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118章 天价包包(螳螂捕蝉)
    看着一路狂飙的价格,苏杭无奈地笑了笑,她选择了放弃,并不是因为拍不起,而是这个价格已经超过她的年薪了,再争下去让她感到心疼了。

    夏冰这一招真狠,打的赵曼是防不胜防。

    赵曼看着还有最后几秒的时间,她会心一笑,举得自己还有胜算。

    她连忙输入298万元。

    当提交后,赵曼长须一口气,神情放松,轻抿一口红酒,认为自己这下子该十拿九稳了。

    果然,一切都在夏冰的预料之中。

    她看到数字跳到298万元后,迅速点下了竞拍,价格就是她刚才输入的320万元。

    只剩短短的3秒时间,竞争者肯定没有时间操作了,夏冰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开心地亲了一下手机屏幕。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谢琦早已估算好价格和时间,看着早已输入好的价格368万元,然后在最后一刻,他发力了。

    心凉透死心了对吗:320万,时间结束!

    心凉透死心了对吗:哦!不!是368万元。我的天哪哪!

    漫天飞雪:哦呦呦!时间就差一秒啊!这招最后一秒钟的绝杀真是漂亮!

    木子美人:是谁,究竟是谁拍得?

    微凉初夏:木子美人我们轮空了。

    任性有了,就差钱了:真是出手不凡一拍成名啊!

    诗蓝:终于落幕了,卡在嗓子眼的心总算回落了,这次是谁拍的?

    璐璐美眉:我就冒个泡,证明我一直都在。

    谢琦竞拍成功,嘴角勾勒出得意的笑容,这种抢拍对他而言完全是小儿科的把戏。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杨雨薇那烂漫的笑容,觉得这钱花的值。

    而此刻的赵曼瘫坐在沙发上,不敢相信看着手机,连连摇头。

    她万万没想到,就一秒钟的时间将她彻底秒杀,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

    她实在是不甘心啊!

    举起酒杯将红酒一饮而尽。

    就在赵曼悔恨不已的时候,夏冰躺在床上,惆怅万千,没想到这次的竞争是如此的激烈,是她太轻敌了。

    她已经预料到竞拍过程中99会出现的情况,却没有预料到最后会出现这样的变故,只能徒呼奈何。

    一场拍卖终于落幕。

    电脑屏幕上那一串数字。

    刘苏安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眼珠子都快要蹦出来了。

    也许他惊讶的不是价格,而是最后一分钟内,这过山车般的竞拍过程。

    这结果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啊!

    他在已卖出的宝贝里看到旺旺号的名字是谢琦的时候,觉得很熟悉。

    他翻看了以前的交易记录,原来这个人在自己的店铺里买过连衣裙。

    原来他才是真正的大土豪啊!

    而群里的人还在沸腾着。

    刘苏安无暇顾及大家的议论。

    经过两夜的熬夜,再加上这过山车般的心情,让他身心俱惫。

    他决定今晚好好地睡上一觉,明天继续睡个懒觉,治愈一下受惊了的心灵。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他关掉电脑。

    拿来换洗的衣物,哼着歌曲往浴室走去。

    第二天早上8点钟。

    “咚咚咚!”

    李宗再一次敲响了龙尘办公室的门。

    “请进!”

    里面传来一声冷冷的声音。

    李宗推门进去随手关上门。

    龙尘头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他睁开眼看了一眼李宗,又继续闭目眼神。

    他双手交叉,两个拇指上下来回转着,似乎在缓解着不安的心情。

    李宗微笑地走到龙尘的办公桌前,将一张纸放在龙尘的办公桌前:“龙总,这是刘苏安的电话以及家庭住址。”

    “嗯!”龙尘睁开眼睛,淡淡地说道。

    李宗不知龙尘要使什么招,但他知道绝不会是好事。

    他担忧地问道:“龙总,你打算要怎么做呢?”

    “刘苏安的专利,我要定了。”龙尘淡淡地说着。

    李宗微笑地说:“你是打算购买他的专利?购买过来对我们确实也有好处,至少库存的旗袍可以继续销售了,以后我们也可以继续生产。”

    龙尘嘴角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花钱购买,!!!我要让他心甘情愿拱手相让。”

    龙尘拿起电话拨打着号码。

    而李宗不明龙尘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从龙尘的表情里,李宗明白绝对是阴招。

    电话拨通中,就是没人接。

    龙尘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了,但还是强压着心中的怒火,一遍一遍地拨打着号码。

    而此刻的刘苏安还在和周公下着棋,突然被电话铃声惊醒,一脸的不悦。

    他抱着枕头捂住自己的双耳,继续睡觉。

    他心里不由得吐槽:昨晚真是失策,应该把电话关机才是!

    电话没玩没了地响个不停,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还有完没完了?”他猛地坐起,双手抓着凌乱的头发,一副抓狂的样子。

    听着电话铃声,原本烦躁的心情更加烦躁了。

    他环视着床头,拿起手机,看着上面那一串陌生的号码,瘪瘪嘴,一副嫌弃的样子懒洋洋地滑动着手机屏幕。

    八成又是骚扰电话,他心里吐槽着。

    “喂!哪位?”刘苏安没好气地说道。

    好不容易的安稳觉被人搅黄了,心里自然是十万个不悦,就差爆粗口了。

    龙尘听着电话里明显带着怨气的语气,冷冷地笑了一声:“你是刘苏安?”

    “是的,你是哪位?”

    刘苏安听着电话里的人竟然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不由好奇地重新看了下电话号码。

    这电话号码确实陌生,这人究竟是谁呢?

    “我是龙尘。”龙尘冷冷地说道。

    龙尘是谁?我认识吗?

    刘苏安懵逼了,他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个名字,但根本没有印象。

    “龙尘?我认识你吗?”刘苏安不解地问道。

    龙尘不由冷笑一声,这家伙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直接搞我的店,真是活腻歪了!

    龙尘冷冷地说道:“英雀诗婷,这下你总该知道了吧?”

    英雀诗婷,当然知道,没想到旺旺号上将他拉黑了,现在竟然打电话找上门来了。

    哎!

    真像狗皮膏药一样甩也甩不掉!

    这家伙究竟想干嘛?

    刘苏安淡淡地问道:“你找我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