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315章 绣一副九马
    “呃……刺绣表演?是真的刺绣还是纯粹的表演呢?是刘苏安来刺绣吗?”

    “我就纯粹的当表演看看,刺绣可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转的,其他在座的几位名设计师也不一定能玩转这门手艺,何况这刘苏安,最多就绣个小花小草之类的吧,根本不会有什么内涵的……”

    “这是要自打嘴巴的节奏吗?刺绣可不比拿剪刀那么容易哦,那可是很考验功力的,这刘苏安年纪轻轻的能行吗?不会是三脚猫的功夫把……”

    “我刚才看了下夏冰的微博,我现夏冰那件红毯的旗袍就出自刘苏安淘宝店的,那上面的绣花可逼真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他本人绣的?”

    “那肯定不是他绣的,打死我都不信,他肯定有抢手,那刺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绝对是出自于一个老师傅的手艺,……我就坐等好戏上演……”

    媒体记者们各自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着。?

    一个个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台下是一片骚动声!

    刘苏安虽然惊讶这突如其来的安排,但对于刺绣,他是驾轻就熟的,他明白,只有在这帮人面前展示自己,这些人才会乖乖闭嘴,所以他没有异议,坦然接受了。

    工作人员已经将所需的材料缓缓地推到台上。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齐刷刷地看向舞台,虽然大家心里很是质疑,但心中还是有些期待感,纷纷翘以待。

    “看来大家都迫不及待地想见识一下我们刘设计师的手艺了,他的手艺真的是……”杨安欲言又止,卖着关子道,他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大家等下自己看吧,肯定会让你们大开眼界的。”

    “你看杨安那欲言又止的样子,估计这刘苏安刺绣的手艺还真不怎么样……”

    “是啊!等下一定要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千万不能让他们使了障眼法……”

    “我想问下谁愿意来当下刘设计师的助理?”夏冰嘴角露出迷人的微笑,那双美目扫视了一下台下,最后落在了东西卫视那中年男记者身上。

    东西卫视那中年男记者与夏冰的目光碰撞着,心中一阵狂喜,他要严格监督,不让他们有瞒天过海的时候,这么好的机会他岂能错过,他举起手来自告奋勇道:“我来……”

    刘苏安顺着声音看去,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微笑。

    呵呵!

    怎么是这个家伙?

    真是冤家路窄,不过,也好……

    正好让你近距离见识一下我的技术,看到时候你是不是还认为我是狂妄自大?

    “好的,请……”夏冰轻抿着唇角,唇边那抹笑容完美上扬。

    东西卫视的中年男记者嘴角露出一抹莫名的笑容,他走上台,微笑地向夏冰打招呼:“你好,夏冰。”

    “你好。”夏冰依然保持着完美的笑容。

    “我现在要做些什么?”中年男记者微笑地问道。

    “这个,自然要问刘设计师了。”夏冰嘴角扯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她的美目看下刘苏安,语气轻柔道:“刘设计师,你来安排吧?我们听从你的指挥。”

    “这位记者,麻烦你帮我拿下布吧。”刘苏安很有礼貌地说,他接着微笑地对夏冰说:“夏冰,你负责穿线。”

    “好的。”夏冰语气温柔。

    中年男记者拿起一块布挡在自己的胸前,等待着。

    “这位记者,麻烦你举高点,放在和脸平行的部位上就可以。”刘苏安很是淡定,礼貌地说。

    中年男记者面带微笑地配合着,但心里却十万分的吐槽:事儿还真多!

    夏冰在一旁贴心地穿着针,一枚一枚的针整齐地排列着。

    “刘设计师,我想采访下,这次的刺绣准备绣什么?”杨安递过话筒微笑道。

    “我打算绣一副九马图。”刘苏安想了想,回答道。

    “哇……九马图?这很复杂的,今天布会时间有限,我看你还是绣一匹马好了。”杨安看了下手表,掐算这时间,然他知道刘苏安的绣工了得,但九马图的复杂程度他是知晓的。

    刘苏安露出自信的笑容:“杨主持人,放心,绝不会时的。”

    “这刘苏安哪里来的自信?大言不惭地说不会时?九马图啊!人家大师绣也得绣好几个月吧?”

    “绣九马图啊!这九马图是何其壮观,何其复杂,这一个马头就够他绣一天了的吧?不会九马图到时变成一马头了吧?”

    “这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媒体记者们的议论声更大了,大家都频频摇头。

    中年男记者那丝莫名的笑容再次上扬,心中暗暗窃喜,这刘苏安这是挖坑把自己埋了啊!

    台上的其他4位设计师们虽然对刘苏安的手艺很是看好,但一副九马图工艺太繁琐了,心中也为他隐隐的担忧。

    其他4位女明星们站在刘苏安的一侧,个个露出期待的眼神,见证着奇迹的到来。

    台上台下都屏住呼吸,等待着这一紧张时刻的到来。

    “各位媒体朋友们,献丑了。”刘苏安微微鞠躬。

    他微笑地从夏冰手中接过线。

    “这位记者,我开始绣了。”他微笑地提醒道。

    他手持绣花针,屈指一弹,绣花针激射而出,针飞一般地稳稳地扎在这雪白的布上,布没有丝毫阻碍就被刺破。

    一霎间……

    那半截针头真真实实地映入中年男记者的眼帘,那针还在继续前进着……

    这一刻……

    他脸上吓得改了样子,两颊的肌肉都松松地下垂,一张嘴差不多都张成了一个小圆孔的样子。

    此刻的他害怕了,手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身子不受控制地向后仰着,生怕一不小心,这针就刺入他的眼睛。

    此刻的他觉自己就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刘苏安在布的另一边用两根手指轻巧地夹住了绣花针,对着中年男记者微笑道:“拿稳了。”

    这是笑吗?

    这完全是笑里藏刀,不安好心啊!

    中年男记者悔不当初,他那手不受控制地抖动着。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我不干了。

    可在众多媒体记者面前,他不能失了颜面,此刻的他骑虎难下!

    唯有硬着头皮,继续死撑到底!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