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635章 刘大师为何出高价
    在场的人见甄国平来了,都向他问好。

    可此刻甄国平哪有心情和他们寒暄,他没有理会,径直走去。

    甄诺嘴角一扯,露出一丝坏笑。

    他朝着甄国平大声说道“爸,冰蚕丝就被这个乡巴佬拍走了!我刚才好心劝他……”

    “你骂谁是乡巴佬呢?”甄国平生气地给了甄诺一巴掌,。

    他确实非常生气。

    他好不容易和刘苏安搞好了关系,刘苏安也答应参加不久之后的交流会。

    他可不想因为这个不肖子,把这得之不易的友谊给毁于一旦。

    甄诺顿时傻眼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爸!你怎么向着外人呢?”甄诺被打了一巴掌,显然很不服气,他捂着生疼的脸不服气道。

    “你这白痴,这是你叔,还不赶快叫叔叔!”甄国平又对着甄诺的后脑勺来了一记。

    叔叔?

    甄诺以为甄国平昏了头,在说胡话。

    叫一个乡巴佬叔叔,而且是比他小的,况且这乡巴佬一直和他不对头,他是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的。

    “叔?爸,你不会是昏了头了吧?这个乡巴佬年龄比我还小,你让我叫他叔叔?”甄诺眼神中流露出委屈之色。

    “我和刘苏安刘大师平辈相交,你是我儿子,你不叫他叔叔你叫他啥?你来告诉我!”甄国平看着甄诺这没眼力劲还一副不争气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又在他的后脑勺给了他来了重重的一记。

    刘苏安?

    刘大师!

    这个乡巴佬……

    此时!

    甄诺的脑中仿佛有一道闪电划过。

    他刚才所有疑问。

    在这一刻!

    瞬间都有了答案。

    原来如此!

    难怪胡总夫妇会热情地去打招呼!

    难怪陈制片人也急急忙忙去交谈!

    难怪他这么被谢董器重!

    难怪他老爸会因此而扇他巴掌!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因为,其实他认为的乡巴佬是刘大师。

    这个被他老爸最看中的刺绣大师,现在竟然就站在他的面前。

    而且还如此的年轻!

    可是,老爸……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他的年龄啊!

    他一直以为这样的大师,是一个老头子啊!

    甄诺有苦无处说,打断牙齿只能往肚子里咽。

    谁让他有眼无珠来着!

    谁让他有眼不识泰山来着!

    “爸,他真的就是你和我提起过的刘大师?”甄诺还是半信半疑地问道。

    “刘设计师就是你爸口中的刘大师,这有问题吗?”陈制片人走了过来,厉声道。

    如果不是碍于甄国平的面子,他早就想教训甄诺一下了,谁让他三番五次找刘苏安麻烦呢!

    陈制片人微笑地朝着甄国平说道:“甄老,你来了.”

    “陈制片人,你也在啊!”甄国平略些尴尬地牵牵嘴。

    “甄诺,你还在怀疑吗?真想不通你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

    围观的木子见甄诺一直找刘苏安的茬,她也实在看不下去了。

    她觉得这个甄诺是他看过最蠢的富二代之一了,都到这个份上了还在质疑。

    所以,这个甄诺再怎么对她献殷勤,她都不会高看一眼的。

    可惜啊!

    如果甄诺有刘苏安一半的人品和才华,也许她早就答应和甄诺交往了。

    “刘叔叔……”最后,在甄国平和其他人的注视下,在得知真相后感到惭愧的甄诺只能朝刘苏安低头鞠躬喊道。

    现在甄诺心中无比悔恨。

    早知道这就是刘苏安刘大师的话,他还较什么劲呢?

    然而,他只能吞下自己酿造的苦酒,在拍卖会丢了面子也不能怪任何人。

    要怪也只能怪他有眼无珠。

    这完全是他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乖……去一边玩吧。”刘苏安不客气道。

    而甄诺听到刘苏安的回到,心里早已哭笑不得。

    可这又能怨谁呢?

    他只能乖乖地听从刘苏安的话,去一边静静地待着。

    “刘大师,甄某有一事不明,还请刘大师指教。”甄国平恭敬地对刘苏安说道。

    “随便问,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会告诉你的。”刘苏安微笑着说道。

    “这个冰蚕丝的颜色有些问题,应该是有瑕疵,不知刘大师为何还是出了这么高的价格呢?”甄国平好奇地问道。

    他不相信刘苏安仅仅会因为钱多,所以就盲目出价。

    马克听到了二人的交谈后,也迅靠拢了过来,想要听听刘苏安的见解。

    他很想知道,刘苏安为什么最后会突然加价这么多?

    “这冰蚕丝的颜色和大家原本的认知不同,并不是瑕疵,而是因为这个是极品,优于一般的冰蚕丝。”刘苏安不紧不慢地讲解着。

    “此话怎讲?”

    “所以你才会出高价!”

    甄国平和马克几乎同时声。

    他俩都想要赶紧问明白,刘苏安为什么会这么认为,他的依据到底是什么。

    “普通的冰蚕丝是冰蚕三变后结茧,而这个金黄色的冰蚕丝绝对不止三变,我能看出此冰蚕丝冬暖夏凉,比普通的冰蚕丝更加坚韧。所以我才说优于普通的冰蚕丝。”

    刘苏安没有告诉他们这是九变之后的冰蚕魄。

    不过刘苏安没有说谎,这确实不止三变,这是事实。

    至于他们猜不猜得到这是冰蚕魄,刘苏安就不需要关心了。

    “原来如此,受教了!”甄国平拱了拱手,感叹着。

    “……”马克直接无语了,他在拍卖前已经查看了大量的资料,都在证明这个冰蚕丝是有瑕疵的,没想到结果却是出人意料的,他心中甚是惋惜。

    如果大家事先都知道这是极品的冰蚕丝,也许这个价格至少还得翻一番。

    结果却让刘苏安捡了大便宜。

    可是,谁让他们不识货呢?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不怪他们,毕竟冰蚕丝只有在三年前的拍卖会上出现过,再早的话只有文献记载了。

    所以,三年前的冰蚕丝仿佛被当成了标杆。

    这次拍卖和上次拍卖的有不同的地方,大家第一时间都认为是瑕疵。

    再加上资料上面模棱两可的记载,大家觉得这次拍卖的冰蚕丝是有瑕疵的也很正常。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刘苏安的解释。

    一个个如梦初醒一般。

    之后!

    甄国平向着刘苏安讨教有关刺绣方面的知识。

    而甄诺也只能乖乖地在一旁听着,虽然他也会刺绣,但他从小到大无比抗拒这些乏味的刺绣知识。

    这一刻!

    他终于体会到生不如死是何等滋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