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零九章 酸枣大战 1
    酸枣县城西面,诸侯大营一字开列,大体分为左中右三营,中营为张邈、张超、鲍信三镇诸侯大营,因曹操附属张邈,因此曹营也在中营边上。左营在南,是袁遗大营,右营在西,是桥瑁和刘岱大营。

    三营之中,中营防御最是坚固,尤其是曹操和鲍信的大营,拒马、陷坑都有,而张邈、张超麾下也有个能人臧洪,将营垒也布置的井井有条。至于左右两营,防备便差了很多,只有简单的辕门和栅栏。

    张辽以斥候营和左慈离间桥瑁和刘岱,变乱便发生在右营之中。变乱发生后,张邈等诸侯立时从县城赶到中营,又迅速从各自营中调出部分兵马,前去镇压局面。

    从右营乱起到结束,不过一个多时辰,但损失却很大,桥瑁士兵怒冲冲的杀入刘岱大营,导致了刘岱麾下士兵营啸,自相残杀的也很多,又有很多士兵溃逃,还在收拢之中。

    而刘岱本人也极为凄惨,他带着亲卫冲入营中本要安定局面,却被困了起来,又遭到刺杀,险些身死当场,幸得张邈等诸侯及时赶到,才控制了局面,将他救出。

    此时,张邈大营中,张邈、张超、刘岱、袁遗、鲍信都在,个个面色难看,不过刘岱模样最惨,形容狼狈,浑身染血,拉着一张脸,往日的名士风度全无。

    张邈脸色阴沉的看着刘岱,冷声道:“公山,公伟果真为汝所害?猎虎之事真是汝所布局?我等起兵,本为讨贼,而今彼此自戕,恐失天下人望!”

    张超几个诸侯也是一脸怀疑的看着刘岱,他们都知道刘岱此人性格暴躁,最喜欢放狠话,起兵之初就威胁过冀州牧韩馥,若不起兵就连他一起讨伐,吓得韩馥急忙起兵。而酸枣会盟以来,刘岱与桥瑁多次冲突,众所周知。

    其中因由,大家更知道几分,首先就是权力冲突。

    酸枣众诸侯之中,除却广陵太守张超隶属徐州外,其他几位太守所领郡地皆隶属兖州,名义上受兖州刺史刘岱的监察。但刺史与州牧相比,权力差得很多,州牧是统领州下诸郡,而刺史只是监察州下诸郡,一个统领,一个监察,有天壤之别。

    而关东诸侯起兵后,各自招兵买马,脱离朝廷管控,刺史的监察之权更形同虚设了。这自然令刘岱不满,但酸枣诸侯中,张邈、张超兄弟一心,实力最强,刘岱不敢得罪。袁遗是袁绍堂兄,鲍信与曹操也属亲袁一系,而刘岱是袁绍姻亲,他们是一体的,自然不会有什么矛盾。

    唯有桥瑁却是,加上桥瑁曾为兖州刺史,刘岱手下不少属僚都对桥瑁颇是怀念,乃至刘岱心生不满,常对桥瑁呵斥指使,又讨要粮草物资,桥瑁自然不给,这就带来第二个矛盾。

    刘岱性情暴烈,而桥瑁也是刚烈之人,二人之间冲突越来越大,已经数次当众激烈冲突,所以刘岱杀桥瑁完全有可能。

    看到众人怀疑的神色,本就一肚子火气的刘岱怒道:“吾若杀桥瑁,自会引兵破营杀之,何须鬼祟设局?此事必是那些细作所为,吾已令人严审!”

    众人看刘岱将杀桥瑁之事说的如此堂皇,倒去了疑心,又听刘岱说到奸细,面色都凝重起来。

    诸侯自正月起兵以来,募兵仓促,驻扎酸枣后仍时时招兵,难免稂莠不齐,混入奸细,但如今七万大军,竟被几个奸细搞得两镇诸侯争斗,万人火拼,连营大乱,传出去还不成了天下笑柄!

    “公山,”张邈肃声道:“速将那三个奸细提来,我等共审,看是否还有奸细潜在军中,须要全部找出来,否则明日大战之时便是祸患。”

    众诸侯连连点头,刘岱的下场他们亲眼所见,如果他们军中也有奸细,恐怕后悔不堪设想。

    刘岱本不愿交出,但看众人意见一致,只能点头,当即命人去提奸细。

    随即张邈兄弟便在讨论奸细之事,袁遗则在安慰刘岱,唯独鲍信有些不安的走来走去。

    张邈见此情形,便安慰鲍信:“允诚勿忧,如今内乱已平,奸细也暴露出来了,总比在明日大战时爆发要好。”

    鲍信闻言,却是陡然色变,失声道:“不好!此奸细必是成皋贼兵所派,此时发动阴谋,乱我军营,必是里应外合,恐怕贼骑进攻在即!”

    不料他话音刚落,众诸侯就感到营地的地面震动了起来。

    “地动?”袁遗面色微变。

    “骑兵!是骑兵来袭!速速防备!”鲍信疯狂大吼一声,急忙冲出营帐。

    他对这个声音太熟悉了,数日前的噩梦至今仍挥之难去,不料噩梦陡然又临!董卓的凉州骑兵实在是太强大了!

    张邈等诸侯听到鲍信吼声,无不色变,急忙跟着冲出了大营,上了中军点将台查看敌情。

    此时中营之中,几个将领已经指挥着众多士兵在迅速布置防御,见张邈等人出来,急忙过来行礼。

    张邈挥了挥手,让他们迅速行动,自己则带着几个诸侯上了点将台,远远看去,但见月色之下,西北方向,一道长长的黑影直冲酸枣大营而来,正是右营方向,速度极快无比!

    “右营!”刘岱大叫一声,便要冲下点将台,赶去右营。

    众诸侯就急忙拉住了他:“公山,此时赶去,已是于事无补,且各军将领都在,自会指挥,汝赶去也是无用。”

    刘岱愤怒的大吼一声:“桥瑁!董卓!吾与尔等势不两立!”

    张邈等人脸色也不好看,方才右营大乱,他们各自都调了兵马前去平乱,如今这些兵马都还留在右营维持秩序,加上桥瑁和刘岱的残兵,算来右营眼下足有近三万士兵,若是被击溃,那他们就近乎折损了一半的战斗力。

    如今,他们只能期望着自己留在右营的将领能够及时应变,结阵抵抗住凉州骑兵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