显就差了许多,尤其那几个受伤包扎的,神情极为萎靡和沮丧。

    在众人中,张辽又一眼看出了东郡太守桥瑁,他虽披甲衣,却头戴高冠,有一种沉稳儒雅的文士气质,在众人中也算卓尔不群。

    张辽在打量桥瑁,桥瑁也在目光炯炯的打量着张辽,似乎对他的年轻有些诧异。

    “桥太守。”张辽朝桥瑁抱拳道:“某便是张辽,此番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