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百七十章 他彻底的死了
    感觉那声音一点点飘远,最后消失无踪,离夜轻合上眼皮。

    第五昼天,这就是第五昼天的目的。

    重生,复活,身体,全都已经想好了。

    可笑第五尧灏到自己被血祭的那一刻,都还不知道自己早就身在局中。

    这意思就是,连自己怎么死的,最后都不知道。

    可怜?

    这是第五尧灏自找的,没有什么值得可怜的。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先一步晋升主灵,在第五昼天复活以前,晋升到主灵!

    脑海中的画面闪过,那是无数手结的变化。

    从刚才开始,离夜就跟随着这些手结变化手结。

    黑暗中的主灵之力,快速涌入她身体中!

    而此刻,才走入寻神池,或者是已经走进寻神池并没有找到主灵之地的人,将开始一轮一轮的血祭!

    “啊——”

    鲜血飞溅,空气中的血腥味瞬间浓郁!

    高大的身影狂奔而过,浑身是血,面露恐慌看着身后,然后转身拔腿就跑!

    他要离开这里,他要离开这里,离开这里!

    这是被血祭后,所有人会有的举动!

    只不过走进来的人,谁也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这就是血祭!

    看到那狂奔而过的人,第五炎泫,北宫雪见他们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们走远的方向。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北宫奇疑惑问道,那些人,感觉刚刚经历了很恐怖的事情。

    难道这就是寻神池以内的危险,很恐怖的那一种?

    “继续走下去,谁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危险。”北宫雪见喃喃开口,眸光变得深邃。

    第五炎泫回头看向身后,看到身后变化的景色,喃喃开口。

    “我们现在就是想要回去,也来不及了。”后面,已经没有路了。

    他们走过的地方,只能往前走,不能往后面走。

    “这个地方,跟传说中的地狱还真像,相传去地狱的路,只能是往前,走过的路就不能再退回去。”第五漪衣讥讽一笑,不急不缓说道。

    地狱!

    两个字在脑海中回响,众人看向前方,神情紧绷而又认真。

    先不说这是不是地狱,就算是真的地狱,他们也只能往前面走,无法后退。

    “啊!快跑啊!”

    尖叫声从前面传来,一道身影再次冲过,脸上带着恐惧和惊慌。

    北宫奇看到来人,赶紧走过去,挡住他离开的步伐。

    那人感觉到前面站着人,二话不说就想要攻击!

    他要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

    不能在这里!

    只要离开这里,才能活命!

    北宫奇看到那人进攻,身影瞬间移动,转眼欺身到他面前!

    手掌伸出,就掐住了他的脖子,“你想死吗?”

    冰凉的声音入耳,疯狂中的人,仿佛知道了什么,激动的心情瞬间平静下来。

    “不,不,不!”

    他不想死!

    就是不想死,才要离开这里!

    这个地方,不能留,很可怕,很可怕!

    “快放开我,我不想死,不想死!”

    “哈哈哈,你们再往里面走,也会死的,下一个就轮到你们了。”

    “寻神池并不是成为主灵之地,是一个诅咒,一个诅咒!”

    “我们会死的,会死的!”

    ……

    那个人双眼睁大,瞳孔缩紧,那表情看上去有几分狰狞。

    他大笑看着北宫雪见他们,疯狂大笑了起来!

    会死的!

    都会死!

    “景澈,放开他吧。”第五炎泫看着他,开口道。

    这个人,已经疯了。

    寻神池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怎么到过深处的人,竟然是疯了。

    看他们浑身是血,就像是一个血人冲出来,不知道的,还有为他们掉进血池里了。

    北宫奇看着面前的人,这才慢慢放开他。

    那人得到自由,立刻往前面冲去,冲入那一片迷雾之中。

    他的嘴里,还是不忘大叫,不忘刚才的话。

    “哈哈,你们都会死,都会死!”

    ……

    会死啊!

    “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继续往前面走,还是回去?

    现在只有往前走的路,没有后退的路。

    “继续走,不管如何,都要找到夜儿。”第五炎泫皱着眉头,沉声开口。

    他不能让自己的女儿有事,二十几年前不能,现在也不能!

    那是他的女儿,他跟见儿的女儿。

    “好。”北宫奇点头。

    总之,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要先找到夜儿。

    “第五昼天,快要复活了。”第五漪衣低着头,看着地上,喃喃开口。

    什么?

    三人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同时看了过来。

    第五昼天,就要复活了?

    “漪衣,你在说什么,第五昼天死了那么多年,这么多年都没有办法复活,现在怎么会复活?”北宫雪见心里剧烈跳动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在第五漪衣说完这句话以后,她就感觉自己心脏不安跳动。

    好像有什么事情,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发生了什么事?你说等见到夜儿才告诉我们,我们没有逼问你,现在怎么说这种话?”一个死去那多年的人,怎么复活?

    第五炎泫不懂,他也想不明白。

    现在的他们,都错失了很好的机会,成为主灵的机会。

    甚至是他,目前不过只是灵体而已,能这么活着,就已经是万幸!

    “我听夜儿说,灵体想要复活,没有帝品丹药,是做不到的。”北宫奇看着第五漪衣,眉头差点打结。

    没有帝品丹药,灵体无法复活。

    夜儿这么说的,他也一直这么认为,所以一点都不担心第五昼天会复活。

    现在她这么说,他真的无法相信。

    夜儿的话是错的?

    不,不是这样!

    “的确是,正常情况下是那样,可第五昼天不同,他在第五家族族长这多年的血肉供奉下,拥有了力量。

    历代第五家族的族长身体,就是收容第五昼天灵体最好的容器!

    大哥,他原本选中的是你,只不过你忤逆了他,他就选择了毁灭,将你,大嫂,支持你的人,统统毁灭!

    最终他选择了二哥,不只是在*上的选择,还有就是……他选中二哥,是以二哥的血,血祭寻神池!”第五漪衣话语冰凉,一字一顿。

    三人看着她,脑海中回响着那些话,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血祭!

    天才血祭!

    他们曾经担心过夜儿,很多方面都显示,夜儿是最适合血祭寻神池的人。

    可的完全没有想到,第五昼天早就已经选好了血祭的人!

    “你的意思是,第五家族每一代族长,只不过是第五昼天选出来,血祭寻神池,和自己重生的躯体?”过了好久,北宫奇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只是因为这样!

    只是这样!

    “是父亲告诉我的。”第五漪衣抬起头,目光中闪过坚定。

    父亲!

    两个字从心尖扫过,第五炎泫,北宫奇心里都颤了一下。

    对于别人来说,这两个字代表着尊敬,对他们来说,这两个字代表的只是杀伐。

    那个人,当年多无情,是他下令杀了他们!

    毫不留情!

    “父亲,他彻底的死了。”第五漪衣不想说太多,只是简单说了一句。

    第五炎泫和北宫奇沉默,没有说什么,心里更没有半点悲伤。

    这种东西,在二十几年前,在那个人亲手杀了他们的时候,就已经没了。

    现在为他悲伤?

    不,他们不会这么做。

    “我们去找夜儿。”北宫雪见伸出手,想要握住第五炎泫,手指却穿行而过,无法握住。

    他们一直是用灵力靠近对方,不用灵力,是无法……

    手指微微颤动,北宫雪见看了一眼,收了回来。

    “三姐,那大哥是不是能够复活?”大哥也在寻神池了,是不是也能够复活?

    第五炎泫,北宫雪见同时看向第五漪衣,眼中露出期盼。

    对啊。

    第五昼天都能在这里面复活,他是不是也可以?

    “不行。”第五漪衣皱眉摇头。

    “为什么?”北宫雪见问道,为什么不可以?

    “大嫂,你也不用着急,夜儿已经是帝品炼药师,若是找齐炼制还灵丹的药材,大哥复活不是什么难事。”夜儿这个炼药师,那才是最逆天的。

    这多年,她还连帝品炼药师的边缘都没触碰到,夜儿就已经成为帝品炼药师了。

    她,现在不过才二十几岁啊!

    夜儿!

    北宫雪见眼中闪过光亮,紧张的神色多了几分从容。

    那小子。

    曾经就敢独自去离宫,跟她交易。

    “我们还是继续走吧,不要……”

    “啊!”

    尖叫的声音响起,身影匆匆跑出来,面露狰狞,可怖到了极点!

    几人扭头看了过去,熟悉的容颜映入眼帘,即便他浑身鲜血,还是能认出来。

    “第五泠沨!”

    第五漪衣瞬间走到那人面前,挡住他的步伐,眸光中没有一点温度。

    匆忙跑出来的人,本来还在疯狂状态,听到这一声,突然停了下来。

    “尊,尊令。”

    第五泠沨心里的跳动,这才慢慢平复,恐惧在看到第五漪衣后,一点点消失。

    “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人呢?怎么会只有你一个?”这都是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

    “不,不!我不知道!”

    刚才才平复下心情的第五泠沨,突然激动了起来,一把推开第五漪衣,拔腿就往外跑!

    脑海中的声音不停回响,在告诉他们。

    血祭……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