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241章 完美无瑕
    那包装盒依然纹丝不动地躺在美佳的房门口。

    美佳依然沉浸在自己的阴影之中,始终无法释怀,更没有勇气从阴影之中走出来。

    丁墨莉心如刀割,但她依然坚强,她要做美佳最强的精神支柱,她始终坚信那个天真活泼的美佳一定会回来的。

    “咚咚咚!”

    她再次敲响了美佳的房门。

    “美佳,是妈妈,该出来吃饭了。”丁墨莉语气中充满了慈爱。

    “妈,我没胃口,你去吃。”美佳蜷缩在门后,抱着双膝,边说边擦着眼泪。

    眼泪早已在她的眼眶中大转着,但她依然微笑地说:“那妈给你盛一些饭放门口,你记得多少吃点,就权当为了妈妈,好吗?妈妈不想失去你,妈妈爱你。”

    “嗯。”美佳哽咽的语气说道。

    丁墨莉连忙去盛饭,虽然每次美佳都只是吃几口而已,但她却依然给她盛了满满一碗饭,饭上面全部都是美佳爱吃的各种菜肴。

    她忙不迭地又回到美佳的房门口,轻叩着房门。

    “美佳,妈把饭菜放在你的门口了,你多少都要吃点,人是铁饭是钢,你一定要吃。”她千叮咛万嘱咐。

    她没有等到美佳的回应。

    “走,美佳是个懂事的孩子,她一定不会让我们担心的。”丁墨莉的老公轻轻地拍着她的肩头安慰道。

    丁墨莉朝着他挤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她轻轻地将饭菜放在那包装盒上,临走前嘱咐着:“美佳,妈妈把饭给你放门口了,你一定要记得吃。”

    “美佳,再没胃口也要吃,这是你妈特意精心为你准备的,全都是你爱吃的,你多少都要吃点,记得趁热吃。”丁墨莉的老公语重心长道。

    “好。”美佳淡淡地应道。

    “走,孩子肯定会吃的。”他扶着丁墨莉的胳膊,语气坚定。

    丁墨莉边走边回头看,她已经很久没看到美佳了,这孩子肯定是瘦了,她的双眸里充满了心疼。

    ……

    美佳呆呆地依偎在门旁良久。

    听着外面的声响由近而远,她知道父母已经走了。

    她轻轻地打开房门,看着父母那模糊的背影,心中很是自责。

    看着门口的那碗满满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她潸然泪下。

    她将门口的碗筷连同那包装盒一起拿进了房间里。

    打开包装盒的那一刻,看着自己曾经心仪的连衣裙,她抚摸着自己的脸,几度泪下。

    这连衣裙她很喜欢,可是她再也穿不出它的美了。

    她毅然决然地将包装盒盖上。

    ……

    饭桌前,丁墨莉和她的老公二人四目相对,彼此都心事重重。

    “吃,饭菜都要冷了,你可不能再垮了。”丁墨莉的老公贴心地为她夹着菜,心中甚是担忧。

    “放心,为了美佳,我也会坚强的。”丁墨莉坚定的眼神看着他。

    “好,我相信我的女儿会振作起来的,我们要给她时间和空间,她一定可以的。”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渴望。

    丁墨莉赞同地点点头,语气坚定:“她一定可以战胜自己的。”

    二人默不作声地吃着饭,但彼此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

    洗过碗筷之后,丁墨莉先去美佳的房门前。

    地上的碗筷和那连衣裙已消失不见了。

    她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之后她一如往常一样,坐到钢琴边弹奏着。

    她弹奏出的旋律依然是那么呆板不完美,但她依然坚持一遍一遍地弹奏着。

    “弹什么弹,吵死了,弹得那么的难听,鬼哭狼嚎的,晦气死了,害的老子今天都输钱了。”

    楼下一名赌鬼刚刚输了钱心情很是糟糕,他将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丁墨莉的身上,站在楼下对着窗口破口大骂。

    那一字一句如同针扎一般扎在丁墨莉的身上,她的脸瞬间涨的通红,一向尔雅温的她双眸中有了一丝愤怒。

    但她没有去理会这人,调整着心态,依然心平气和地在钢琴上弹奏着。

    “你这人耳朵是不是聋了?我今天真够晦气的,这么遇到你这扫把星,害我的手气全无,吵死了,你还弹个屁啊!简直污染环境。”赌鬼不依不饶地继续在楼下大骂着。

    附近的居民都探出头来指责这个赌鬼。

    美佳蒙着脸躲在窗帘后面亲眼目睹着这一幕,心中五味杂陈。

    丁墨莉的老公见状闻声过来,想探出头去和他理论一番,却被丁墨莉一把拉住。

    “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不值当。”她摇摇头微笑地安抚着他。

    “这人骂的也太难听了!”他气不过。

    “没事。”她语气平和。

    那赌鬼的其他的牌友们过来想把他拉走,却怎么也拉不走,有的在他耳边低声嘀咕着,可这赌鬼依然我行我素,骂的更欢了,什么难听的字眼都说出来:“哦!怪不得弹得那么难听,原来是你女儿……”

    话还没说完,赌鬼的嘴被他的牌友捂住。

    丁墨莉站在窗口,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地说:“我弹琴是弹给我的女儿听,如果你觉得很难听,那只能麻烦你把你的耳朵捂上。”

    “你这人什么态度啊!还让我捂上耳朵……”赌鬼挣开牌友的手继续大吼大叫。

    丁墨莉的话一字一句地传入美佳的耳畔。

    看着丁墨莉那苍老了许多了的脸,她明白母亲为她承受的太多。

    而自己却偏执地为自己夹上繁重的枷锁,而无法自拔。

    自己的固执偏执不仅伤害了自己,也无形中伤害到了父母,他们在默默地承受着痛苦之余,还承受着担忧,美佳后悔不已。

    为了父母也为了自己,她不应该再自暴自弃了,她应该重新振作起来。

    她打开那包装盒,将连衣裙换上,即使容颜已经不再完美,但也要把自己最好的状态展现在众人的面前。

    她从容地走出自己的房间,默默地走到丁墨莉身旁,脸上露出笑容:“爸,妈。”

    “哎!”

    身穿连衣裙的美佳,在丁墨莉夫妇眼里依然是那么的她完美无瑕、那么的动人。

    二人都露出了无比欣慰的笑容。

    坐在钢琴前,美佳调整着呼吸。

    她已经好久没有摸钢琴了,也不知道琴技会不会生疏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