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一十章 酸枣大战 2
    鲍信沉声道:“诸君,宜派亲卫前去右营传令,结阵抵抗,并缓缓退往中营,中营防御最是坚固,设有拒马、木桩和陷坑,足以抵挡骑兵冲击!”

    其他诸侯闻言,不由心神一定,袁遗却忍不住问道:“孟卓,允诚,吾左营兵马可要向中营靠拢?方才吾调了五千兵马去右营平乱,如今左营只留了五千兵马,若是敌骑转冲左营,则左营危矣。”

    袁遗与刘岱关系最好,是以他将营中一半的兵马都调去帮助刘岱平乱。

    看他焦虑的神情,众诸侯还没有说话,左营方向陡然传来了喊杀声。

    众人一惊,急忙看去,但遥遥看到左营火把朝营后移动,显然是营寨后面遭到了变故。

    袁遗不由大惊:“营后怎会出现敌兵?”

    众诸侯也是不解,张道:“或许不是敌兵,只是士兵受惊骚乱。”

    他话音刚落,左营方向便传来震天的吼声:“杀死刘岱!”

    众诸侯不由一呆,紧跟着那边接二连三的传来“杀死刘岱”的声音,刘岱脸颊抽搐了下,怒视袁遗:“公业,汝手下兵马莫非也要效法桥瑁乎?”

    “这……”袁遗脸色有些白,他也不明白生了什么事。

    鲍信却突然道:“此必是夜战口令!左营也被袭击,若某所料未错,此必张辽张文远,据说他在夜袭河内时,便曾用夜战口令乱敌。”

    “张辽!”袁遗大叫一声!

    其他几个诸侯还在怀疑时,左营西南方向突然也传来“杀死刘岱”的吼声应和,紧跟着,众诸侯便看到左营前方也遭受突袭,一支骑兵转眼之间就突破了辕门。

    左右夹击,众诸侯一时之间惶恐无措。

    张最先回过神来,忙道:“兄长,诸君,我等是否先退入酸枣城中,据城而守?”

    张邈等人面露迟疑之色,鲍信急声道:“不可!一旦后退,必定军心惶惶,而酸枣县城门窄小,数万兵马短时间内如何能拥入城中,必然导致大乱,为敌骑所趁!”

    袁遗虽然担忧左营情况,但更担忧自己的安危,忙道:“那如何是好?如今两面夹击,若骑兵冲来,我等无路可逃也!莫不如趁着敌骑未至,先退出酸枣,徐图后计?”

    “这……”张邈等诸侯都大为意动,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他们起兵,多半是为了名正言顺的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可不想丢了自己的性命。

    “不可!”鲍信大喝一声:“成皋贼兵,纵然全军而至,也不过万数,我等尚有七万将士,只要结阵,何惧贼兵!我等起兵,本为讨贼,若是不战而逃,我等又有何颜面统领州郡,又有何颜面去面对天下厚望!”

    提议逃走的袁遗登时恼羞成怒,哼道:“鲍允诚,若非汝与曹孟德冒然西进攻打荥阳,大败而逃,何至于引来贼兵,如今却又在此蛊惑我等送死。”

    “袁公业!”鲍信不由大怒:“汝安能出此昧心之言!”

    张邈看了二人一眼,怒斥道:“当此之时,汝二人尚有功夫在此磨嘴乎?”

    他转向鲍信:“允诚可有防御之策?”

    鲍信沉声道:“如今只有整顿中营,趁着左右两营拖延敌人之时,命士兵将所以杂物抛在营外,阻拦敌骑冲击,而后在营中结阵防守,再以门板、盾牌等阻挡敌人箭矢,便不惧骑兵冲击,更可伺机反攻!”

    点将台就在中营之中,张邈闻言,看了中营四面的情况,点了点头:“此计可行,便依允诚一言。”

    他看向其他几位诸侯:“诚如允诚所言,我等本为讨贼,天下盼望,若是不战而逃,又有何面目复对关东父老!今夜权且尽力一战,若是不成,再退走不迟!”

    袁遗眼神闪烁了下,又道:“宜将各营亲卫召来,防护中军,以策万全。若是我等被困,大军必乱!”

    “正该如此。”其他几个诸侯听了袁遗所说,连忙点头,连张邈与鲍信也没有反对。

    很快,几个诸侯手下近两千名最精锐的亲卫护在了点将台与中营后门之间。

    几个诸侯这才松了口气,在点将台上观看形势,不时指挥着下面的将领安排防务。

    不多时,刘岱先的士兵带了三个被捉的奸细,皆被牢牢捆缚,丢在点将台下。

    刘岱看到这妄图刺杀他的三个奸细,眼里闪过戾气,拔出腰间长剑:“贼兵既来,此三人留之无用,吾要用他三人的人头祭奠吾军中死去的将士!”

    “不可!”鲍信阻止了刘岱,沉声道:“眼下局面,此三人杀之无用,留下或可交换俘虏。”

    “正是!”袁遗也忙阻止桥瑁,他却有自己的想法,这三个俘虏也算是一道护身符,关键时候或能保命。

    刘岱恨恨的哼了一声,还剑入鞘,却突然又想起一事,急声道:“孔公绪先前不是去寻帝后讨要血书,如今正好传信于他,带帝后前来,当众写就血书,激励士气,与贼誓死一战!”

    袁遗拊掌道:“正该如此!”

    其他几人也点头,如今他们身处绝境,心乱如麻,每一个办法都成了救命的稻草。

    鲍信皱了皱眉,没有反对。

    张邈当即便派人赶去城中寻找孔伷,请帝后。

    这时从点将台上看去,左营安静了下来,敌人似乎已经退却,让几个诸侯大松了口气。

    但转看右营,他们却不禁浑身冰冷。

    月色之下,但见那条长长的黑影分作三道,在右营之中纵横切割,右营乱军如蚁,四散逃窜,死伤惨重,哀嚎震天,令诸侯大为心痛。

    更令一众诸侯骇然的是,那些骑兵竟然驱赶着右营的乱兵朝中营冲来。

    两营距离不过数百步,那些溃兵转眼之间便被赶到了中营,但中营之前已经布满了拒马、木桩、陷坑,那些后退中的溃兵纷纷趟到了陷坑和拒马木桩之上,死伤惨重。

    而八千胡骑则在溃兵之后来回驰射,中营已在射程之中,不少士兵倒在箭雨之下。

    那些慌乱之中的溃兵朝中营大声呼救,他们填满了陷坑,又推开了拒马,令敌骑越来越近。

    点将台上诸侯都微微颤抖起来,他们虽是起兵讨董,但有几人曾见过这般惨烈的情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