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十一章 第一个买家(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扩散)
    刘苏安忙着去做晚饭。

    ぴ懒癌晚期〆:[硫酸人呢?跑的比兔子还快!]

    青春带点:[我看这家伙肯定是做贼心虚了!]

    我不高冷我高寒:[他的举动确实可疑!下次我们给他来个严刑逼供才行。]

    围观1234……:[对,赞同……]

    打个酱油卖个萌:[你们这帮家伙,是非要把我俩凑一块才开心是吗?这么想当红娘,我看你们合伙开个婚姻介绍所好了。]

    ぴ懒癌晚期〆:[我们班花都替刘苏安打抱不平,看来这小子有戏啊!]

    打个酱油卖个萌:[胖子,我看你窜的比谁都欢。既然是同学,就不要去为难人家,麻利点的给收藏下呗!]

    ぴ懒癌晚期〆:[我们班花都这么说了,那我号召一下,大家抓紧地收藏刘苏安的店铺和商品。]

    围观1234……:[好,开始行动……]

    打个酱油卖个萌:[这还像个同学样。]

    刘苏安解决晚饭后,回到电脑桌前。

    qq群上还有人不停地刷屏,刘苏安粗粗地看了一下,无非就是大家在谈论毕业后的近况。

    他看到杨智研为他打抱不平,还号召同学们为他尽绵薄之力时,心里有股暖意涌上心头,顿觉鼻子酸溜溜的。

    【哎!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你站在电脑前,明知爱的痴迷,却还是说不出“我爱你”这三个字。】

    “系统,你一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也懂爱情吗?别在这装爱情专家。”

    【宿主,没吃过猪肉,还见过猪跑吗?呵呵……】

    “……”

    【记住,幸福是不会平白无故从天而降的。进击吧!boy!】

    “……”

    【我看好你哦!】

    “……”

    刘苏安不是不想反驳,但系统说的话确实是一针见血,这是他一直以来想说却不敢说的秘密。

    他明白现在的自己根本给不了杨智研幸福,唯有把这种爱藏起来。

    刘苏安呆呆地坐着,思绪万千。

    ……

    “妈,你过来下。”

    李雪吃过晚饭后,正在用鼠标打开刘苏安的网店店铺,边等候边冲着还在厨房忙活的刘娟喊道。

    “来了来了。”刘娟着放下清洗的碗筷,擦着手过来。

    网页打开了。

    “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李雪揉揉眼睛,仔细地看着那“一口价”,然后再刷新了一下页面。

    她不相信地靠近显示屏,用手指指着小心地数了数。

    “一”

    “二”

    “三”

    “四”

    “没错,是4位数,5000块呢!要50张毛爷爷啊!”李雪自言自语。

    “怎么了,什么毛爷爷?”刘娟一进李雪的房门,就听见李雪在嘀咕。

    “妈,你看,硫酸的店……”

    李雪指着电脑屏幕,大惊小怪地喊着。

    “怎么了?你表哥出什么事了?”

    刘娟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难道刘苏安在卖违法的商品?

    “这件旗袍要5000元……呢!”

    李雪故意拖长了音,然后缓缓地伸出5个手指头,在刘娟眼前不停地晃动自己的手掌。

    刘娟凑上前一看,果真是5000元。

    这还真的是有些……贵!

    刘娟愣了一下,又笑着说:“5000就5000,你给我下单吧!”

    “妈,我没听错吧?”李雪睁大眼睛惊叫着。

    “干嘛那么大惊小怪?让你买你就买。”

    “妈,你还真大方,这可都快赶上你2个月的工资了。只是这旗袍,你有机会穿吗?”

    李雪托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刘娟,笑眯眯地说。

    “千金难买心头好,我乐意。你放心,没机会穿,以后你结婚时给你当礼服穿也不错。”

    “妈,你也想得太长远了吧!再说我也不喜欢这色。”李雪耷拉着脑袋说。

    “你都17岁了,不远了,淡紫色很衬气质的。”

    “要穿你穿,可不要给我当嫁妆就行。”李雪撅着嘴说。

    “行,依你。我还要洗碗呢!你记得给我下单。”

    说完,刘娟往门口走去。

    “你就是偏心,我看这硫酸是想把你当冤大头呢!你养了个白眼狼还这么护着。”李雪说完朝着刘娟的背影吐舌头。

    刘娟听了,停了下来,转头瞪了一眼李雪说:“你这丫头,不许胡说,小安这孩子最实诚了。”

    “好了好了,给你买就是了,反正出钱的是你。”李雪强笑着。

    ……

    “叮咚!”

    “叮咚!”

    听着“叮咚”声,刘苏安像打了鸡血般马上来了精神。

    漫天ジ飞雪:[硫酸。]

    漫天ジ飞雪:[你家表妹大驾光临,你麻利点赶快出来接驾。]

    接着发出一串喇叭图片。

    刘苏安看着旺旺号上的消息,嘴角微微上扬。

    摇着头疼惜地随口说了句:“这小丫头片子。”

    刘苏安敲打着键盘。

    多来米发:[我的雪儿表妹,我是盼月亮盼星星,终于把你盼来了!]

    李雪心里在想:哼!你是在盼冤大头吧!我妈也真是的……哎!

    漫天ジ飞雪:[嘴巴还真甜,可惜对我不管用。我是奉旨前来的,不过我得说说你,你这是不是多输入一个零了?]

    李雪紧接着发出旗袍的链接。

    李雪在给刘苏安机会,一个知错就改的机会。

    在那一刹那,刘苏安的脑子里闪过“免单、打折”的字眼。

    【宿主,请不要抱这种希望,请如实收取金额。】

    “我姑姑那是自己人啊!也不能打点折吗?”

    【宿主,请不要再做徒劳的挣扎。】

    “……”

    经过多次的斗智斗勇,刘苏安知道系统已经柴米油盐不进,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

    刘苏安不停地敲打着键盘,输入后又没有点击发送,而是删除了消息。

    他的心里很为难,删除后又输入,输入又删除,在重复着……

    李雪见刘苏安迟迟未回复,急了。

    漫天ジ飞雪:[我说硫酸,是不是数字输错了?你到是应答一声啊!]

    刘苏安一咬牙一跺脚发了出去,虽然他知道发出去的后果是会被一顿臭骂。

    多来米发:[没错,就是5000元,一口价,不打折。]

    刘苏安长叹一口气,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