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252章 什么时候开同学会呢
    “李雪,你过来下。?”

    刘苏安站在房门口,向着李雪招手,嘴角勾勒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干嘛”

    李雪眨巴眨巴着双眼,语气娇柔。

    刘苏安嘴角那丝弧度微微上扬:“好事,你过来就知道了。”

    “还神秘兮兮的,到底干嘛吗?”李雪不耐烦地边走边咕囔着。

    她冲着站在房门口的刘苏安苦笑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给!”

    只见刘苏安从身后掏出一个红色的信封递到李雪的面前,露出迷人的笑容。

    “什么啊!”李雪接过他手中的红色信封,一脸的疑惑,不解地问道。

    恶作剧?

    她脑海里瞬间闪过这三个字,有一种不祥之感涌入心头。

    这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她可不想在跨年夜被整!

    她不安地上下摸着信封,感受着里面究竟是何物!

    可平平整整的,还挺有厚度的,不像是恶作剧的东西啊!

    她百思不得其解,猜不出里面究竟为何物!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不会害你的了。”刘苏安见她如此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由得皱着眉头,但依然卖着关子。

    李雪嘟着嘴,随即冲着他挤出一丝尴尬的微笑:“呵呵,安全起见。”

    “我那天不怕地不怕的表妹哪去了?”刘苏安牵牵嘴,调侃道。

    “谁说我怕了?”李雪瞪了他一眼,嘴硬道。

    她慢动作地打开信封口,往小心地在朝里面一瞧。

    红的!

    里面竟然是红的!

    难道里面装的是毛爷爷?

    “毛爷爷?”李雪彻底地亮了。

    “恭喜你,你答对了!”刘苏安打了个响指,耍帅地依偎在门口,手指轻弹着额前的刘海。

    李雪拿出信封里的毛爷爷仔细地数着数目,然后心满意足地将毛爷爷放回信封里。

    她将信封捧在手中,忽闪着大眼睛好奇地问:“表哥,你干嘛给我那么多的毛爷爷呢?”

    “这是我给你的压岁钱,连同上次说好的红包,还满意吧。”刘苏安冲着她眨了一下眼。

    “满意,相当的满意。”李雪脸上的笑容如花般绽放着。

    她拍着刘苏安的肩头,语重心长道:“没想到今年你会给我压岁钱,等我以后赚钱了,我也给你压岁钱,哈哈,想想都爽。”

    “呵呵,等你赚钱给我压岁钱,估计到时连你侄子的那一份也要一起了。”刘苏安神补刀。

    “好啊!我求之不得,你到时生个侄子让我啊!哦!你现在还没女朋友呢,要不让我妈再帮你张罗张罗相亲的事,我妈为你这事可愁坏了。”李雪不依不饶道。

    呵呵!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没想到自己竟然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刘苏安此刻觉得自己摊到了大事了。

    “妈……表哥让……”李雪看热闹不嫌事大,她朝着厨房方向,大声喊道。

    “呜……”

    刘苏安一下子捂住她的嘴巴,不让她出声来,李雪睁大双眼,使劲地拽着他的手。

    刘苏安嘘道:“我的姑奶奶,你别再瞎嚷嚷了,算我求你了。”

    李雪眨巴着双眼,点点头表示赞同,她“呜呜”地不出声来。

    刘苏安松开他的手,冲着她尴尬地笑着,关切地问:“没弄疼你吧。”

    “你说呢,劲还真大。”李雪抚了一下脸,吐槽着。

    “雪儿,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你表哥?”刘娟从厨房走出,一脸的疑惑,不解地喊道。

    刘苏安双手合十,一脸不安地求着李雪。

    李雪心领神会,大声说道:“妈,表哥让你一起看电视呢。”

    “哦!你们人呢?”刘娟见客厅里只有李卫国一个坐在沙上看电视,没见着他们俩个身影,好奇地问。

    李卫国摆手表示不知,他笑着说:“孩子的事你就别操心了,过来看电视吧。”

    刘娟边无奈地摇摇头,边往沙这边走来。

    “来了。”李雪应道。

    她拉着刘苏安的手说:“走啊!看电视去。”

    “好。”

    二人一起走到沙旁。

    “快坐下。”刘娟微笑地对他们二人说。

    二人微笑地坐在,一家四口围坐在电视前看着春节晚会,欢声笑语在房间里回荡着。

    窗外响起“噼噼啪啪”的爆竹声,天空中不时升起五彩缤纷的烟花。

    这真是“火树银花不夜天,烟花飞舞迎新年''呀!

    “哇!好漂亮啊!”李雪双手放在下巴的两侧,惊讶地喊道。

    “是很漂亮,走,去窗前看,我也好拍几张照片朋友圈。”刘娟微笑地建议道。

    “老妈,你比我还热衷于微信啊!”李雪俏皮地调侃着。

    此时,刘苏安的手机微信息提示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信息都是老同学的,看着一条条祝福的短信,刘苏安惆怅万千。

    而且微信里竟然多了一个群,没想到他已经被加入同学微信群里了。

    他轻点着手机屏幕,和微信里的同学打着招呼。

    没有杀伤力的硫酸:[同学们,新年好啊!]

    信息一,立刻引来胖子的回复。

    ぴ懒癌晚期〆:[硫酸,你终于冒泡了,我说你是真的不上微信呢?还是一直在潜水啊!是不是把我们这些老同学都忘了,也都没见你过朋友圈,是不是淘宝店的生意很忙啊?]

    没有杀伤力的硫酸:[我确实是不怎么上微信的,你们这些老同学我自然是铭记于心啊!淘宝店目前走上了正轨。]

    我不高冷我高寒:[硫酸,今年是不是赚的盆满钵满的呢?我可在杂志上看到过你哦,你小子是越来越有出息了,哎!都各奔东西了,什么时候能全体一块聚聚呢?]

    脑残的青春*:[对啊!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真怀念上学那会啊!谁组织一下同学会呢?]

    没有杀伤力的硫酸:[好啊!谁来组织一下呢?胖子,要不你来组织,你人脉广。]

    ぴ懒癌晚期〆:[好啊!不过现在大过年的,谁来啊!要不等毕业一周年的时候,我号召一下如何?]

    淡淡的疼:[行啊!那我坐等通知啊!不知道杨智研会不会来!]

    ぴ懒癌晚期〆:[放心,杨智研肯定到,只要有我胖子出马,肯定一个不落,全体同学都到。]

    脑残的青春*:[好啊!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胖子。]

    “和谁聊天呢?杨智研是谁?为什么大家都在说她?”李雪突然从后面袭击。

    “你从那冒出来的,不是去看烟花了吗?”刘苏安连忙捂住手机屏幕。

    “干嘛!心虚什么?”李雪眨巴着眼睛。

    刘苏安连忙起身,将手机放入衣兜里,笑着说:“走了,看烟花去了。”

    李雪被他推着往窗外那边走去。(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