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百六十五章 血林池,重生,主灵
    ♂

    第五尧灏!

    看到走下来的人,离夜眼中露出惊讶。

    鲜血一滴一滴落下,在空气中散开,往四周弥漫。

    血祭!

    是他,第五尧灏亲自血祭!

    “北宫离夜,很惊讶吗?”九天之上响起空洞的声音,声音中透着浓浓笑意。

    第五昼天?

    离夜看着九天,含笑道:“惊讶,是有点,不过看起来,第五尧灏对自己,比对任何人都要狠。”

    她想过很多,谁是血祭的人,第五尧灏,第五昼天,他们选择的对象是谁。

    在海面上的时候,看到第五尧灏身后跟着的人,也就是除了第五泠沨和第五火鸢外,第三个少尊令。

    曾经以为,血祭的人应该是他。

    他身上散发的气息,以及等等一切,都符合条件。

    只是完全没想到,最后血祭的人会是他,第五尧灏自己。

    “他也算个天才,还拥有血脉之力,你说,是不是很合适?”第五昼天再次开口,话语中带着欢愉。

    合适,真的很合适。

    没有人比第五尧灏合适了,从一开始,他选中的人就是第五尧灏。

    北宫离夜也好,还有北宫家族的人,不过都是一些幌子。

    他从来没想过,用这些人血祭寻神池。

    “看到你这样,我倒是明白了。”离夜双手抱臂,依旧淡然。

    眼角余光看向纳兰清羽,看着他眼中的神情,她心里的石头一点点放松下来。

    “你明白了,明白了什么?”第五昼天笑着问道。

    第五尧灏的身体一步步走下九天,手明明在流血,他却浑然不觉,脸上带着欣喜的笑容。

    离夜看着走到面前的人,眼中的情绪越发冰凉。

    “该叫你第五昼天,还是第五尧灏?”两个人,合二为一了。

    现在这是第五尧灏的身体,第五昼天的灵魂,两者合二为一!

    “我还是喜欢别人叫我第五昼天,因为,我就是天!”万物都由他说了算!

    他想要谁死,谁就要死!

    离夜抿着嘴角,注视着面前的人。

    “前段时间你抓那么多炼药师,就是这个目的?”纳兰清羽冷淡说道,那语气,仿佛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前段时间临天大陆的炼药师,一个接着一个被第五家族带走,就是为了这样。

    重生,第五昼天在第五尧灏身上复活了?

    “不愧是天穹峰邪尊,你知道的倒是清楚。”第五昼天笑了起来,俊美的容颜看上去多了几分妖冶。

    果然是这样。

    纳兰清羽回眸看向离夜,眸光中多了几分深沉。

    复活?

    第五昼天真的复活了吗?

    灵体复活,需要帝品丹药还灵丹。

    临天大陆除了夜儿,再也没有帝品炼药师。

    夜儿成为了帝品炼药师,因为没有找齐药材,都无法炼制帝品丹药,就凭第五昼天抓走的那些炼药师,能够炼制出帝品丹药?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你这么得意,难道你已经复活了?”不信,她绝对不信!

    灵体想要复活,必须要还灵丹。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并不是想要复活就能够复活,否则这个世界还不乱套了。

    可现在第五昼天真的在第五尧灏身体里,第五尧灏完全就是第五昼天。

    这又是怎么算的?

    真的还能算,只有帝品炼药师,才能复活灵体?

    “我是不是复活了,你们不是看到了。”第五昼天双手张开,慢步走来。

    目光看着离夜,眼中笑意加深。

    离夜没有回答,在他身上扫视了一圈又一圈,可那身上,一点第五尧灏的气息都没有。

    面前站着的人,那就是第五昼天,而不是第五尧灏。

    简单点说,第五尧灏已经死了,血祭了寻神池,现在站在面前的人,是第五昼天!

    离夜警惕看着第五昼天,握住纳兰清羽的手。

    “小心点。”

    “嗯。”

    复活,她相信这两个字,那才是真的见鬼了。

    尽管不知道第五昼天在第五尧灏身上做了什么,但他肯定没有复活!

    想要复活,哪里这么容易。

    现在倒是知道了另外一件事,一直想不明白的事。

    他们一直在想,第五昼天要怎么复活,现在看来已经明白了。

    他想要用第五尧灏的身体,到寻神池中复活!

    现在用一点血脉之力没什么,等到了寻神池,那就是真正的主灵!

    成为了主灵,这一点点小小的主灵血脉还算的了什么。

    “你以为,你们两个人,能阻止我吗?”第五昼天走过来,手指点动,周围血雾又浓郁了几分。

    离夜注视着他,脚步迈出,刚想走一步,身体便出现了几分沉重,手臂快要僵掉了一样,无法动弹!

    这是,怎么会这样?

    “北宫离夜,现在先放过你们,等我成为了主灵,在好好跟你算算这笔账。”第五昼天从离夜身边走过,目光狠狠瞪着她。

    看着血流的速度,以及空气中血雾变化,他迫不及待往前面走。

    刚走出一步,白色身影闪过,纳兰清羽走到他面前,挡住他前进的脚步。

    “纳兰清羽,我现在没空处理你,走开!”第五昼天沉声呵斥,流着鲜血的手握成拳头。

    就凭他们,还想要阻止他!

    痴心妄想!

    “第五昼天,你想这么容易就成为主灵,哪有那么便宜的事?”离夜扭动身体,血脉之力在身体中运转,身体的僵硬一点点化解开来。

    第五昼天眯起双眼,看着走到纳兰清羽身边的离夜。

    “你怎么还能动!”现在她应该僵硬身体,完全处于不能动的状态!

    怎么还能动!

    离夜没有回答,纳兰清羽看了一眼身后,迅速握住离夜的手。

    “我们走。”

    两道身影飞身闪过,快速往身后走去。

    空间之力展开,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等再次出现,已经在血祭台上了。

    “就是这吗?”离夜低头看着面前深不可见底,布满荆棘狰狞的台子。

    这像是一个池子,又像是一扇门,他们会在这里面淹没,它也会带着他们从这里走进另外一个世界。

    主灵!

    “轰~”

    台子之中,血雾弥漫的越发厉害,涌动而上,吞噬周围。

    离夜看了看脚下,再看看身后慌张追逐而来的第五昼天。

    “我们进去看看。”纳兰清羽含笑说道。

    不管在哪里,只要他们在一起,就不会有事。

    离夜看着身边的人,手掌不自觉握紧,她笑道:“好。”

    这样,也好。

    两人看着脚下血雾,纵身一跃!

    身影立即没入血雾之中,最后消失不见!

    第五昼天匆忙走来,看到消失在血雾中的人,拳头握紧,重重一哼!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够摆脱我!”第五昼天双拳握紧,跳下那狰狞可怖的台子。

    血雾在他跳下去的那一刻,立即将他吞噬!

    想要摆脱他,没那么容易!

    寻神池是他的,主灵的实力也是他的!

    他用第五尧灏血祭了,只要成为主灵,这一笔帐,他才能算清楚。

    知道自己没有吃亏!

    血雾环绕着两人,不停在周围蔓延

    离夜看着周围,感觉着那强烈的气息,她看向纳兰清羽。

    “没错了,就是这里,主灵之力就是从这里散发出去的。”越下去越浓郁。

    “就是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不是主灵的墓穴。”纳兰清羽低头看着下面,身体周围弥漫着浮力,力量拉住他们下降的速度。

    能感觉到,的确是能清楚感觉到。

    “不管是不是主灵墓穴,总之我们到这里了。”离夜挑眉,注视周围。

    鲜血潺潺,血池中,到处都是皑皑白骨,鲜血洗礼着白骨,看上去非常可怖!

    血腥的一幕突然从离夜脑海中闪过,她脚步不禁停下。

    “清羽,我看到了。”她皱起眉头,神情冷峻。

    “什么?”纳兰清羽见她停下,跟着停了下来。

    看到了,在这个地方,他们还没有走到最下面,能看到什么?

    “血林池。”对,那个地方叫血林池。

    见过一次,曾经就见过。

    百年盛会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当时她不知道是什么。

    刚才看清楚了,就是血林池。

    “血林池?”纳兰清羽不解看着离夜,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听到这三个字,他只觉得心里非常不舒服。

    血林池,血林池?

    “第五昼天没有复活,他寻找寻神池,一是为了复活,二是为了成为主灵。”他寻找炼药师,也不是为了炼制还灵丹,是另外一种丹药。

    这种丹药,加上血脉之力,还有就是血林池,也能够复活。

    只不过需要很大的代价,那就是族人的性命。

    第五昼天连第五尧灏都不管,更何况是第五家族其他人。

    该死!

    居然现在才想到这点,以前竟然什么都没想到!

    “血林池,重生,主灵。”纳兰清羽不敢相信说道。

    从血林池重生出来的人,那就是主灵!

    这是传说,也是事实。

    第五昼天已经到这里来了,再加上这里是用第五尧灏的血血祭,第五昼天现在在用第五尧灏的身体。

    两个人其实就是一个人,那他……

    “我们走!”

    第五昼天只要进来,就能找到血林池,之后第五昼天要复活,要成为主灵,只要他踏入血林池,就再也无法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