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632章 占马克的便宜
    要知道来这里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不会有人随便冒出这么没有教养的粗鲁话语来。

    因为这样做,真的很丢脸。

    主持人起先没有在意,还以为三楼的人在呵斥下面楼层的人。

    这种事情的生,他本来是不想管的。

    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是当他看到是二楼的人在呵斥三楼的人时,他有些傻眼了。

    这不对啊!

    谁都知道三楼的每一个都是大人物,只要是三楼的任何一个人,都是不能随意得罪的。

    而现在,这个二楼的年轻人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呵斥三楼的人。

    他这个主持人如果不说话,别人还以为这个拍卖会是没有规矩的呢!

    “请二楼的这位先生说话注意分寸,如若再次出言不逊,本拍卖会的组委会有权利请先生出去。”主持人说的很委婉,但是警告的意味也很严重。

    听到主持人话,甄诺才觉自己失言了,连忙红着脸坐下,不敢再乱说一句话。

    如果坏了他老爸的交代,他害怕承担不起甄国平的怒火。

    “二楼的这位乡巴佬,这是你第几次对我不尊敬了?不过我作为你的长辈,只要你知错就改,我是不会和你计较的。”刘苏安的话慢悠悠地传来。

    刘苏安这话当然是故意令甄诺生气的的。

    他才不会真的想当甄诺的长辈。

    “噗嗤……”胡总听到后,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个刘苏安年龄比甄诺要小几岁,竟然还说是甄诺的长辈……

    陈制片人若有所思,觉得甄国平如果现在在场,甄诺还真的只能是刘苏安的晚辈。

    但是,刘苏安在不认识甄诺的情况下却说出这话来,总觉得有些滑稽。

    他不知道二人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还是仅仅因为刘苏安只比甄诺多加一元钱,就让甄诺很生气?

    如果真是这样,这甄诺的脾气也太差了。

    谢董一家好奇地看了刘苏安所在的包厢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甄诺听到刘苏安的话时,肺都快气炸了,但是刚刚被警告的他不敢再和刘苏安争吵。

    主持人听到刘苏安的话后也被逗乐了。

    一看就知道,这二人的年龄,三楼这位的年龄比二楼的要小几岁,现在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占二楼那位的便宜。

    主持人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微笑着说道:“既然是一家子,那双方就不要再争执了,二楼的朋友,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比对方只多加一元钱的。”

    甄诺翻了翻白眼,直接无语了。

    如果大家都只加一元钱,那这场拍卖会要举行到什么时候?

    所以虽然主持人这么说了,但真正只往上加一元钱这么做的人是没几个的。

    甄诺也不屑这么做!

    乡巴佬!

    等着瞧。

    “48o万元!”甄诺立刻加价,想用突然提高价格的方法镇住其他的人。

    此价一出!

    现场突然安静了。

    几秒钟没有人响应。

    主持人见无人竞拍,他举起小锤子,也准备开始喊“48o万第一次”!

    甄诺见主持人的举动,又见无人继续竞拍。

    他站在窗前,他那目光瞥了一眼刘苏安的包厢,但是二楼看三楼被阻挡,是完全看不见的。

    虽然看不到刘苏安的表情,但他能想象得出刘苏安此刻的焦虑不安。

    一想到这,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乡巴佬!

    没钱了吧?

    不敢喊价了吧?

    呵呵!

    小样!

    甄诺冲着刘苏安所在的包厢方向直翻白眼。

    然而!

    刘苏安竟然话了:“马克,还是你先请吧!免得我喊48o万零一元的时候,又让某些人气得爆炸了!”

    刘苏安的话一字一句飘入正在洋洋得意的甄诺心中耳中。

    他的眉头都快皱成一字眉了。

    某些人?

    某些人是谁?

    这不是在说我甄诺吗?

    还48o万零一元!

    这个乡巴佬!

    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

    刘苏安觉得这个价格,马克应该还会往上加的。

    “刘设计师,这个价格其实有些高了,那我就再加一次,如果你能过我的价格,我就不再争了。”马克不太流利的中文再次飘荡在会场里,然后喊道“5oo万元!”

    是的!

    对于马克来说……

    5oo万元是他预算的最高价格了。

    因为他认为这次的冰蚕丝是不如三年前的。

    虽然冰蚕丝非常稀有,可以说是无价之宝。

    但是有了三年前的拍卖价格做对比,这次如果比三年前的价格高的话,怎么算都觉得自己亏了。

    这就是人的心理作祟。

    如果没有三年前的价格,也许大家还会继续加价。

    但是现在,加价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

    甄诺也在考虑,是不是继续往上加价。

    因为他老爸说过,给他5oo万元,5oo万元之内随便他怎么出价,而现在由于马克和乡巴佬的加入,使得5oo万元明显是已经不够了。

    他不能眼睁睁地将冰蚕丝拱手相让。

    怎么办?

    该怎么办?

    再出价就过预算了。

    甄诺急了。

    他转念一想!

    刚才马克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出价5oo万元是最高了,不会再出了。

    那么现在只要比马克高,这希望还是很大的!

    他的眼眸如灯泡一般瞬间亮了。

    “5oo万零一元!”甄诺怡然自得地喊道。

    他喊完之后,特意往刘苏安所在的位置望了一眼。

    他在喊出价格的时候,还在祈祷,最好乡巴佬不再和他争,这样他就能拿下冰蚕丝了。

    然而,当大家现是刚才骂人的人比马克多出价一元的时候……

    嘘声,和喝倒彩的声音不时传来,并蔓延开来。

    前面刘苏安故意加价一元,那是刚开始拍卖,是他的恶趣味也好,是他的小伎俩也好,没有人会在意的。

    而现在甄诺比马克多一元,明显是在占便宜,明显是在投机取巧。

    因为马克刚才明确表示,他出价5oo万元是最后一次了。

    这就好像两个人在比武,其中一人趁对方抱拳施礼的时候突然动手把对手打下擂台。

    这就完全胜之不武,还没有武德。

    道理很明白,出得起5oo万元的人,还会出不起那几元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