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百六十四章 血祭的人,是他?
    血红之光冲出迷雾,紧接着冲出宫殿!

    光芒大作,照亮各方!

    几人将巨大玄兽围困其中,梼杌凶狠看着他们,两边都有损伤。

    梼杌站在他们之中,看到那血红之光照射而来,那凶狠深沉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惧意。

    “吼——”

    它仰头嘶吼,一声接着一声,四方震动!

    众人看到这一幕,心里泛起疑惑,却也越发警惕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这红光是什么征兆吗?”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红光大作,好像出什么事一样。”

    “这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血祭?”

    血祭!

    听到这两个字,众人只觉得心脏一跳,然后看着对方,表情有几分呆滞。

    血祭?

    第五尧灏,北宫离夜他们,找到晋升主灵的地方了?

    不可能!

    怎么可能这么快找到,寻神池何其凶险,外面已经这样了,里面肯定更甚!

    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这么快找到成为主灵的地方?

    “吼!”

    梼杌注视着他们,大声吼叫,眸光中露出凶狠。

    “你们这些人类,贪得无厌!”梼杌凶狠开口,露出锋利的獠牙,就想要对他们进攻!

    听到那沉重的身影,众人一愣,诧异无比看着梼杌。

    说话了!

    梼杌说话了!

    “哼,既然你们打开了通道,那也就是你们的死期!”说完,梼杌转身往下走去。

    庞大身影移动,一点点消失在众人面前,最后彻底没入那海水深处,再也看不到身影。

    打开了通道?

    外界家族几个族长愣住了,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就打开通道了?

    “还想什么想,先进去再说!”

    这动静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先进去看看。

    说不定血祭已经开始,马上就有人要成为主灵了!

    进去!

    对!

    进去再说!

    几人点了点头,立刻往打开的宫殿大门走去。

    他们走进去后,红光一路往九天之上蔓延,冲破海水,直逼海平面,然后吞噬九天!

    梼杌出现,天色阴沉,天空都仿佛要随时坠落而下。

    然而不过转眼的时间,那光芒笼罩,血红之色染红天空,染红大地,万物都笼罩在一片沉甸之内!

    两道身影匆匆走来,一个高大俊美无双,一个娇小冷艳动人。

    两人并肩走来,那叫一个和谐。

    可是看到他们的人,脸上的表情更多的是惊吓!

    “你,你,你……”

    墨月已经语无伦次,手指着第五炎泫,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他他……

    是他!

    那个,那个!

    他不是死了吗?

    “你看到鬼了?”

    见墨月那么激动,众人无声看了过来,一脸嫌弃。

    不就是离宫宫主和一个男人走过来,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这男人看着有几分眼熟,而且看上去两个人之间关系不简单,毕竟是牵着手过来的。

    还有就是……这貌似是灵体啊。

    “第五炎泫。”天圣走过来,心脏一阵跳动,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注视着那高大的身影。

    他还活着!

    不,他竟然留下了灵体在这个世上!

    第五炎泫!

    四个字响起,顿时间,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全都看了过来,表情惊呆。

    怎么可能!

    第五炎泫!

    他是第五炎泫!

    最过震惊的,是外界家族的人。

    毕竟在他们的认知里,第五炎泫早就已经死了,在二十几年前连尸骨都没留下。

    第五炎泫?

    墨东炎他们看着天圣,艰难吞了吞口水。

    “你是开玩笑的吗?”这个人虽然是灵体,但应该不是第五炎泫吧?

    离夜找了那么长时间,自己的身世,自己的父母,可最后得到的是第五炎泫已经死了。

    现在跟他们说,眼前的人就是第五炎泫,有点惊悚。

    他们实在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第五炎泫。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天圣回头看过来,一脸严肃回答。

    众人同时摇头,就是看着不像,他们才这么问的。

    “血祭开始了。”北宫雪见抬头看天,沉声开口道。

    血祭开始。

    是谁血祭了?

    第五家族的人?

    还是……夜儿他们?

    “夜儿他们下去多久了?”知道下去多久了,他们才好解决。

    墨东炎收魂未定,还是回答道:“估计已经到了寻神池了。”

    离夜他们走的,那可是捷径啊!

    怎么样走,应该也到寻神池了吧。

    他们说血祭,说不定这血祭的事情,都是离夜他们弄出来的。

    不过,这动静的确是有点大。

    寻神池血祭,连天都变颜色了。

    自从寻神池出世以后,只要寻神池有点什么事情,天地就会发生变化。

    这么看起来,寻神池的影响力,不是一般的大。

    “已经到了。”北宫雪见皱起眉头,低头看向大海。

    迟疑了一下,她伸出手掌。

    “见儿!”

    第五炎泫立刻握住,阻止她的动作。

    “二位,还是不要下去的好。”东方白衣走到他们面前,注视着他们。

    不要下去,比什么都好。

    “也让在下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可能不下去。”北宫雪见一脸严肃看着东方白衣,这小子,胆子大了!

    “北宫少主不会想让你们下去,否则你们不会到现在才来。”不知道他们用什么办法来的,但北宫离夜肯定做了什么阻止他们到这里。

    天圣也走过来,看着他们两个。

    “我也觉得,你们不要下去,北宫离夜并不是小孩子了,她这么一路走过来,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难道二位想让你们的过去,造成她的分心吗?”

    北宫离夜多看重他们,他们心知肚明。

    人有了牵挂就有了羁绊,有时候牵挂是一件好事,但也不是什么好事。

    凡事都有两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

    就要看他们怎么选择,又会站在哪一面。

    其实,哪一面是好,哪一面是坏,定义都不同,只是看个人所站的位置,和看是事情的角度。

    别人认为好的一面,在自己看来不一定好,被人认为差的一面,自己看来不一定差。

    “你这么说,我若是下去了,那不是牵累夜儿。”北宫雪见手指慢慢蜷缩,然后紧握。

    她只是想着,夜儿一个人承担太多,只是没想过……

    “嗯,我们在这里,等着夜儿回来。”第五炎泫握住她的手,沉声开口。

    墨东炎轻咳一声,不急不缓道:“其实,北宫奇大人和第五家族的什么三小姐,已经下去了。”

    这件事,他认为有必要说一下。

    毕竟人真的是下去了,而且下去挺长时间了。

    “你说什么?”第五炎泫心中一紧,眉头打结。

    “他们两个……”北宫雪见也是一脸担忧,低头看着海底。

    还是要下去一趟。

    两人扭头看向对方,眼中露出同样的情绪。

    “我们走。”北宫雪见拉着第五炎泫,迈步往下面走去。

    夜儿他们帮不上忙,可下面还有漪衣和景澈,他们还是要下去,下去看看才放心。

    两人飞身而下,海水立刻往两边分开,他们通畅无阻往前走去。

    看到这奇异的一幕,众人又是一阵轻啧。

    “果然,只有北宫家族的人下去,才会有这样的变化。”太神奇了。

    “如果你们知道,这个地方葬送了多少北宫家族的人,你们就不会这么觉得了。”天圣看着大海深处,喃喃开口。

    这下面,埋葬了多少北宫家族的人。

    除了北宫离夜他们这一支血脉,其它北宫家族的人,大部分都是埋葬在这大海深处。

    他们靠着自己的意念,守护着这里,守护着北宫家族,守护着风启大陆。

    若是连这点事情都做不了,那就不是北宫家族的人了。

    要知道,这一族人,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很护短,各种护短。

    众人沉默下来,低头看着下面,恍惚间,他们仿佛看到了海水都染成了红色,血红!

    而此时在那片灰暗狰狞的地方,到处都是血雾弥漫,浓厚的力量笼罩各处。

    “这就是血祭?”离夜提着那个透明的瓶子,目光环视周围。

    谁血祭了?

    明明这里都没有人,在其他地方,也能血祭?

    “血祭的人,很快就会来了,他们会用这种方式,找到这个地方。”也是最残酷的方式。

    也不想想看,要找到这里,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随随便便用血寻找地方,可付出的代价,就是性命啊。

    “既然已经有人血祭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喽?”离夜轻啧,摇头看向别处。

    血祭。

    这样就血祭了。

    “是的,你们等着吧,对方很快就来了。”灵体如实回答。

    “总觉得这股力量不同寻常,还有几分熟悉。”纳兰清羽扭头看着周围。

    觉得这股力量熟悉,非常熟悉。

    “我也有这种感觉,好像曾经对峙过。”离夜点头应道,从刚才就有这种感觉了。

    难不成血祭的人不是别人,就是……

    两人同时看向对方,眼中情绪变得深邃。

    “可能吗?”

    血祭的人,是他?

    “如果他后面的人是第五昼天,这并不奇怪。”第五昼天要做什么,都会做到。

    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他都会先达到自己的目的。

    “轰隆隆~”

    天上红雾滚动,如同大海巨浪一样翻滚吞噬!

    “来了!”

    高大的身影从天上走来,空气再次变得稀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