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368章 你所见的并不一定是你所想的
    “许哥,你醒来了……”刚打水回来的林秀,见许伟良醒来,微笑地问道。??

    “林秀,你来了。”许伟良微微一笑,他支撑着想坐起来。

    林秀立马迎上前,帮着他坐起,并将枕头枕于他的后背。

    “柳叶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许伟良靠着枕头,他的目光四下搜寻,却不见柳叶的身影,担忧道。

    心里担心她是不是累倒了。

    “我看嫂子太累,我让她回家休息一会。”林秀边倒水边说,她拿起杯子端到许伟良的身旁:“许哥,来,喝水,小心点,我来喂你。”

    “谢谢啊,我自己来吧。”许伟良伸手去接那茶杯。

    “还是我来喂你吧,这烫。”林秀舀起一勺茶,轻轻地吹着,她将勺子递到许伟良的嘴边,微微一笑:“许哥,来。”

    “谢谢。”许伟良喝了一口。

    就这样,林秀旁若无人地一勺一勺地喂他。

    而这一切却被前来探望的柳叶母亲看在眼里,疑惑瞬间充斥着她的双眸。

    这人是谁?

    她为什么会给许伟良端茶倒水?

    为什么守在病房前的不是我女儿柳叶。

    她满心疑惑,没有惊动他们,只是静静地在门外看着这一幕。

    “好了,我够了。”许伟良摆手道。

    林秀放下手中的茶杯,她伸手去摊他额头的温度,关切地问:“许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哪里有不舒服的吗?”

    她能感觉到这体温已经不那么烫手了,这也许是一个好的兆头。

    许伟良微笑道:“比刚来那会好多了,现在我感觉整个人舒坦了许多,等烧退了,估计我就能回家了。”

    “嗯,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和嫂子过几天一定能一起接你回家。”林秀脸上微笑着,心里却在流泪。

    “许哥,还记得以前的游戏吗?”林秀脸上始终带着那丝甜美的微笑。

    许伟良愣愣了,点点头道:“记得,我在上面敲,你在下面敲。”

    “原来你都记得。”林秀这一辈子也会铭记于心。

    “当然记得。”许伟良肯定地点点头。

    “许哥,来,这个给你。”林秀拿来一根筷子递给许伟良。

    许伟良先是愣了一会,随即心领神会地接过她手中的筷子。

    林秀左手拿起饭盒,右手拿起筷子,坐在许伟良的床边,她将饭盒伸到许伟良的面前,她面带微笑,轻轻地敲打着饭盒。

    她敲几下。

    许伟良也跟着敲几下。

    就这样,静静地敲着敲着,期间二人没有言语,仿佛千言万语尽在着敲打饭盒的声音之中,彼此心领神会。

    敲着敲着,那泪水早已充盈着林秀的双眼,随即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许伟良的眼眶中闪烁着晶莹的目光,他伸手去擦林秀的眼泪,疼惜道:“傻丫头。”

    刘秀擦着擦着眼泪,脸上却洋溢着笑容。

    二人就这么一会哭,一会笑。

    而柳叶的母亲对着这又哭又笑的二人,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是在打哑谜吗?

    “妈,你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呢?”提着换洗衣物和西装前来的柳叶,见自己的母亲站在门口张望,却不见去,好奇地问道。

    柳叶的母亲被这喊声惊了一下,尴尬地转头身来,看见是自己的女儿柳叶,连忙“嘘”道。

    她拉起柳叶就往走廊一边走去。

    “妈,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进去说嘛?伟良还在等我呢。”柳叶不知自己的母亲今天怎么一反常态了,好奇有什么话为什么非要在这里说,她的心中很是担忧病房中的许伟良。

    “闺女,我问你,许伟良病房里那个女的是谁?还有,你去哪了,怎么把你伟良一个人丢在病房里的,你这心也太大了。”柳叶的母亲好奇地问道,心中甚是担忧。

    “妈,那是林秀,怎么了?”柳叶双眸中充满了好奇,她接着说:“正好林秀过来帮我照顾伟良,我去了一趟家里,拿几件换洗的衣物。”

    “你知道她叫林秀?”柳叶的母亲怀疑的眼神看着她。

    “是,她叫林秀,有什么问题吗?妈,我们进去说吧,我还要看下伟良怎么样了。”柳叶心中牵挂着许伟良,根本无心和她的目前在此逗留攀谈。

    “伟良没事,我看他在病房里,对着那个叫林秀的,有说有笑的,他俩一人拿着一个筷子对着饭盒,敲来敲去的,还一会哭一会笑的,神经兮兮的,还有那林秀还一口一口喂伟良喝水来着,还摸伟良额头呢。”柳叶母亲将刚才看到的情景一五一十地告诉柳叶。

    哎!

    妈……

    我知道你所想的,但你放心,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柳叶的母亲不明其中缘由,情有可原。

    而柳叶却他们二人生的事情,一清二楚,所以当听到自己的母亲好意提醒时,她依然相信许伟良和林秀。

    “妈,没事,林秀就像许伟良的亲妹妹,要不我们进去说吧。”柳叶挤出一丝无奈的微笑。

    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许伟良的身体,对于林秀怎么照顾许伟良的,她真的不想知道。

    因为她清楚,许伟良和林秀之间就是最纯洁无暇的生死情谊而已,并没有其他……

    许伟良和林秀的故事,从何许伟良开始交往开始,他就告诉我自己,她也相信这份情谊是纯洁不掺杂着任何杂念。

    “闺女,你走点心好不好?”柳叶的母亲甚是担忧,瞬间有种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既视感。

    “妈,我给你讲一件事吧,讲完后你就能理解了。”柳叶语重心长道,表情极其认真。

    柳叶的目前看着柳叶神情凝重,没有多言语,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林秀以前是许伟良的邻居,在大地震的那会,林秀被埋在了废墟的下面,大块大块的楼板层层地压在上面,林秀那时害怕啊!一个人在这废墟下面一直哭一直哭,其他的邻居们找来铁棍铁锹在那撬使劲地撬楼板,可是怎么撬也撬不动,邻居们都放弃了,打算等吊车来。林秀一个人在下面害怕啊,当时她父母的就静静地躺在她的身旁,没有生还,当时的她孤独无助,嗓子都哭哑了。当时天渐渐黑了,村里的人都纷纷谣传这大地都要被塌陷了,其他人都跑了。只有许伟良一个人留下没有离开,当时的许伟良家里也只剩他一个人了,他没有放弃,他把林秀当成了唯一能依靠的亲人,就像林秀把他当成依靠的亲人一样,他当时冲着楼板的空隙一直在喊,为了让林秀更有求生意志,也为了让林秀不害怕,他在上面敲,林秀在下面敲,他敲几下,林秀就跟着敲几下,这情景就是你刚才在病房里看到的那样。”林秀说着说着留下了眼泪。

    柳叶的母亲早已老泪纵横,她终于明白了……

    二人擦干眼泪走进病房。

    此时许伟良的主治医生,面带微笑地走了进来。

    在场的几位都向他投去了期待的眼神。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