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推动
    就在城门里冲出来二十多个士兵赶来相救时,张辽也追上了几个诸侯。

    他哈哈一笑,先架开了鲍信刺过来的一枪,鲍信武力不差,但哪能挡得住张辽的力气,连人带马被张辽格得后退两步,又被张辽一脚踹下了战马,落在道旁。

    张辽掠过鲍信,看到了离他最近的那个胖子文士,这厮刚才还想伤害自己三个斥候来着。

    胖子文士看到张辽盯上他,不甘受缚,大吼一声,长剑刺过来。

    张辽冷哼一声,眼中杀气大声,纵然早有谋划,要留着这些诸侯的性命,但杀他一个倒也无妨!左右已经杀了一个孔伷了!

    他反转钩镰长刀,锁住那刺过来的长剑,手腕一抖,那胖子文士手中长剑落地。

    张辽钩镰长刀再一回一转,便朝胖子脑袋砍去。

    胖子眼里露出骇然和绝望之色,就在这时,一杆长枪斜里向上刺来,却是鲍信急忙来救。

    张辽长刀被顶起几分,错过脖子,划过了那胖子头顶,将他的发髻高冠连同头皮削下了一块,骇的那胖子浑身发软,落下马去。

    “公山!”鲍信大吼一声,急忙护在那胖子身前,虎视张辽:“文远,手下留情!”

    “公山?原来是兖州刺史刘岱。”张辽看那面色发白的胖子没死,冷哼一声,目光转向前面并排急逃的三骑,一提象龙。

    象龙一声高亢嘶鸣,碗口大的马蹄翻飞,轻易追上了那三骑,马上的张辽抬脚一踹,刀背一扫,将三个惊骇的诸侯全扫下了马背。

    张辽一跃下马,哈哈大笑,连踢带踹,将三人一阵暴打,嘿声道:“让你们不好好打仗,走旁门左道,搞什么血书,搞什么誓师,逼迫弱女子,打得就是你们这些不成器的家伙!”

    “竖子!”

    “武夫!”

    “住手!”

    三人又惊又怒又痛,连声呼喊,却全然无用。

    张超和袁遗不通武艺,全无抵抗之力,张邈懂得一些,却被张辽重点照顾,打得鼻青脸肿,打倒了张邈,又拎起袁遗和张超,砰的一下来了个嘴对嘴头碰头,只让两人羞愤欲绝。

    这下子别说张邈、张超了,就连胆子最小的袁遗也发起狂来,冲过来抱住张辽的腿,要和张辽拼命!

    从城门中冲过来的二十多个士兵看到这一幕都有些发懵,两军作战,是杀是俘他们都见过,却没见过这般拳打脚踢的。而且几位使君好像也很凶猛。

    “张……张军侯?”领头的正是守城的吴坚,认出了张辽,失声惊呼,看到眼前这一幕,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张辽朝他咧嘴一笑,看一人过来要抢他腰间长剑,鲍信又冲过来,抬脚连踹,将三人踹开,迎上鲍信,连杀数招。

    鲍信虽然颇有勇力,但怎比张辽,几招下来,手臂被震得发麻,却不后退,咬牙力战。

    张辽与鲍信毕竟曾为同僚,看鲍信要死拼,便不为己甚,后退两步,哈哈笑道:“允诚兄,何如随小弟西去,匡扶天子,共谋大计!”

    鲍信也收了手,喘着气,黑着脸道:“吾与董贼势不两立!”

    张辽明白鲍信的言下之意,别说鲍信不会归顺他,就是归顺了他,以他诸侯的身份,也会被董卓杀害。

    他打消了不切实际的念头,扫了一眼其他几个怒视着他诸侯,摇摇头,嗤笑道:“关东诸侯,某只服允诚与孟德,似尔等心怀他念,迟疑不进,妄言忠义,实在令某深以为耻!”

    张邈怒道:“尔甘为董卓鹰犬,又有何颜面在此斥责我等!”

    张辽哼道:“大丈夫当世,各有遇合,某虽在董卓麾下,但自问为人做事,远胜尔等!鄙视尔等,有何不可?尔等若有不服,回去郡县整军再战,某在虎牢迎候!”

    说罢放声长笑,回身上马,与二十骑绝尘而去。

    鲍信突然又想到了自己被张辽坑走的数千名士兵,大吼道:“张文远,莫要薄待了我那些儿郎!”

    张辽的大笑声传来:“某的兵,某自会爱护。”

    看着月色下张辽远去,留下一众人面面相觑。

    眼前这一幕太诡异了,别说那些冲出来的士兵,就是被打得鼻青脸肿张邈几个诸侯,也不明白为何保住了性命。

    唯有鲍信猜出了一二,狡兔死、走狗烹,看来张辽在董卓麾下也不是那么深得信任,且张辽对董卓也未必那么忠心,张辽需要董卓有敌人,是以关东诸侯的存在对于张辽而言,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或许他还有其他想法,却是鲍信不得而知了。

    而张邈等人虽然保了性命,但却被张辽一顿暴打,丢了颜面,对张辽极为怒恨。

    刘岱披头散发,头顶鲜血淋漓,最是狼狈,一夜之间,他接连遭逢变故,心中憋屈之极,看着鲍信,怒道:“允诚,如何与张辽这般熟悉!”

    鲍信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哼道:“昔日我与他同在大将军麾下效命,自是认识。”

    刘岱语塞,张邈整了整衣冠,突然想起张辽方才殴打他们时说得话,脸上的怨怒之意去了大半,长叹道:“思及张辽方才怒斥之言,必是得知了孔公绪请帝后写血书诬他弑帝之事,只是此事隐秘,不过黄昏之事,他如何得知?”

    刘岱几人闻言却不以为然:“他为董卓走狗,便是诬陷他又如何!”

    事实上他们想差了,张辽打他们的根由还在唐婉,至于诬陷之事反而没放在心上,他们没想到张辽与唐婉的关系,自然也不会想到这一层。

    鲍信却是脸色又变:“文远恩怨分明,既已得知,公绪为主谋,多半危矣!却不知帝后如何?”

    几个诸侯一惊,急忙入城,到了唐婉那处宅院里,见到了孔伷的无头尸体。

    张邈长叹道:“我等正月起兵,十万义士盟誓酸枣,何等雄壮,而今竟被张辽、徐荣两个籍籍无名之辈打败,乃至公绪被害,公伟生死不知,十万大军败于一万贼兵之手,我等也惶惶而逃,此战之后,我等必为天下所笑。”

    其他几个诸侯沉默不语,鲍信却沉声道:“眼下却非慨叹之时,敌人兵少,我等兵壮,虽是溃败,但活者众多,贼骑不善攻城,且携粮不多,必难久战,我等当据守县城,各自收拢溃兵,待贼骑退却,便退回郡县整编训练,待本初、孟德、公节齐聚,再号令关东诸郡,再讨董卓!雪此羞辱!”

    “正是!”刘岱心中怒恨最深,厉声道:“吾要再召集天下英雄,共同讨董卓与张辽!”

    “不错,要再讨董卓!”张邈沉声道,酸枣县为他陈留郡之地,董卓如今得势,很可能继续东进,他首当其冲,受害最大,必须再次拉起同盟。

    张超和袁遗二人想到方才那般耻辱,也咬牙附和。

    若是张辽得知他们的想法,恐怕真要仰天大笑了,总算没白打他们一场。

    他暴打这几个诸侯,一为出口恶气,二来就是拉仇恨,如同对待袁绍一般,让他们时时刻刻想着讨伐董卓,找自己报仇。只有这样,他才能有迅速扩张实力的由头和空间。

    正如关东诸侯借讨伐董卓之名招兵买马扩张实力一样,他则是反过来借助关东诸侯讨伐董卓的机会,迅速扩张实力。也只有在战时,董卓才不会介意他发展壮大,一旦安定下来,机会就很难得了。

    而雒阳如今已经成为一片焦土,正是战场所在,将关东诸侯拉到雒阳这片焦土,也免得他们在地方互相争斗,祸害州郡,可谓一举数得。

    不过在张辽暗中推动的这场大战之中,他只想寻机壮大,适当磨砺,却不想与关东诸侯真正死拼,这对他而言既没有什么意义,也消耗实力。

    他此次突袭酸枣,旨在救人,并非歼敌,所以他没有带神射营和击刹营上战场,只带了陷阵、大戟与骁骑,即便如此,也是先用计乱敌营,而后一击必杀,远走千里,救了人,就立时撤离战场,因而伤亡很少,完全在他的控制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