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463章 速度快得让威廉瞬间想要尖叫(祝望乡台生日快乐)
    “威廉总编是吧?”刘苏安微微一笑。 .更新最快

    “是的。”威廉坚定的眼神看着他,一副毋庸置疑的语气回答着。

    “威廉总编这次特意过来有什么事吗?”刘苏安嘴角扯起一抹浅浅的微笑。

    虽然他已经猜中是为合约一事而来,但他还是入了俗套——明知故问。

    “今天我登门拜访,主要是为了两件事而来。”威廉顿了顿,那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刘苏安的身上,想看看他有何反应。

    “嗯,请讲。”刘苏安悠然自得道,脸上波澜不惊没有丝毫变化。

    此时郑云端了两杯茶水走了进来,将一杯茶放在威廉的桌旁,面带微笑道:“威廉总编,请喝茶。”

    “谢谢。”威廉朝着他点点头表示感谢以示感谢。

    随即郑云将另外一杯茶端到刘苏安的工作台旁,并在一旁提醒道:“老板,你的茶。”

    “嗯。”他看了一眼,随口应道。

    威廉拿起一杯茶,喝了一口,觉得喝不惯,又将茶杯放回原处,他微笑地绅士道:“刘设计师,我们男装杂志将于下周四举办开幕仪式,我和吴社长想邀请你在开幕仪式那天,担任剪彩嘉宾,还有就是想和你刘设计师签订男装杂志拍摄合约,你看如何?”

    “没问题,这个本来就是我们约定好的。”刘苏安微笑地同意了。

    他向来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况且他自己与新时尚杂志社颇有渊源,这事他自然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威廉还在心里组织着游说的措辞,他没想到刘苏安这么好说话,他那原本严肃的脸,总算是露出舒心的笑容,他起身走到刘苏安的工作台前:“好的,十分感谢,那预祝我们今后合作愉快。”

    “好,以后还得多仰仗威廉总编了。”刘苏安随口客气道,他继续专心地做着旗袍,完全不受影响。

    威廉绅士地伸出手,看着刘苏安低头在忙,他又想起刚才那尴尬的一幕,他的手不由自主地又收了回去。

    威廉的目光被他专注的深情所吸引,他情不自禁地看着刘苏安手中的旗袍,他的双眸落在这件旗袍上。

    他细细地欣赏着、细细地品味着这件旗袍。

    这旗袍!

    的确不凡!

    这刘苏安做旗袍果然是一把好手。

    不过……

    这男装的制作也这么炉火纯青吗?还是只是女装的一星半点呢?

    他心中的疑团还是无法解开。

    “嗯……刘设计师,我有一个疑问,不知当讲不当讲?”威廉试探性地说着,他生怕自己言语上得罪了刘苏安,但心中的疑问要是不解开,他还真没办法打心眼里去敬佩刘苏安。

    郑云不由得皱着眉头,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在心里吐槽着:这家伙,估计问的不是好事,看他那吞吞吐吐的样子就知道了,明知道不好,为什么还要问呢?

    “威廉总编,有疑问的话,你可以直说的。”刘苏安一脸的气定神闲,大方地说道。

    “我只是疑惑,如果有言语上的冒犯,希望刘设计师不要在意,就是你做的男装真的像你的女装一样厉害吗?”威廉知道吴社长器重刘苏安,所以他努力使措辞更加柔和一些,以免真的一不小心得罪了刘苏安。

    威廉不好直接问出自己心中的疑问,但是刘苏安和郑云都听出来了,威廉这是在怀疑刘苏安制作男装的水平。

    怀疑我郑云可以,但怀疑老板决不允许!

    郑云瞪大眼睛,盯着威廉气呼呼地反问道:“你看到这么漂亮的旗袍了,竟然还在质疑我们老板制作男装的水平?你真的是一个总编吗?你的眼光是不是也太差了些?”

    “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你们谈论的都是女装,而且这里没有看到一件男装,所以我才会有此一问……”威廉连忙解释,但是他的表情已经完全地出卖了他,他眼中的怀疑早已被看穿。

    解释就是掩饰!

    不过既然是合作关系,刘苏安也不想拂了他的面子。

    多说无益!

    事实胜于雄辩!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亲眼见识见识我刘苏安的能耐,也好让你心服口服。

    “郑云,仓库那边,哪些库存不足?”刘苏安冲着郑云问道。

    郑云心领神会地点着头,他嘴角露出莫名的微笑,他接着说道:“老板,仓库那边男士衬衫货不足了,你抓紧做一些吧,不然,下午很可能因此而发不出货了。”

    “即使男士衬衫的库存也不多了,那我现在就制作男士衬衫吧!郑云,帮我搬下材料吧。”刘苏安淡定自若地看着威廉,阴阳顿挫地喊道,他接着微微一笑客气道:“威廉总编,请坐。”

    “好。”威廉淡定地点点头,颇有几分坐等着看好戏之意。

    此时……

    “老板,我都准备好了。”郑云将所需的材料拿到工作台边,微笑着,他接着面朝着威廉说道:“威廉总编,擦亮你的眼睛,仔细瞧着,我家老板动作可是神速的,到时你的眼速跟不上我老板的手速,别怪我没提醒你。”

    郑云一字一句,颇有几分咄咄逼人之势。

    “好。”威廉绅士地点点头。

    不过在他眼里,这郑云完全是护主心切而已。

    理解,理解。

    威廉坐在椅子上,饶有深意地看着主仆二人一唱一和的表演。

    此刻的他犹如一个看客,只等好戏开锣。

    “威廉总编,你可要坐稳了。”刘苏安嘴角勾勒起一抹自信的微笑,他那充满自信的双眸看着威廉,淡定道。

    “好。”威廉绅士道,那种看热闹的心情不由得让他振奋。

    话音刚落,只见……

    刘苏安拿起那把神级剪刀,在布料上蜻蜓点水似的一滑,剪裁一气呵成。

    威廉完全没有看清,他刚看到剪刀落下之时……

    这衬衫的剪裁就已大功告成。

    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显然太不可思议了!太不科学了!

    这刘苏安完全是不安常理出牌啊!

    这速度快的,让威廉瞬间想要尖叫。

    他猛地一下子从椅子上腾地站了起来,情不自禁地走向工作台,目不转睛地盯着刘苏安的手。

    刘苏安的手飞速地进行着缝纫。

    威廉此刻完全是一脸的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