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276章 她霸气地举起手中的牌子
    伴随着舒缓悠扬的音乐,拍卖会场一下子安静起来,黄色的灯光让整个拍卖会场添了几许温暖与舒适,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大屏幕上。

    “哇……这刺绣手艺绝了!”

    “这速度……谁能告诉我,这针线在那?我的眼睛连个针的残影都不曾捕捉到。”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太不科学了,连机器都不曾有这速度吧。”

    “这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不会是在看魔术表演吧?”

    “成品会是什么呢?还是很期待哦!”

    拍卖席上一双双眼睛目不暇接地看着大屏幕播——刘苏安那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刺绣。

    一个个的眼珠崩就瞪出来了,下巴咣当砸脚面上了。

    此刻除了惊愕,还是惊愕!

    在场所有的人无不被刘苏安的刺绣手艺所折服。

    赞叹之声、喝彩之声充斥着整个拍卖会场。

    随即拍卖会场上响起一阵阵如雷鸣般的掌声。

    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刘苏安故作镇定地看着大屏幕,他只希望等下的拍卖能拍出一个新高度,一丝凝重而又不安的表情不经意地在他脸上掠过。

    夏冰捕捉到了他脸上那一丝微妙的变化,坐在他身旁,露出迷人的微笑:“刘苏安,你是不是在担心最后的拍卖价格呢?”

    “是的,轮到自己还是会有一些小紧张的。”刘苏安这次没有藏着掖着,很坦然地说。

    “放心,你的刺绣和剪裁都是一流的,这拍卖的价格自然而然也会是最昂贵的。”夏冰唇角露出一抹莫测而又自信的微笑。

    刘苏安看着一脸自信的夏冰,心中的紧张感也随即消失了,他淡定地面对着。

    此刻大屏幕定格住了——夏冰一袭超美拖地鱼尾纯白婚纱,完美地占据着大屏幕。

    “好美,宛若仙子下凡尘啊!”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最后一件拍品难道就是夏冰身上的这件婚纱吗?”

    “婚纱唯美、梦幻、是所有女人的向往的童话故事。”

    “婚纱虽唯美,但也只能适合婚礼穿,虽然是全手工制作,估计拍的人少,这价格也高不了吧。”

    “哎!像我们这些结婚了的,这婚纱肯定是不会拍的了,早知道晚几年结婚就好了,正希望时光能倒流啊!”

    赞美声,感叹声,一浪接着一浪充斥着拍卖会场。

    谢夫人的眼眸彻底地亮了,对于眼前这套婚纱,她是十万分的喜爱,可惜自己青春已逝,年华不在。

    “老谢,这款婚纱穿在咱们儿媳身上是不是也会光彩熠熠呢?”谢夫人侧过脸去,和谢董轻声嘀咕着。

    “那是肯定的,不过不知道他们年轻人会不会喜欢呢。”谢董依然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我就不相信他们会不喜欢。”谢夫人露出自信又有些霸气的笑容。

    谢董嘴角勾笑:“你啊!别太武断,年轻人的事还是由他们自己吧,咱们也别掺和了。”

    “瞧你说的,我是那样的恶婆婆吗?我也就那么随口一说,这件婚纱我也可以放店里作橱窗展示也不错,毕竟那可是大明星夏冰穿过的,肯定能吸引眼球。”谢夫人打着如意算盘。

    “好,你自己作决定吧。”谢董很明主地说。

    杨安微笑地说:“大家好,大屏幕上夏冰所穿的婚纱就是今天最后一款拍品,由刘苏安精心设计制作的,夏冰唯美演绎。这款婚纱的制作过程大家也都有目共睹,全手工制作,利落的剪裁,完美的刺绣营造了这款无与伦比、如梦幻般的婚纱,婚纱被公认为世界上每个女孩最想拥有的东西,拥有一场华美的婚礼,大概是每个女人心中不可磨灭的童话,在场的女士是不是赞同我所说的呢?你们是否想有立马想穿上它的冲动呢?”

    “是……”

    在场的所有年轻女性朋友们都高呼着。

    “是……好想在举办一次婚礼啊!”

    连结婚了也跟着说着了自己的心声。

    拍卖会场一下子沸腾起来,掌声此起彼伏。

    杨安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安静,他拱手道:“好,谢谢大家热情的掌声,这是最后一件拍品,希望在座的各位给力,踊跃竞拍……”他清了清嗓子:“这款婚纱起拍价为10万元,心动不如行动,拍卖开始……雄起!”

    话音刚落,在座的名媛及富豪们跃跃欲试。

    “十一万。”

    “十二万。”

    “十五万。”姜琳露出迷人的笑容,优雅地举起手中的牌子,一下子加高了拍价。

    “十六万。”贺寒微笑地出价。

    贺寒一个软件开发公司的老总,奋斗多年资产上千万,他将要与大学时期一直相伴着他的女友廖雪曦结婚,他要给他的女友一个浪漫而又唯美的婚礼,当他第一眼看到刘苏安的婚纱时,认定这就是他心目中最理想最完美的婚纱,这婚纱他势在必得。

    “十六万五。”

    “十六万六。”

    “十七万。”

    又一轮疯狂的飙价。

    姜琳再次优雅地举起手中的牌子:“二十万。”

    那只话音刚落,贺寒再次叫价:“二十一万。”

    他举起手中的牌子,很绅士地朝着姜琳点头微笑着。

    姜琳不由得皱着眉头,没想到夏冰还没有出价和自己竞争,这家伙竟然跟自己耗上了?她不甘示弱地继续举牌这:“二十五万。”

    她挑衅般的眼神望着贺寒。

    “二十六万。”贺寒始终紧咬不放。

    就这样你追我赶,这价格一下子飙升到了35万。

    姜琳有些承受不了,看着对手贺寒还没有要放弃的样子,看着夏冰还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此刻的姜琳还是无奈地选择了放弃,毕竟自己的能力有限。

    大家私下议论着,毕竟在场的都是已婚人士居多。

    杨安见无人加价,他举起手中的小木锤:“还有没有人要加价的呢?35万第一次……”

    杨安边喊边看着会场四周,期待着有人继续加价。

    此刻的贺寒脸上露出了舒心胜利的笑容,他起身拱手表示谢意。

    掌声响起。

    “35第二次……”杨安继续喊道。

    “45万……”嘉宾席上的夏冰此刻出手了,她霸气地举起手中的牌子。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