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180章 电话催起床
    胡可可情不自禁地站在窗口凝望着窗外,窗外飞舞着大片大片的雪花,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像千百只轻盈的玉蝴蝶在空中舞动着各种姿势,或飞翔、或盘旋、或扑向窗玻璃、或快速地坠落,扑落在树上、房顶上。

    “好美!”

    她看着窗外的美景出神,赞叹道。

    她不顾寒冷,推开窗,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感受这雪的温度,晶莹的雪花落在她的手心,看上去是那么的晶莹透剔,在她的手心里慢慢地融化。

    “咔擦!咔擦……”

    她掏出手机拍下雪花飞舞的雪景。

    “怎么没电了?”看着手机进入自动关机状态,她心中有那么一丢丢的小郁闷。

    她关好窗户,连忙去包里找充电器,可全部东西都拿出来了,也不见充电器。

    在房间里翻找了一遍,始终没有见到充电器。

    难道是落在公司了?

    她在脑海里回忆着,确实是落在办公桌的抽屉里了。

    “明天一早要开会,没有手机闹钟,明天要是迟到就惨了,怎么办?”她心中一阵不安。

    想着每天早上都是被手机闹钟震醒的,现在少了它的提醒,估计明早够呛的。

    “有办法了。”她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

    拿起固定电话,拨打着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中。

    “怎么还没人接呢?快接啊!”她着急地自言自语道。

    电话接通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沙哑:“喂,是可可吗?”

    胡可可亲切地喊道:“喂,妈,是我。”

    “可可,这么晚来电话又什么急事吗?”胡可可的妈妈在电话那头担忧地问道。

    “妈,我手机没电了,明天公司还要开早会,你明天早上在6点20分的时候给我来个电话叫我起床。”她边说边转着电话线。

    “6点20分是吧,妈记得了,可可,你安心去睡吧,妈明天叫你,去睡吧。”胡可可的妈妈语气充满了关心。

    她点点头,心安理得地说:“嗯,妈,这事就交给你了,那我挂了。”

    话一说完,未等她的妈妈回复,她就挂断了电话。

    “搞定。”心中的乌云一扫而光,心情愉悦。

    她哼着小曲去卫生巾洗漱。

    洗漱干净后,她睡觉,缩在被子里面,暖暖的,之后进入甜甜的梦乡中。

    这一晚她睡得很踏实。

    可她却不知道,另外一个人因为她的一句话而辗转反侧失眠了。

    外面的雪下了一夜,时间已是早上6点钟。

    此刻的胡可可还在做着美梦。

    “叮铃铃!”

    固定电话的铃声响起,回荡在静悄悄的房间里。

    胡可可被电话惊醒,揉着睡眼惺忪的双眼,不高兴地呢喃自语着。

    她摸索着,拿起电话,声音迷糊:“喂。”

    “可可,快起床吧,今天早上还要开会。”胡可可的妈妈在电话那头亲切地说道。

    胡可可用手指拨了拨有些凌乱的头发,迷糊地问道:“妈,几点了?”

    “6点零8分了。”电话那头传来亲切沙哑的声音。

    “妈,我不是让你6点20分的时候打电话给我吗?你干嘛这么早给我来电话,让我多睡一会不行吗?”胡可可整个人瞬间不好了,一脸不悦地喊道。

    “对不起,可可,我……”电话那头传来不安的声音,欲言又止,随即是一阵的沉默。

    “算了,我挂了。”胡可可不耐烦地挂了电话。

    她无奈地起床,穿好衣服,去卫生间梳洗。

    她一刻也不敢怠慢地捯饬着。

    随后整理了要带的文件和必需品,拿着包出门了。

    天还黑漆漆的,鹅毛般的大雪漫天飞舞,树木,房屋都银装素裹,地上,积满了厚厚的白雪。

    一阵寒风吹过,胡可可不由自主地往手心里呵着气,不停地搓着手:“好冷啊!”

    短短几分钟的公交车亭路程,胡可可却觉得是那么的漫长。

    公交车亭里已经有两个人在哪里等候着,二位年迈的白发老人相互依偎着,坐在公交车亭的长椅上等待着。

    胡可可站在公交亭里瑟瑟发抖,不停地搓着手,跺着脚来缓解寒风带来的冰冷。

    老太太焦虑地看着马路上的车辆。

    老先生贴心地搓着老太太的双手,心疼地说:“你看你,手那么冰,出来也不知道多穿件衣服,儿子都说了,让我们在家等,你不听,非要来车站亭等。”

    老太太的一只手紧紧地握住老先生的手,露出会心的笑容:“我不是想早点看到儿子嘛,这么长时间没见。”

    “哎!你昨晚一宿没睡好,要不在我的肩膀上靠一靠,眯一会。”老先生将自己的羽绒外套脱下,披在老太太的身上。

    “老头子,我不冷,你穿上,别着凉了。”老太太将羽绒外套重新披在老先生的身上。

    “我们一起吧。”

    一件羽绒外套裹着两位老人瘦小的身体。

    一辆公交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提着行李袋的小伙子。

    “儿子!”老太太脸上洋溢着高兴的笑容,她立刻站了起来,朝着提行李袋的小伙子招手。

    “哪呢?”老先生朝着老太太的招手的方向看去,他高兴地说:“还真是儿子。”

    “爸,妈,你们怎么在这?”提着行李袋的小伙子笑着迎了过来。

    “昨天和你通电话后,你妈非要来这接你。”老先生无奈地摇摇头。

    老太太眼眶湿润,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

    “儿子,回来了,是好事,干嘛哭啊!”老先生安慰道。

    “我是高兴。”老太太微笑着。

    “妈,爸,这里太冷了,我们回家再说吧。”提着行李袋的小伙子搂着老太太的肩膀,笑着说。

    “嗯,回家再说。”两位老人高兴地异口同声道。

    看着三位远去的背影,胡可可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父母。

    她鼻子一阵发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着。

    她终于明白:在这个世界上,为自己付出所有,却从来不求回报的永远是自己的父母。

    妈妈为了叫她起床,可能一直惦记着导致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她很后悔,后悔不该抱怨妈妈。

    乘上了公交车到了公司。

    在公司门口遇到了陈梓涵。

    “你怎么了?哭了?眼睛红红的。”陈梓涵关心地问道。

    “没事,被风吹的。”胡可可挤出一丝微笑。

    “马上要开会了,走吧。”陈梓涵微笑着。

    “好。”

    二人一起进入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