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371章 质疑声消弭
    多来米发:[你要是来购买商品,我举双手欢迎,如果不是,麻烦请出门左转,那边的天地无比辽阔。 .更新最快]

    呵呵!

    这是在下逐客令?

    一言不合就出门左转了。

    还是刘苏安心虚了?

    如此高傲奇葩之人,这人生字典里应该没有“心虚”二字吧?

    也对!

    谁会愿意自己被质疑呢!

    看来这是真的在下逐客令了。

    可我小裁缝的人生字典里,没有“逐客令”三个字。

    俗话说书上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我小裁缝可是来虚心向学的,这么可以这么随随便便就想把我打发走呢?

    若无往昔:[其实我也是做服装这一块的,人送外号小裁缝,我在贴吧看到有关你刺绣的信息,只想亲眼目睹一下你那出神入化的绣法,顺便也学习学习,取取经,你能否给我演示一下呢?]

    你把我刘苏安当成什么了?

    街头卖艺的?

    抱歉!

    我卖艺不卖身!

    咳咳……

    一不小心说错了。

    我卖商品不卖艺!

    想看表演,出门左转,什么样的表演应有尽有而且还很精彩。

    哦不!

    刘苏安这才想起来,这是在电脑上聊天,没有门可以转。

    右上角点叉叉才是正确的选择。

    哎……

    算了。

    你爱咋咋的,反正我刘苏安不奉陪。

    多来米发:[不好意思,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演示的。]

    一口回绝。

    怎么会这样?

    原本满心期待的小裁缝,瞬间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难道是我又一次说错话了?

    不管怎么杨,还是换个说法试试看,看行不行。

    有时候,人不逼一下自己,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对付这种高傲的人,激将法是最管用的。

    我就不信你不上钩?

    小裁缝的嘴角,勾勒出阴谋得逞的坏笑。

    此时刘苏安握着的鼠标箭头,已经悄然地伸向了旺旺聊天框上的黑名单。

    他的心在告诉着他,这种人多说无益。

    直接拉黑才是王道。

    就在他点中黑名单之际……

    小裁缝的信息又发来了。

    心慈手软的他,停下了点击。

    他竟然再一次选择看信息。

    若无往昔:[是这样的,我们裁缝吧上,有很多人都在怀疑你的手艺,大家都认为你的手艺是经过节目组后期处理过的效果,所以,你如果能证明自己,打消别人对你的质疑,对你对节目都是有好处的。】

    呃……

    还很多人怀疑?

    怀疑个毛线?

    你丫一个个的都闲的蛋疼是吧?

    没事还抱团怀疑。

    抱团怀疑就抱团怀疑好了。

    竟然还怀疑到我刘苏安头上。

    哎!

    被人怀疑的滋味,真不是滋味啊!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刘苏安……

    出击吧!

    证明吧!

    让他们到时——个个瞠目结舌吧。

    不对。

    这是激将法。

    我刘苏安岂能上了你的当。

    呵呵……

    你还真以为你是什么人啊?

    你让我刘苏安证明,我就非得证明给你看吗?

    呵呵……

    你丫还真当我是跳梁小丑啊!

    我刘苏安就不随你的愿,我就不称你的心,我就不如你的意,看你能奈我何?

    还有证不证明,如何证明,我刘苏安自有分寸。

    我的地盘我做主。

    我不欢迎你。

    这一刻……

    刘苏安下定了决心,将若无往昔的旺旺号拉入了黑名单。

    搞定!

    哈哈……

    看你还怎么蹦。

    小裁缝对着旺旺号痴痴地等,以为刘苏安会欣然答应,可他等来的却是刘苏安的头衔的头像呈现出灰色的状态,一直都是灰色的。

    他之后发出的信息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毫无音讯。

    他纳闷,他不解,他无比郁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我不会被拉黑了吧?

    最讨厌这种一言不合就拉黑的人。

    这刘苏安也太不安常理出牌,这思维异于常人。

    果然是奇葩一枚啊!

    小裁缝原本那舒展的笑容瞬间拧巴成一块了,大写的字是彻底地包围着他。

    而此时刘苏安的好心情也被他消磨殆尽,荡然无存。

    他瞬间有种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的既视感。

    郁闷。

    无比的郁闷。

    而证明二字犹如魔音般在他的脑海里连绵不断地回荡着。

    如同一把利剑刺中他的心。

    此刻的他心中是五味杂陈。

    “叮!”

    系统那冰冷的电子音骤然响起。

    【发布任务:请宿主让那些质疑声消弭。】

    (作为一个神级淘宝店主,士可杀不可辱,血可流头可断,名声不能被质疑,消弭吧,少年!)

    系统!

    好一段慷慨激昂的言辞。

    可惜,你是不是用错地方了?

    还血可流头可断……

    要是我头都断了,这神级淘宝店主有毛用,完全就成了浮云好不?

    系统啊系统!

    你就不能盼我点好的?

    还有这质疑消弭?

    如何消弭?

    这些人都是天南地北的,我去那消弭?

    你不会让我跑人家家里一家一家地去说,去演示?

    况且这些人我一个也不认识。

    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有本事你把他们全都给我绑了,绑到我的面前来啊!

    【宿主,绑架是犯法的,请平时多学学法律知识,法盲真可怕。】

    绑架是犯法的。

    我刘苏安岂能不知。

    多管闲事的系统,我想想都不行吗?

    “系统,我可什么也没说哦,你别那么想当然好不好。”刘苏安在脑海里无奈地说。

    【宿主,你还是想想如何靠自己的能力消弭这质疑声吧,这是你当务之急要做的事,为其一个星期。】

    呵呵!

    又是一个星期。

    为什么又是一个星期。

    为什么你总是跟一个星期还有十过不去呢?

    它们哪里招你惹你了?

    你已经在这条路上越陷越深了。

    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系统。

    我好意提醒你——快悬崖勒马吧!

    你就让这时间更长远些吧!

    【宿主,不能,目前的所有规则还是本系统说了算,现在的你无权干涉,以后升级的你,有权干涉,但采不采纳……行动吧,少年。】

    呵……呵……呵……

    此刻的刘苏安已经无力吐槽了。

    除了呵呵,他也只能呵呵了。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如果说,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终究已注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