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106章 换新的电脑
    一大早,刘苏安带着银行卡,背着背包出门了。

    他乘车来到县城,下了车,徒步来到数码城。

    鉴于那台老爷电脑最近死机几率太高,他决定让它功成身退,安享晚年,今日来就是想重新弄台电脑。

    他乘着电梯来到二楼电脑区,这里电脑众多,各种牌子各种型号的都有,他边走边看着。

    “你好,先生,你要买电脑吗?”一位男工作人员笑着问道。

    “是的,给我来台高配的。”

    现在的刘苏安已经不是几个月前的刘苏安了,他无须再为了省几千元钱买配置差的电脑。

    既然买那就买台好的,省得以后换了。

    男工作人员有礼貌地说:“好的,你是用来打游戏的吗?”

    “不是,我开淘宝的,不过我要好的。”他说道。

    男工作人员笑笑道:“好的。”

    “先生,你看下这款,第六代,i7四核处理器……”

    男工作人员很有耐心详细地介绍着,他还开机给他做了下示范。

    刘苏安频频点头表示满意。

    “这款商务型中的精品款式,即使面对双11活动,也没有问题。”工作人员笑着说道。

    “好,就这台吧。”

    他一看价格12888元,觉得合适。

    “好的,你看你是付现金还是刷卡呢?”男工作人员微笑地说道。

    他笑着从钱包里掏出银行卡说:“刷卡!”

    “好的,请这边付款。”男工作人员很有礼貌地说道。

    男工作人员接过银行卡,操作着。

    “你看下,没问题的话请签下你的姓名。”男工作人员指着小票的空白位置说道。

    “好的。”

    他看了下,接过男工作人员递过来的签字笔,在小票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男工作人员笑着说:“你稍等下,我这就给你打包。”

    他坐在椅子上等待了片刻。

    “你好,已经包装好了,使用中有什么问题可以打这个号码的。”男工作人员笑着递过一张名片说道。

    他接过名片笑着说:“谢谢。”

    刘苏安拿着电脑开心地走出数码城。

    终于可以和家里那台老古董说拜拜了,再也不用为死机而烦恼了,刘苏安想想都觉得舒心。

    打算回家的时候,刘苏安想起一件事来,

    他掏出手机,拨打着电话号码。

    电话那头传来声音:“你好。”

    他笑着说:“你好,是潘律师吗?”

    电话那头的潘谦微笑地说:“是的,你是哪位?”

    “你好,我是刘苏安,就是昨天委托你写律师函的哪位。”

    “哦!我知道,你有什么事吗?”潘谦说道。

    “我就是想问问律师函你给寄出去了吗?”刘苏安问道。

    “昨天已经寄出了,顺利的话估计淘宝那边今天就能收到了。潘谦说道。

    “那好,那谢谢潘律师了。”刘苏安道谢着。

    “不客气,我现在还有事,就不和你多说了。”潘谦说完挂了电话。

    想着律师函已经寄出,他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一半,只希望淘宝方面尽快作出行动。

    他拿着电脑乘车回家去了。

    一回到家,他立刻安装起电脑。

    试着这台新机,刘苏安心里十分的满意。

    至于那台古董电脑,他还是将它好好的保存起来,毕竟它也是淘宝店的功臣,刘苏安还是舍不得将它丢弃,谁让他是个念旧的人呢。

    ……

    致远回到家已经晚上八点多钟。

    雪丽接过他的行李,关切地问道:“你吃了吗?要不要我给你弄点吃的?”

    一路的奔波劳碌,让致远疲惫不堪,他疲倦地回答道:“在车上吃了些,时间不早了,你不用准备了,你先去睡吧,我先去洗个澡。”

    致远太累太困了,此刻的他只想洗个热水澡来缓解疲劳,他想等洗好澡后再将连衣裙送给雪丽。

    “我给你准备睡衣。”雪丽体贴地说道。

    “嗯,好的。”致远微笑地说着。

    雪丽去房间拿来睡衣递给致远,微笑地说:“给。”

    “好的。”

    致远拿过睡衣,将口袋里的钱包和手机掏出来放在床头柜上,就往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而雪丽却叹气着,盼了那么久,终于把致远盼回家。

    致远不在的日子里,雪丽总觉得心里不踏实,空落落的,这心总牵挂着,担忧着。

    她也渴望致远一回家就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然而她等回来的是他一身的疲惫,这满身的疲惫让她觉得心疼。

    雪丽坐在床边整理着行李箱里的衣物。

    她看到里面一条连衣裙,欣喜不已,原来他心里其实还是惦记自己的,要不然他的行李箱里怎么会有连衣裙呢?这肯定是送我的。

    这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发出“嘀嘀”的声音。

    这么晚了,是谁发的信息?

    雪丽心中好奇,虽然她从来没有私自查看过致远的手机,但出差的这些日子,雪丽心中还是担忧的。

    毕竟两地分居太久,对夫妻双方都是很不利的,况且刚才在行李箱里看到连衣裙,如果真的是送她的,为什么致远进门后不说呢?

    看还是不看,雪丽心中的天平倾向于看。

    见致远还在洗澡,雪丽犹豫地拿起了致远的手机。

    她点开短信,一条赤果果的短信映入她的眼帘:亲爱的,你在干嘛?我想你了!我喜欢你抚摸我每一寸娇嫩的肌肤,跟你亲密接触时令我产生阵阵无法言表的快感,我现在很想你,我想让你安慰我,我今天发生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我的手机掉水里了,我没钱买新的,我想让你给我一些钱,这个是我的卡号,记得把钱打到这个卡上,爱你!

    抚摸?快感?

    这些字眼如同一根根针刺痛着她的心,心如刀绞的感觉。

    她顿时觉得脑子一片空白,胸口闷的慌。

    雪丽整个人都僵住了,她最担心最不愿见到的一幕真的出现了,她日盼夜盼的男人竟然会背叛她?

    她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这就是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