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451章 国画水平不容侮辱
    这居然是刘苏安做的?

    这竟然是刘苏安做的!

    我陈豪今天竟然栽在刘苏安这小子手上。

    还有这死胖子,这一切都是他蹿腾的,都是他使得坏。

    不过这一切一切的罪魁祸,还是刘苏安。

    有什么好嘚瑟的!

    不就是会做旗袍啊!

    现在都是机械化的社会,有机器我陈豪也能分分钟搞定。

    此时的陈豪觉得自己好像吃了只苍蝇一样难受恶心!

    而刘苏安欣然接受着大家的瞩目。

    “哇这水墨旗袍上的画竟然全都是手工画上去的。”朱瑞瑞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咋呼道。

    “真的啊!这商品说明上都写了,全部都是纯手工的,包括这旗袍上的水墨画。”

    “还真是啊!刚才没仔细看,现在一经你提醒,仔细看了下,竟然是真的啊!”

    “要是纯手工画上去的,那简直是物所值了,这画那么逼真,和专业的画家水平差不多了吧?”

    那帮围着胖子的女同学,一边刷屏一边叽叽喳喳地议论着,一个个眼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这是自然的,没两把刷子怎么敢在旗袍上作画呢,你们说是吧?”胖子接着话茬,一脸的自豪表情,仿佛上面的画就是他画的一般。

    “说的也是,旗袍上作画可不比在纸上作画,这难度系数高的,刘苏安有这水平,这完完全全地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朱瑞瑞嘴角扯起一抹甜美的弧度,眼中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只有陈豪冷漠地看着这一切,并时不时地打量着小美身上的旗袍。

    很快

    他就得到了一个结论——这旗袍上的水墨画不可能是刘苏安手绘的。

    一直在闲暇时间学习国画和书法的他,对这些也颇有研究,自然是略懂一二。

    当他第一眼看到旗袍上的水墨画时,他就断定这绝不可能是刘苏安画的。

    这一定、确定以及肯定——是印上去的!

    因为只有大师级的画家,才能画出这种意境和韵味来,而刘苏安这种丝没有浸淫熏陶过国画艺术的,怎么可能画得出这样的佳作来,更何况是在旗袍上作画。

    想到这里,陈豪心中不由得在冷笑。

    他那犀利的目光扫了一眼刘苏安。

    此时

    朱瑞瑞正走到刘苏安的跟前,微笑地称赞道:“刘苏安,你旗袍上的画,画的真是太好了,你店铺的旗袍我很喜欢,作为老同学,有没折扣呢?我可是代表咱班女同学的来问你的哦!”

    “画得很一般,和画家没法比。”刘苏安摇着手,微笑地谦虚道,他接着面露难色道:“学习委员,真的不好意思,本店的商品从不打折的,你要们是,我最多送点小赠品给你们,拍下的时候你们备注下。”

    “哎!凭老同学这层关系,竟然也无法拿到折扣价。”朱瑞瑞略显失望地冲着那帮女同学摇摇头,摊摊手表示爱莫能助,她也不是不依不饶的人,所以也就没有继续多说了,她只是微笑地说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好破了了规矩。”

    而这句话“画得一般,和画家没法比”却飘入了陈豪的耳中。

    在他看来,这刘苏安是心虚了。

    这完全不是谦虚,而是心虚。

    因为心虚,所以刘苏安才会有这样的表情与动作。

    高寒看到陈豪脸色不好,想必陈豪是为刚才尴尬的事而闹心,他想缓解下这尴尬的气氛,也想让陈豪能融入同学之中,他马上走过来打圆场说道:“陈豪最近也在研究画画这门艺术,我看让陈豪来给大家来展示一下吧。”

    陈豪眉头一皱,想要拒绝。

    他的绘画技艺,岂是这些丝的眼光能欣赏的?估计是对牛弹琴了吧!

    再说,他学画与书法就是为了上流社会的社交所需,这么可以在这场合挥毫呢?太有失他的身份了。

    可正当陈豪想要摆手拒绝的之时

    胖子笑呵呵地迎了过去。

    他一手勾着高寒的肩头,目光却露在陈豪的身上,激将道:“高寒,你也是好意,不过我看还是算了,毕竟陈豪只是个初学者,肯定没有刘苏安画得好,大家还是不要为难他吧?”

    初学者?

    没有刘苏安好?

    好!

    既然如此!

    那就让你们这群丝好好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国画,那就让你们这群丝们见识见识国画和印刷的真正区别!

    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的国画水平不容侮辱!

    “我呢!本来是不想这么高调的,但盛情难却,那我就给大家展示展示,到时大家可千万别自惭形秽啊!”

    陈豪爽快地点头答应给大家展示一下。

    他那高傲的目光扫视了一下胖子和刘苏安,嘴角微微上扬。

    胖子和刘苏安毫不畏惧他的目光,胖子毫不在意地牵牵嘴,而刘苏安则面带微笑,大方地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陈豪让他的女朋友小美去车里拿他的文房四宝,毛笔、黑墨、砚台和宣纸。

    片刻之后,一切准备就绪

    陈豪提笔,还未作画前,一副大师风范地介绍着:“画画是一项高尚的艺术,可以陶冶情操,可以使人心情平静,但绝不会用来当成商品来,不然的话就侮辱了画画这项艺术。”

    这不是明摆着在说他吗?刘苏安听到后笑而不语没有理会。

    哈哈

    混淆视听!

    要是都如陈豪所说,那么那些画家都是怎么活下来的?

    况且他在旗袍上作画,和在宣纸上作画完全是两个概念。

    现在陈豪故意搅混水,只是想让同学觉得他是一个钻进钱眼里的商人。

    陈豪说的冠冕堂皇,其实就是在暗讽刘苏安而已。

    “这家伙竟然话里有话。”胖子忿忿不平非常气,想上前和陈豪辩论辩论。

    “胖子,何必激动呢。”刘苏安刘苏安摇了摇手用手势阻止。

    “硫酸,他这是含沙射影呢,你难道没听出来?”胖子顿有“当事人不急,急死我胖子”之感。

    “胖子,我们何必对号入座呢!贸然上前,岂不是正好中了他的下怀。”刘苏安淡定地说。

    胖子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但心中还是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