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188章 李广钦李教练
    ,。

    生活就是复制和粘贴的过程。

    “刘老板,我来了。”邮政小哥跨着大步走了进来。

    “来的越来越早了,等会,郑云还在打包中。”刘苏安熟练地操作着数控机,抬眼看了一眼他,继续地工作着。

    郑云笑呵呵地伸手打招呼着。

    “你错怪了我,我一笑而过。”

    邮政小哥边做动作边唱起来,洪亮的声音传遍整个房间。

    不要再锯木头了!

    刘苏安的脸拧巴成一个大大的“囧”字。

    “噗……”

    郑云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很好听是吧?”

    邮政小哥咧着嘴,自信地看着郑云迎了上来,站在他的身旁,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听你唱歌使我想起一个死1万人、伤百万人的车祸现场。”郑云露出尴尬的笑容。

    “你小子欠抽。”邮政小哥随手拿起一块碎布扔向郑云。

    “我躲。”郑云身子一躲,耸着肩,摊着手,摇晃着脑袋笑着说:“可惜……没打着。”

    “刘老板,你还管不管了?你说说,我的嗓音如何?”邮政小哥祈求的眼神看着他。

    “这个……”刘苏安犯难了。

    郑云落井下石道:“无须问,看老板的表情就知道了。”

    邮政小哥狠狠地瞪了一眼郑云,一脸的不悦,他看着刘苏安,希望能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

    “老板,你告诉他实话。”郑云看热闹不嫌事大,瞎起哄道。

    “我只能说,你的肺活量蛮大的。”刘苏安脸上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你俩合起伙来欺负我一个外人。”邮政小哥愤愤地指着他俩。

    他哀怨的眼神看着刘苏安,大声道:“刘老板,你还想不想学车了,我这真是好心没好报啊!”

    随即他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将它拍在电脑桌上。

    “驾校教练的电话?”刘苏安眼睛一亮,连忙上前笑着问道。

    “当然,我出马,马到成功,你们以后小心点,别老挤兑我,尤其是你郑云,明白不?”邮政小哥指着郑云,刚才受伤的小心灵仍然无法释怀。

    郑云嘴角勾笑,看着他不语。

    “小哥,谢了。”刘苏安拍着他的肩膀道谢。

    邮政小哥瘪瘪嘴:“这还差不多,我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你们一马。”

    “郑云,快点包装,我还赶时间呢。”邮政小哥看了眼手表,咧嘴笑道。

    “催催催!就知道催!”郑云低声自言自语道。

    “教练叫李广钦?打名片上的手机号码就能到他了是吧?”刘苏安拿着名片,仔细看着上面的信息,微笑地说。

    邮政小哥凑过脸,点点头道:“对的,就上面的电话,你自个儿吧。”

    “好,麻烦你了。”刘苏安将名片的人和手机号码存入自己的手机中。

    “好了,可以搬了。”郑云高声喊道。

    “兄弟,一起搬吧。”邮政小哥一手搭在郑云的肩头,嬉皮笑脸道。

    “我能说不吗?”郑云此刻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你说呢?”邮政小哥拍着他的肩头,手劲有些大。

    “搬搬搬!”

    郑云连忙躲闪,抱起几个包裹夺门而去。

    “这小子跑的比兔子还快。”邮政小哥哭笑不得。

    他也抱起包裹往门外走去。

    刘苏安拨打着电话号码。

    片刻之后,电话接通了。

    “喂,哪位?”电话那头的李广钦咳了两声,声音低沉。

    刘苏安将电话放入耳边,微笑地说:“你好,请问是李广钦,李教练吗?”

    “是的,你有什么事情吗?”李广钦语气中略带着不耐烦,对于这类陌生的电话号码,本来就没什么好感。

    “我是邮政小哥介绍来的,他应该和你提过我的,我是刘苏安,我想跟你学开车,我想问下这学费是多少?”他在电话里咨询着。

    “哦!是你啊!学费5800元,不过我这两天没空。”李广钦想了想,笑着说。

    刘苏安微笑地说:“那李教练,你那大概什么时候有空呢?我们约个时间吧。”

    “这不好说,等我电话吧,这个是你本人的电话吧?”李广钦语气平淡。

    他点了点头回道:“是的,这个是我的手机号码,那我等你的电话。”

    “好的,等下把你的地址发个短信给我,我到时有空了会去找你。”李广钦轻描淡写道。

    “好的,那学费,你是收现金,还是银行汇款?”刘苏安继续咨询着。

    “现金吧,到时候我带你去驾校报名后你再交钱。”李广钦语气肯定。

    “好。谢了……”刘苏安点头道。

    还没说完,李广钦已经挂了电话,他听着一阵忙音。

    ……

    “叮铃铃!”

    杨安的手机骤然响起。

    正在录制室准备录制节目的他,连忙接起电话。

    对着身旁的人轻声嘀咕了几句后,他轻轻地走出录制室。

    “喂,喂……”邮政小哥见电话已经接通,可没有说话声,一直在电话那头喊喂。

    杨安来到会议室门外,将会议室的门轻轻地带上。

    他将手机放入耳边,轻声地说道:“你好,哪位?”

    “喂,老衲邮政小包也,有施主的包裹,劳烦施主快快到楼下大门口签收包裹。”邮政小哥在电话那头字正腔圆道。

    “不好意思,我现在在忙,走不开,麻烦你让前台小姐签收下吧。”杨安着急地说道。

    邮政小哥慢悠悠地说:“好的,施主放心,老衲定会办妥。”

    未定杨安回答,他就将电话挂掉了。

    邮政小哥走进杨安公司的前台,微笑地看着前台小姐。

    “你好,有事吗?”前台小姐忽闪着大眼睛,笑吟吟地看着他。

    “老衲今天不是来化缘的,劳烦女施主代签下包裹。”邮政小哥微笑地从身后拿出包裹递给前台小姐。

    听完他的话,前台小姐已笑哭在前台。

    邮政小哥淡定地看着她,露出惬意的笑容说道:“女施主,你笑完了吗?”

    前台小姐露出尴尬的笑容,接过包裹匆匆地签收。

    邮政小哥淡定地撕下面单,微笑地说:“谢谢女施主。”

    他边走边掏出手机给杨安发了个短信:施主快递已放在前台姑娘手上,施主记得去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