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634章 他的靠山来了
    此时!

    南海珍珠的竞拍进入了尾声!

    甄诺因为和甄国平打电话而错过了竞拍。

    当他挂掉电话的时候,就听到了主持人已经在喊价格了,而且是喊第三遍之时……

    他彻底地急了!

    这可是他老爸甄国平交给他的任务,也是他最后的表现机会了,他可不想因为一个电话而彻底断送。

    他见主持人已经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小锤子。

    他急急忙忙地拿起一旁的话筒,跑到窗前,想趁主持人落锤前喊价,他拿着话筒脱口而出:“我要出价,我出……”

    可惜啊可惜!

    已经为时已晚!

    他的话音未落!

    只见主持人手中的小锤子重重地敲下,并喊出“成交”二字。

    那串数字硬生生地卡在甄诺的喉咙里,如一根刺一般卡着,让他觉得生疼生疼的。

    此刻的甄诺!

    再一次成为众人的笑柄。

    在场的人听着甄诺说的话。

    一下子在场不认识甄诺的人都看向甄诺的包厢,他们一个个全部都笑了!

    甄诺的朋友们闻言,都很诧异,这显然不是平日里的甄诺一贯的作风。

    他们心中都在纳闷,这甄诺为何今日如此反常。

    木子也觉得甄诺今日很是反常,但甄诺向来好出风头,她以为甄诺刚才是在出风头,也就没有再细想了。

    刘苏安无奈地微笑了一下,他知道这甄诺今日的表现多多少少是因为他的缘故。

    陈制片人和胡总夫妇有些恨铁不成钢啊!

    他们庆幸此刻甄国平没在,要是在的话,看到今日他儿子的表现,估计都要气的吐血了。

    “不好意思二楼这位先生,这颗南海珍珠已经被拍出。”主持人闻声看向甄诺,他的眼眸中露出诧异之色,但还是很有礼貌地说道。

    连拍卖最基本的规则都不知道还敢来拍卖,这人是不是少根筋的呢?

    他顿觉这甄诺特滑稽,特可笑。

    此刻!

    笑声充斥着整个拍卖会场。

    听着那一声声笑声,甄诺整个人都要炸了。

    此刻他的脸是红一阵白一阵的。

    他真想有个地缝能钻进去。

    往日春风得意的他,今日却出尽洋相。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乡巴佬害得,要不是这乡巴佬。

    他今日怎么会如此难堪,如此狼狈呢?

    这一笔一笔的帐,他迟早要要回。

    他将心中的不满全部都归结在刘苏安的身上。

    不过!

    现在!

    他必须要将这一落败的消息告诉甄国平。

    虽然他心中是万分抗拒的。

    他知道,这一次肯定是免不了一顿臭骂。

    果不其然!

    当他将这一结果在电话里告诉甄国平后,他迎了了甄国平的一顿恨铁不成钢的臭骂。

    此刻的甄诺深知解释无意,他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学生,态度极好地听着甄国平在电话里的教导,是不是还随身附和几句。

    不过!

    这些话他从小听到大的,早已听出老茧子了。

    所以他和往常一样,左耳进右耳出了。

    几分钟后,甄国平因为忙着赶路,也就挂了电话。

    此刻的甄诺,已经无心参与也无心观看拍卖了。

    他那目光狠狠地盯着刘苏安的包厢,想着等会如何奚落刘苏安。

    之后!

    还有很多价值过冰蚕丝的物品在竞拍着。

    比如最后作为压轴出场的《奔马图》,就被拍到了oo多万元,被谢董拍得。

    刘苏安看到《奔马图》被拍到这么高的价格时,甚至都想自己画一幅拿去拍卖了。

    不过他仔细一想,这些名画大都是做着去世之后才涨价的。

    他才打消了这个念头。

    “谢谢各位,今晚的拍卖到此结束!谢谢各位的参与,如果各位没事的话,可以去自助餐区小饮几杯。”

    随着主持人的结束词。

    今晚的拍卖拉下了帷幕。

    所有的人也他们各自的包厢里走了出来,纷纷朝着一楼大厅走去。

    而此时!

    甄诺已经在一楼大厅“恭候”刘苏安的了。

    他见木子前来,上前去搭讪。

    可惜!

    初夏挡在木子前面,让他压根就没法靠近木子。

    随后木子和初夏没有搭理他,冷漠地从他眼前走过。

    这让他的心中无比郁闷。

    就他抬眸之际……

    看见刘苏安和谢董一家,还有陈制片人以及马克、艾丽他们一起从三楼走了下来。

    谢董一家和王董有事要谈,就和刘苏安告辞后先行离开了。

    艾丽因为还有通告要赶,也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后,她在保镖的护拥下离开了拍卖现场。

    陈制片人和马克相谈甚欢,又都喜好酒,二人本想和刘苏安一起去一旁的自助餐区再小饮几杯。

    不过被刘苏安拒绝了,他们二人只好自个儿去喝了。

    甄诺见只有刘苏安一个人了,他感觉时机来了。

    “乡巴佬,你拍下的冰蚕丝是有瑕疵的,你不觉得花了冤枉钱吗?”甄诺马上迎上前讥笑着说。

    他这是讥笑刘苏安不识货,把瑕疵品当成了完美品。

    “哦?是吗?我钱多,我乐意!行吗?”刘苏安微笑着说道,这语气仿佛是在诉说着别人的辉煌战绩一般。

    甄诺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嚷道:“乡巴佬,你这是什么态度?我好心提醒你,你就这个态度的?”

    甄诺这一声,顿时吸引无数诧异的目光,瞬间吸引无数围观人。

    “狗拿耗子……”刘苏安摊了摊手,表示很无奈。

    “乡巴佬,你骂谁是狗呢?”甄诺已经气昏了头。

    而此时的甄国平一路上紧赶慢赶的,在拍卖会快结束的时候,终于赶到了酒店。

    可是!

    甄国平在拍卖会场门口的时候,被保安告知拍卖已经结束了。

    不过既然来了,他总要确认下心中的答案——拍得冰蚕丝的人是否就是刘苏安。

    他一进拍卖会场,就听到里面闹哄哄的,好像还有人在争执。

    甄国平一看,竟然是他的儿子甄诺对着刘苏安大声嚷嚷,而刘苏安一脸大度的微笑。

    他连忙三步并成两步,朝着他们飞快地走去,并大声地呵斥道:“甄诺,你给我住嘴。”

    甄诺闻声望去,看到甄国平走了过来,他顿觉他的靠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