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377章 若无往昔竟然打赏
    哎!

    这两个人。?

    一定是一个来自火星,一个来自水星的,根本没办法交流到一块。

    这就是水火不容的节奏?

    二位……

    该消停消停了。

    你们要认清,今晚的主角是我刘苏安啊!

    刘苏安看着那弹幕——那争执的一条条言论映入他的眼帘,而且这二人的话题似乎越谈越跑偏了。

    此刻的刘苏安也只能“呵呵”了。

    他嘴角扯起一抹浅浅的微笑:“我一直告诫自己不要跟任何人解释,不管自己对还是不对,因为我一直坚信‘相信你的人始终会相信你,谣言止于智者’,因为一切解释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今晚,我也不会向大家解释的,事实胜于雄辩,不管你这么想,一切的答案都在这会白布上。”

    刘苏安指着身后的那悬挂着的白布。

    而弹幕又飞驰而来。

    [我靠……你这是指桑骂槐吗?还谣言止于智者,你把我们这些人都当什么了?把自己说的那么然脱俗,那你为什么极力以直播的方式澄清呢?这完全就是在自打嘴巴吧?叫我名设计

    [好一句冠冕堂皇的话啊!让我们这帮看客的脸一下子松弛了,不用这种话来膈应我们,有本事你直接出手吧,我们的眼睛已经擦得亮又亮,你绝对逃不过我们的法眼的。手艺杠杠的

    [呵呵呵……口气到是不小,别用口气来压我们,既然媒体都说你是一匹黑马,是马是骡子拿出来溜溜就知道了,既然如此看,那你就赶紧用你的手艺让我们心服口服吧!裁缝铺子老板

    [虽然老板这话糙理不糙,但我这么觉得自己的内心不好受呢?所以我还是怀疑你来着的,难道我是愚者?若无往昔

    哎!

    信与不信只在一念之间。

    何必解释太多。

    刘苏安没有理会这些,嘴角勾勒出一抹完美的笑容:“言归正传,直入主题。”

    他将镜头对准着身后的白布,微笑地站在这白布的身旁。

    手指轻轻地拿起那枚双头绣花针,穿针引线中。

    谁是聪明人,谁是愚者,等下就见分晓了。

    [这是要开绣了吗?总算等到这一刻了,加油吧,刘苏安,我还是很看好你的,让我大开眼界吧!若无往昔

    [就喜欢这样一言不合就开绣的,让人心潮澎拜啊!只是个过客

    [使出我的火眼金睛盯着你,你的一举一动都尽在我的眼中,休想偷梁换柱、蒙混过关,群众的眼睛可都是雪亮雪亮的。叫我名设计

    [期待,期待,你看那刘苏安那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应该是有两把刷子的吧?不然不会选择直播的方式让人看笑话的。回不去的回

    [谁知道呢,也许是故弄玄虚也不一定,又或者是故作镇定来迷惑大家,大家还是别被骗了,睁大眼睛看着。叫我名设计

    刘苏安连看弹幕的都没有,因为他知道反正不会有什么好话。

    为了不影响心情,他选择不看。

    他拿着穿好的针线,脸上绽放着自信的笑容,从嘴里淡定地蹦出四个字:“现在开始。”

    所有的人开始屏住呼吸,那心都几乎悬在嗓子眼上了。

    全部都停止了刷屏,谁也不愿意就此错过一场“好戏”。

    刘苏安手持双头绣花针,站在白布前,他的手指轻轻一挥,这针化成了一道白光,狠狠地扎在白布上。

    瞬间……

    他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上下穿梭着,仿佛使出了无影手一般。

    [这……这针在哪?尼玛,这手在拿?我啥也看不清,我看到的是无数无数的重影,这太不可思议了吧?回不去的回

    [哇哇……我以为我自己的刺绣手艺是飞快,现在看他刺绣,尼玛,完全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我终于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天壤之别。绣工精湛

    [我靠,这节奏,是开了外挂的吗?这手,早就甩五毛钱特效一个星球了吧,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哪是人,简直是奇人神人吧?智慧与帅气并存

    [这完全是逆天的节奏,开天辟地以来,第一章奇闻异事了吧?这度,我就是练个1oo年也不会啊!同是设计师,为什么不同命。手艺杠杠的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惊呆了,这手1o几分钟绣好一副《九马图》完全绰绰有余吧,小裁缝相信了,那个叫“请叫我名设计”的,怎么不吭声了,你不服的话也开个直播来打擂台啊!若无往昔

    [我开直播到擂台,分分钟被刘苏安秒杀啊,这还用得着比吗?叫我名设计

    [那你到底是服还是不服呢?别含糊其词,刚才那股“毒舌”劲哪去了,是男人就给句痛快话。若无往昔

    [服,我服了……求放过。叫我名设计

    [这到底要绣什么?是我的眼睛出问题了吗?为什么我什么也看不到,难道我“老眼昏花”了?不应该啊,我还正值壮年呢,这手快的让我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帅帅的老裁缝

    [现在的我只知道,刘苏安身旁那么多线在瞬间减少,其他的就如同迷一般神秘,这手快飞起,连个影子都没捕捉到,这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只是个过客

    刘苏安依然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完全不理会哪些疯狂而来的惊讶弹幕。

    他聚精会神、心无旁贷地刺绣着,手到、眼到、心到,完美地配合着,挥到了极致。

    [我还想来学习学习一下的,现在这个愿望看来是落空了,刘设计师能不能来个慢动作呢?成为大师是我的梦想

    [还慢动作,估计刘苏安的慢动作比我们平常最快的手还都快把,想偷学,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绣工精湛

    [哎!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这绣法近在眼前,而我却无法看到,真是闪瞎了我的眼啊!裁缝入学者

    [好想知道这刘苏安是师出何门?我也想去拜那高人为师啊!叫我名设计

    [呵呵,就是被你知道又如何?你有这天赋吗?这不单单是后天勤奋能弥补的,这刘苏安搁在古代那就是叫“骨骼惊奇之人”吧?我觉得冲这绣法,值得打赏。若无往昔

    [哎!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今日有幸见到,也算是三生有幸了吧,足矣足矣。爱设计

    若无往昔竟然打赏了一架飞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