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624章 此仇不报非君子
    “贵宾?”

    甄诺怒极反笑,这个穿着不知道是不是地摊货衣服的人,竟然被当成了贵宾。

    他摇着头苦笑道:“这种穷人怎么会是贵宾?我看他恰好是王主管的远房穷亲戚吧?”

    “人不可貌相,就像你看上去像个有钱人,却拿不出邀请函一样。”

    保安队长的眼神越来越鄙夷。

    他才懒得管刚才进去的人,和王主管是什么关系。

    而眼前的年轻人看上去是个有钱人,结果费了这么多话,还是没有最重要的邀请函,有什么用?

    呃……

    年轻人!

    这是看关系的年代,没关系只能看邀请函了。

    既没关系又没邀请函的。

    想进此门。

    门都没有!

    保安队长微笑地看着已经快气炸了的甄诺,他完全不理会甄诺此刻的愤怒。

    “我要投诉你。”甄诺指着保安队长的,扬着下巴道。

    他觉得这保安队长完全是拿着鸡毛当令箭。

    “你开心就好。”保安队长眉毛一扬,他转身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这位先生,没邀请函,麻烦你左走,不送。”

    “你……”甄诺气呼呼道。

    他这是看明白了,这保安队长这是在下逐客令呢!

    呵呵!

    谁告诉你,我甄诺是没有邀请函的?

    睁开你们的双眼看清楚了。

    “谁说我没有邀请函的!”甄诺很生气地拿出了邀请函,递给了保安队长。

    “……”

    “……”

    几个保安面面相觑。

    为什么要多此一举,自寻不痛快呢!

    有人甚至在心里怀疑,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或者他有受虐倾向,非要被别人说几句这才心里痛快?

    不然的话,怎么解释明明有邀请函却不拿出来,差点被赶走才慢腾腾地拿出来了。

    “好了,你进去吧……”保安队长看了一下邀请函,手一挥道。

    随即!

    保安打开拍卖会场的门。

    “哼……”甄诺在一片叹气声与摇头声中,大摇大摆地往拍卖会场的大门。

    不管如何!

    这气场是绝对不能输的。

    “这不是无理取闹吗?早拿出来不就没事了吗?还非要来这么一出,这人真是脑子有病!”

    保安队长看着甄诺走进了门口,才在背后气愤地说着。

    “是啊!简直就是在瞎耽误工夫,闲着蛋疼,折腾我们玩呢!”其他保安人员无奈地一声叹息。

    而进入拍卖会场的甄诺,此刻也明显憋着一肚子气。

    他长这么大,只有他给别人小鞋穿。

    哪成想!

    今日竟然在刘苏安身上第一次吃瘪,而且还是连续的吃瘪。

    现在!

    竟然连这些小小的安保人员都敢顶撞他,让他颜面荡然无存。

    但这些安保人员都是这次举办方的人,他不敢造次。

    所以他心中的这股怨气,自然是一股脑地全部归在刘苏安的身上。

    此仇不报非君子!

    他一定要找机会让刘苏安难堪。

    甄诺一进拍卖会场,他的目光朝着大厅望去,寻找着刘苏安的身影。

    放眼望去,大厅里全都是衣着鲜亮的人物,其中不乏有甄诺认识的,可他压根没心思和其他人打招呼。

    但他也没有发现刘苏安的身影。

    按理说,以刘苏安的一身休闲的行头,放在这人群里应该甚是与众不同,甚是扎眼,甚至可以说是引人注目的。

    但整个大厅,他愣是没找到刘苏安的身影。

    他的目光不由得瞥向一旁的自助餐区。

    这一瞥还真有收获。

    只见刘苏安正在自助餐区拿着餐盘,完全不顾旁人,自顾自的大吃着。

    原来刘苏安被王主管带进拍卖会场后,因为王主管还有其他的事,所以就没有继续陪着刘苏安。

    而刘苏安见拍卖会没有开始,再加上中午没吃饱,此刻他的肚子早已饥肠辘辘,所以他干脆跑到自助餐区先饱餐一顿。

    甄诺看着他如饿死鬼投胎一样不注意形象的吃相,他的眉头一皱,嘴角一扯,冷笑道:“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丢人现眼,继续继续……”

    他的心情瞬间由阴转晴。

    正在他窃喜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飘入他的耳畔。

    “甄少!你终于来了!我可等你好久了。”

    话音刚落!

    一年轻人高兴地迎了上来,并一把搂住甄诺的肩头。

    此年轻人人称黄少,和甄诺是酒友加玩友。

    今日来,也纯粹是被父母亲派来长见识的。

    有吃有喝有玩,他何乐而不为呢?

    甄诺侧过脸一看,微笑道:“黄少,好久不见。”

    “还好久不见,你小子刚才都看到我了,怎么也不过来打声招呼呢?咱们那帮朋友还在等你呢。”黄少说着指着大厅一侧的年轻人们。

    那帮正在热聊的年轻人们,见黄少看向他们那边,也纷纷朝着看向他俩,点点头打招呼。

    “黄少,我怎么可能不和你打招呼呢?刚才真的没看到,走,我们现在就过去。”甄诺略些尴尬地微微一笑。

    随即,二人往着那群年轻人的方向走去。

    老朋友相见,自然是要寒暄一番的。

    而甄诺的目光却时不时地看向刘苏安。

    “甄少,怎么了?那边的穷酸小子,你认识?”黄少见甄诺的目光始终看向刘苏安,一脸好奇道。

    “是啊!甄少,我看你从一进门就一直看着那穷酸小子,莫非你们认识?”

    “咱们甄少什么身份啊!怎么可能会认识这种穷酸小子,别开玩笑了。”

    “肯定不认识,这种人不是这个圈子里的。”

    一旁的其他年轻人对甄诺流露出的反常行为,甚是纳闷。

    他们的眼眸中也露出好奇之色。

    “哼!这种乡巴佬,你看他一个人在哪里大吃大喝的,根本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我甄诺怎么可能认识?”甄诺的冷冷一笑。

    “这次拍卖会不是邀请的都是精英人士和富豪吗?这穷小子是怎么混进来的?他应该没有资格拿到邀请函吧?”黄少很是赞同甄诺的话。

    但他很好奇,这眼前的穷小子是怎么进入会场的。

    “他那样子,哪像是来竞拍的,我看他的样子就是来混吃混喝的。”

    “会不会是溜进来的?要不要找保安把他赶出去?”

    甄诺看着他那帮朋友,看刘苏安就像看怪物一般,心中不由得愉悦起来:“行了,这种人,咱们犯不着动手,大家就别管他了。”

    甄诺之所以这么说,有两个原因,一是不想他这帮朋友知道他刚才的糗事。

    二是想想让刘苏安在这个会场上出尽洋相,方才解恨。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