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主灵,那就是神!
    梼杌!

    刚刚宫殿里面,就听到后面传来的巨大动静。

    众人纷纷回头,就看到后面出现的庞然大物。

    外界家族几位族长,已经被梼杌卷入其中,不得不和梼杌对战!

    可梼杌那般刚硬,被它盯上,它是绝对不会轻易就那么算了的。

    “夜儿?”纳兰清羽抱着离夜,眸光注视着她。

    他们需要进去,需要找个地方,让她好好休息。

    “我们走。”梼杌现在有外界家族的族长们应付,他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纳兰清羽看着她,点了点头,两人立即往里面更深处走去。

    面前是朦胧一片,到处都被白雾笼罩,白雾周围渗透着淡淡光芒,耀眼夺目!

    离夜他们不过是刚走动一步,周围的白雾又浓郁了几分。

    还看着外面的第五尧灏,听到这动静,这才回过神,回头就看到离夜他们往里面走。

    “跟上!”

    绝对不能,绝对不能让北宫离夜他们得到什么。

    现在他们已经走进寻神池了,只要找到那个地方,以天才血祭,就能够成为主灵!

    听到第五尧灏的命令,所有人立即回神,然后匆匆跟上去。

    一行人走入白雾,消失在白雾之中。

    “轰隆——”

    身后那巨大动静不断,怒声滔滔,惊天动地!

    大地震动,海水翻滚,每一处地方都那般的不平静!

    那声音让人头晕目眩,心脏阵阵发抖!

    站在宫殿外的外界家族的族长们,看着冲过来的庞然大物,他们顾不得其它,只知道要往里面走。

    不能停下来,绝对不能停下!

    若是停下,那一切都玩了!

    他们会被卷入血腥之中,再也无法挣脱,再也无法活下去!

    离夜他们冲入白雾,一点也看不清楚周围的东西。

    他们脚步不禁停下,环视周围,离夜脸色有几分苍白。

    她再次抓出一把丹药,然后全部吃下去,苍白的脸色这才红润了几分。

    “第五家族的人没有跟过来,你先休息一下。”纳兰清羽抱着她,轻声说道。

    他们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到处都是一片白雾茫茫。

    甚至都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寻神池里面。

    若是寻神池里面,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在什么地方?

    离夜轻轻一笑,然后拿出坚硬冰冷的两块令牌。

    “这是……”纳兰清羽惊讶看着她手里的东西,然后笑了起来。

    第五尧灏现在,怕是要吐血了。

    两块令牌,都被夜儿拿过来了。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但还是拿过来安全一点。”在她拿过令牌的时候,大门也没关上。

    也就是说,这令牌一旦打开大门,取下来也没什么事,说不定后面还有大用处。

    “没错。”拿过来,的确是安全不少。

    “还有这个。”离夜继续拿出东西来。

    纳兰清羽看着她手里的东西,皱起了眉头。

    寻神池地图。

    “这东西,你不是说没什么用吗?”她弄过了,也找过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现在白雾茫茫,这地图要是记录的是寻神池里面的路线,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嗯,没有,不过打算找找看。”说不行,就能找到了。

    “好。”纳兰清羽点了点头。

    他们现在已经进来了,与其没有头绪,不如跟着地图上面的走。

    可是,这面前都没有路,这要怎么走?

    “我们还是休息一下。”她看上去太累了。

    两种血脉之力的冲击,加上后面,就算是有丹药在,她也需要休息。

    “不着急,我们已经进来了,要更加小心。”离夜微微气喘,手捂着胸口。

    好痛!

    额上冷汗密布,她靠在纳兰清羽身上,只觉得浑身无力。

    “所以,两种血脉之力撕扯,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是她这样吗?

    离夜淡淡问道,话语中带着迷茫。

    她找过两种血脉之力争夺的书,上面也的确是记载了,只是她现在身体中的这种疼痛,和那些记录的好像有些出入。

    书上写着,血脉之力争夺,主体就会陷入沉睡,她现在一点沉睡的迹象都没有,疼痛在身体中撕扯,甚至自己能够清楚看到!

    不同,实在是不同。

    “夜儿,这种事情,只怕没有人能回答你。”纳兰清羽哭笑不得回答。

    这个世上两种血脉之力的人,貌似只有夜儿一个。

    即便是以前的古籍上满有记载,那也不过是上古时期人们的猜测,并没有真实的记录。

    所以夜儿现在问的这些,不管是这一世,还是上古时期,只怕都没有人能够回答。

    “我知道了。”离夜叹了口气,她就是好奇。

    实在是太痛了!

    要是陷入沉睡,那也还好,不过是沉睡罢了,不会这么痛啊!

    现在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要碎了,就像是把身体打碎,然后重新组合在一起!

    大爷的!

    也没有人说过两种血脉之力,会这么痛啊!

    “北宫离夜!”

    一身低呵响起,离夜和纳兰清羽相视一看,扭头看去。

    白雾之中什么都看不见,连模糊身影都没有。

    他们两个相视一看,同时屏住呼吸,收敛起自己的气息。

    第五尧灏想走过白雾,周围没有一个人,连第五家族的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先祖。”他传声叫道。

    没有人说过,打开宫殿,寻神池里面是这样的。

    他们现在什么都看不见,就跟瞎子一样,就是有什么危险,也不能预防!

    “寻神池我也没有来过,你就算是叫我,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做。”第五昼天不冷不热开口,话语中带着沉重。

    寻神池里面不可能这么平静,这么平静的背后,肯定有什么。

    “那我们总不能坐在这里吧?”第五尧灏眉头紧锁,心里一阵忐忑。

    令牌,连令牌都被北宫离夜拿走了!

    本来就防备这他们两个,结果还是被他们两个成功了!

    “慢慢找吧,总会找到出口的。”寻神池不可能就是这样而已。

    第五尧灏重重叹了口气,应道:“我知道了。”

    “我们找不到,北宫离夜他们肯定也找不到,在这一片白雾中,大家都一样。”没有谁能特殊。

    “我是担心他们拿这那令牌,会有特殊的变化。”所以才会这么着急。

    令牌拿下来,宫殿的大门就没有关上,这不就是证明,那令牌在这里面,还有其他的用处。

    “我现在是奇怪另外一件事,北宫离夜的封印,应该已经解除了,两种血脉之力发生冲突,她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第五昼天疑惑开口,话语中透着几分沉重。

    没有任何反应,难道血脉之力的传说,都是假的吗?

    血脉之力就是主灵的力量,两种主灵的力量,可以在一个人身体中并存?

    “不知道。”第五尧灏一阵气喘,喃喃开口。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想着若是北宫离夜出点什么问题,他们好动手。

    结果北宫离夜一点事情都没有,他们都令牌还丢失了。

    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往前面走了。

    就算这里是寻神池,那也太诡异了。

    试问,谁能走出这一片白茫茫?

    一点方向都没有,根本分不清楚哪里是哪里。

    “第五尧灏,你不要跟我怄气,快点走,不能让北宫离夜成为主灵,你难道想要第五家族覆灭吗?”第五昼天皱眉呵斥,不满至极。

    当年他灭了北宫家族,如果北宫离夜成为了主灵,她怎么会放过第五家族。

    在加上天圣的预言,这让他不得不小心!

    天家的预言,很少有不准的,即便他打破了一次,可这第二次,谁知道能不能打破。

    “我不想让北宫离夜成为主灵。”更不想让任何人成为主灵,包括他这位先祖。

    这位先祖有多狠,他清楚知道的。

    这位先祖成为了主灵,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

    也许第五家族覆灭,也许天下覆灭。

    “既然如此,那就走,不要在这里逗留!”第五昼天呵斥。

    “先祖,我问你一件事。”第五尧灏突然转移话题。

    “什么?”他有什么可问的?

    “我父亲,他为什么会死?”只留下灵体,最后还进入了那里面。

    景澈一回来就说要见父亲,那也要能见到才行。

    父亲早就在当时,就已经……

    “你父亲?原来你还记得这些,怎么,你想要追究你父亲死的责任?”第五昼天冷冷一哼,话语中透着不屑。

    “只是突然想知道。”第五尧灏喃喃开口。

    想要看看,是不是他想的那个原因。

    “第五尧灏,如果我说,你父亲的死,有一半的原因是你的贪婪,你会如何?”第五昼天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浓浓的诡异。

    因为他?

    第五尧灏站起身,脸上染上几抹红晕。

    “不可能是因为我!”绝对不会是因为他,绝对不可能的!

    “事实真相如何,你只要成为了主灵,不就都能看到了,主灵,那就是神!”无所不能的神!

    才成为了主灵,就能掌控这整个世界!

    现在什么一流势力二流势力,还有外界家族的。

    成为了主灵以后,这些统统可以不放在眼里!

    统统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