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623章 没邀请函进去了
    只见酒店大门口……

    王主管热情地握着刘苏安的手。

    二人交谈甚欢。

    看起来交情匪浅。

    这一幕,看的甄诺是一愣一愣的。

    他的双脚彻底僵住了,完全迈不开步了。

    他的脸色如蜡。

    他的嘴巴张得大大的,足够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他的眼珠瞪得大大的,如同铜铃一般大。

    他的心中五味杂陈。

    呃……

    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会这样?

    这王主管为什么会亲自出来迎接?

    这乡巴佬和王主管到底是什么关系?

    还有,这乡巴佬究竟是谁?

    一个个问题,如雨后春笋一般,在甄诺的脑海里浮现。

    他百思不得其解!

    刚才那乡巴佬说,有一种人是不需要邀请函就能进去……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这……

    甄诺傻眼了!

    这不科学啊!

    他的心中无比抗拒这一想法。

    可如果不是……

    那眼前这一幕,又该如何解释呢?

    这一切一定是巧合!

    一定是这样的!

    毕竟这王主管为人和蔼,对谁都很友善,他一定是被这乡巴佬给忽悠了。

    决不能让这乡巴佬的计谋得逞。

    甄诺觉得有必要提醒王主管,以免上当受骗。

    他觉得王主管要是知道这乡巴佬是没有邀请函,不在邀请之列的,肯定会让保安将这乡巴佬轰出酒店的。

    他不由得加快前进的脚步。

    就在他向着酒店大门前进时……

    刘苏安和王主管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走进了酒店里,并向着拍卖会的所在的场地前去。

    “这王主管怎么这么没眼力劲啊!竟然被这乡巴佬忽悠成功了。”甄诺眉头紧蹙,气不打一处来。

    他气的只想跺脚。

    但事情紧急,不容他耽误。

    他大步流星地进入酒店大门口,并朝着拍卖会场走去。

    然而!

    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幕,在他眼前上演。

    王主管竟然毕恭毕敬地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而刘苏安竟然在王主管以及两旁四位保安人员的注目礼下,大摇大摆地朝着拍卖会场的门口走去。

    大门缓缓地关上了。

    “今天我有一句妈卖批一定要说!”甄诺看着这一幕,此刻整个人都不好了,飙起了脏话。

    没想到他紧赶慢赶还是晚了。

    他彻底地急红了眼:“乡巴佬,你站住。”

    可刘苏安和王主管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他顿感头上上方有一群乌鸦飞过。

    他顿感一股凄冷感扑面而来。

    而两旁的保安人员闻声,都诧异地看着他。

    “看什么看?没看过帅哥啊!”他气愤地指着保安人员,一边说一边径直地朝着拍卖会场走去。

    保安人员们觉得甚是莫名其妙,但他们没有忘记职责所在。

    他们伸手拦下了要进拍卖会场的甄诺,厉声喝道:“站住!”

    在他们看来,刚才的一幕完全是这甄诺自演自导的闹剧。

    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混进拍卖会场。

    “你们为什么拦我?我是被邀请的,你们凭什么拦我?要拦也是拦刚才那乡巴佬才是!”甄诺语气甚是激动。

    显然,被刘苏安刺激到的甄诺,在这个时候情绪很糟糕,完全忘了出示邀请函。

    他看到保安竟然拦住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连那乡巴佬都能进去,他这个正宗的富二代兼刺绣行业的专业人士却不让进,这是何道理?

    站在他前面的另一位保安看到甄诺情绪有些激动,很礼貌地说道:“先生,这是规定,还请出示您的邀请函。”

    “你瞎啊!刚才那个小子根本就没有邀请函,结果还是进去了,难道你们这个拍卖会也能开后门不成?”甄诺生气地质问。

    凭什么那乡巴佬没邀请函能进,他就不能进呢?

    凭什么他就只能凭着邀请函进去?

    一群守门的,说出示邀请函,他就得乖乖出示邀请函?

    那他的颜面往那放呢?

    被保安这么一问,他更加来气了。

    他就不信这个邪了。

    他和这帮保安杠上了——不给。

    “这……刚才的是我们的王主管,他带进去的我不敢拦。”保安无奈,只能实话实说。

    其实,潜台词很明显“如果你也认识王主管,我也不会拦你的”。

    但是,甄诺认识王主管,王主管却不认识他,他当然不能去请王主管再出来带他进去。

    “我现在就要进去,你看怎么着吧?”甄诺语气强硬道。

    其他保安急了!

    他们把这甄诺当成是故意来闹事的人。

    他们连忙在对讲机中,将这一突状况告诉了保安队长。

    一分钟不到!

    保安队长带着数十名保安立刻赶了过来。

    甄诺这一下子彻底懵了!

    看着这些保安训练有素的样子,这次的拍卖会组织确实很严密。

    一般人想来这里闹事,还真的没什么机会。

    “是谁要闹事啊?”保安队长走到了甄诺的面前,看了甄诺一眼,然后瓮声瓮气的说道。

    “是我!呃……不是我!我说的是我没有在闹事,是他们拦住我,不让我进去!”甄诺忿忿不平地指着门口的保安们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呢?”保安队长朝门口的保安询问道。

    他只知道在对讲机中听说有人闹事,但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他没有邀请函,就硬要闯进去。”门口的保安委屈地说道。

    “原老板有规定,没有邀请函的话是不能进去的。”保安队长了解了情况,向甄诺解释道。

    “没有邀请函就不能进去?刚才那个乡下来的乡巴佬就大模大样地走进去了!这怎么解释?”甄诺明显还咽不下这口气。

    “刚才那个人是王主管亲自邀请进去的,所以我不能拦。”门口的保安无奈地说。

    “我明白了,你别不服气,总会有几个贵宾,不需要邀请函就能进去,你如果也能请的动王主管出来迎接你,保证没人敢拦你!”保安队长看着甄诺说道。

    但是,他的脸上却带着若有若无的鄙夷。

    保安队长当然很不爽,心中暗道:自己不是贵宾就不服气了,这人到底是什么臭脾气,要不是看你穿得还算光鲜亮丽,我就赶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