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网货供应商 > 第622章 连邀请函也没有
    “我……你……”甄诺气的指着刘苏安说不上话来。

    好一个不知羞耻的乡巴佬!

    好一个巧舌如簧的乡巴佬!

    好一个颠倒黑白的乡巴佬!

    明明是他故意使诈,才将停车位占为己有,现在还猪八戒上墙头——倒打一耙!

    一向优越感十足的甄诺,被刘苏安一而再再而三的开涮,这脸是红一阵白一阵,气的这手都颤抖了。

    如果可以!

    他早就一拳挥过去。

    但毕竟这里出入的都是精英人士与富商,他又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要是事情闹大,丢人丢面子的是他自个,毕竟乡巴佬是不要脸面的。

    再加上他此行是为拍卖而来的。

    所以此刻!

    他必须要保持所谓的绅士风度,不能对乡巴佬出手。

    更不能在这里对乡巴佬出手。

    “乡巴佬,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敢往这里凑?我告诉你,这家酒店今晚要举行拍卖会,云集的都是各路精英人士和富商,这里压根不是你能来的地方。现在我好心提醒你,这家酒店今天是不对外营业的,你想要住宿的话,赶紧去找旅馆,那比较适合你这种乡巴佬。”

    甄诺下巴一扬,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冷冷一笑。

    虽然不能出手揍人!

    但一定要在言语上挫挫这乡巴佬的锐气,一定要让这土包子自惭形秽、无地自容。

    甄诺一看刘苏安的衣着,就闻到一股穷酸味扑面而来。

    他断定刘苏安是没钱的主,而他开的牧马人估计是他全部的家当,开牧马人纯粹只是为了装逼而已。

    他觉得这样的人不可能是前来拍卖会的,也肯定不知这酒店要举行盛大的拍卖会的。

    一抹优越得意的笑容,悄然跃上了甄诺的嘴角。

    然而!

    他又一次想岔了!

    “我知道啊!我就是来参加拍卖的,有问题吗?”刘苏安气定神闲,那坚定的目光直视着甄诺,以毋庸置疑的语气说道。

    哈哈……

    这乡巴佬竟然说他是来参加拍卖会的!

    这简直是本年度最好笑的笑话了。

    乡巴佬!

    你的样子既不是精英人士,又不是富商,你参加哪门子拍卖啊!

    你这种人想装逼,也不看看在谁面前装!

    “有问题,当然有问题了,乡巴佬,既然你是来参加拍卖会的,我想请问你一个问题,你有邀请函吗?”甄诺饶有深意地盯着刘苏安看,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他心中断定,这样的人,肯定是没有邀请函的!

    举办方绝对不会邀请这么一个穷小子来参加拍卖会的。

    他的心中无比肯定!

    “我有没有邀请函,跟你有关系吗?我就是没有,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吧!我参加拍卖会不需要和你报备吧?”刘苏安面不改色,淡然地说道。

    他觉得这家伙简直是闲的蛋疼。

    他觉得自己今天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被这家伙给缠上。

    没有!

    肯定是没有!

    就知道他不会有!

    甄诺从刘苏安的言语中断定,这刘苏安是没有邀请函的。

    呵呵!

    看来这“穷小子”等下要吃闭门羹了。

    等下有好戏看了。

    他的心中就顿时高兴了很多,他的心情也开始由阴转晴。

    此刻的他幸灾乐祸起来。

    “哼哼!你连邀请函也没有,竟然就往里闯?我看你的脑子是不是秀逗了?”甄诺一脸坏意地笑着。

    “说完了?说完了就让开。”

    对于甄诺的嘲笑,刘苏安并没有理会。

    对付贱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理他。

    吵架无意义,动手就更不行。

    他可不想因为和一个路人甲动手,而导致没有竞拍到冰蚕丝。

    真发生这样的事情,那才是最傻的。

    所以这时,刘苏安继续朝着酒店的大门的方向走去。

    “呵呵!这乡巴佬什么心态啊!竟然毫不在乎。”

    甄诺没想到他的嘲讽压根没起到任何作用,这仿佛是在对牛弹琴。

    他的脸色愈发的难看。

    “乡巴佬,等着被扫地出门吧。”甄诺很不友好地朝着刘苏安的背影喊道。

    “不劳你费心,你不知道,有一种人是不需要邀请函就能进去的吗?不好意思,恰巧,我就是这样的人。”刘苏安回头瞥了甄诺一眼,自信满满道,然后再次朝前走。

    呵呵……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嘴硬!

    还在装逼!

    还“有一种人是需要邀请函的”!

    你以为自己是谢董还是王董啊!

    看来这个土包子,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

    既然如此,那我甄诺就坐等好戏开锣——等你这乡巴佬装逼不成反被啪啪啪打脸的时刻!

    他能想象的出刘苏安被举办方拒绝,被人嘲笑的画面。

    到时候他再上去奚落一番,这样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甄诺本想紧跟着刘苏安前去。

    可是他的车子还没停好,正在两难之际。

    他的眼眸一下子亮了。

    他看到刚好有其他车子离开,留出了一个停车位。

    于是他决定抓紧时间停车。

    他连忙去开车,还时不时地看刘苏安又没朝其他方向溜走。

    确定好之后。

    他抓紧时间将车停好。

    停好车的他,一路小跑往维京大酒店的门口走去。

    他这是怕,一不留神,这乡巴佬就趁机溜走了。

    他可不想让这么大好的机会白白丢失了。

    “乡巴佬,他竟然真的往酒店去了,他难道真的是去拍卖会?呃……他这是给谁打电话呢?”

    刘苏安的身影出现在甄诺的眼眸之中,只见刘苏安一边拾级而上,一边打着电话,眼看就要酒店大门口了。

    他不由得泛起嘀咕来。

    他竖起耳朵细听!

    可惜!

    路程有点远,他根本就听不见刘苏安在电话里说了什么。

    他只看到刘苏安在挂电话的那一刻!

    竟然回头朝着他微笑了一下。

    这笑容落在甄诺的眼里,根本不是笑容。

    而是讥笑!

    甚至是挑衅的笑!

    “乡巴佬,等下有你哭的时候。”甄诺冲着刘苏安远去的背影忿忿不平道。

    他的赶紧跟上。

    他这是怕刘苏安使金蝉脱壳之计。

    他得盯紧点。

    既然装逼那就让这乡巴佬装到底,他得为此付出代价。

    他一定要让乡巴佬出糗。

    他一定要亲眼目睹并见证乡巴佬被保安轰出去的那一刻。

    他一定要让这乡巴佬为他说的话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不由得加快脚步紧随而去。

    然而在酒店大门口的一幕。

    让甄诺再一次傻眼了……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