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她必定是那个胜者!
    柔和的声音入耳,让人只觉得一阵眷念。

    回头看去,水蓝色身影从九天走来,绝色的容颜,精致的五官,都略显得苍白和无力。

    看到来人,几人微微一愣,然后眨了眨眼睛。

    这是……

    “三姐。”北宫奇走过去扶住踉跄走下的第五漪衣,脸上划过担忧。

    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第五漪衣!?

    听到北宫奇的叫唤,天圣和墨月他们都愣住了。

    这个人,居然是第五漪衣!

    也是,平常她戴着面纱,现在没有戴,一下子认不出来了。

    “这是怎么了?”北宫奇眉头紧皱问道,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看上去很虚弱。

    第五漪衣摆了摆手,深吸一口气,嘴角多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也没多大的事情,只是炼药太久,我又着急出来,所以有点消耗过大。”她已经尽快赶出来了,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

    他们所有人,都已经进了寻神池,第五昼天也进去了。

    “怎么了?”见她这样,北宫奇心里也涌起了担忧。

    第五漪衣低头看着水下,嘴角多了一抹苦涩笑意。

    “救不了二哥了,第五昼天就要复活了。”第五漪衣喃喃说道,话语中尽是无奈。

    第五昼天,就要复活,救不了二哥?

    什么意思?

    “姐,为什么这么说?”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等他们进入寻神池以后,你们就会明白了。”明白她在说什么,明白这一切。

    终究是来晚了,让他们进去了寻神池。

    若早来一点,她是一定不会让二哥去寻神池的,那就是死寻死路。

    众人心里泛起疑惑,低头看向那波动连连的海面。

    到底会明白什么,难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大海深处,一队接着一队的人,不要命的往里面冲去,他们只想要寻神池,生死已经不在乎了。

    在大海海面也许没有什么动静,更看不出什么。

    实际上,如今的海水中,到处都是鲜血的流动,没有一处地方不散发血腥味。

    “现在还走吗?”有人已经伤痕累累,看着那大海深处,心里一阵忐忑。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

    每走进一步,他们就觉得和死神近了一步。

    “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我们还能有选择吗?”另外一个人回答,他们都已经走到这里了,就算是不进去,也要进去了。

    想要知道寻神池里有什么,想要得到寻神池里的东西,生死有什么关系?

    只要能活着走到那里,便能成为主灵!

    “我挺听说,进入寻神池,需要有人血祭。”

    “你听谁说的,我怎么没听说过,为什么需要人血祭?”

    “你问我,我问谁?总之就是这么听说的,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

    声音一点点传远,最后消失不见。

    他们说了几句,就将这件事遗忘在了身后,没有再去想太多。

    对他们来说,即便是寻神池出世,要用人血祭,那也是在所不惜的!

    “轰隆隆——”

    响声阵阵,在大海深处翻滚,传入耳中,让人一阵心惊胆战!

    那声音如同雷响,又像是山崩地裂!

    大海之中漩涡翻滚,海水吞噬,如同无数巨蟒在的海中翻腾!

    宫殿前端,是一个长长的阶梯,踉跄身影走到阶梯前,看着伫立在眼前的宫殿,脸上露出了喜悦。

    终于到了!

    寻神池!

    “族长。”浑身是血的身影快速走过,在那高大身影后面跪下,面露恭敬。

    “找到了吗?”男人站在那,低声一声,话语中没有半点温度。

    “族长,这附近并没有看到北宫离夜和纳兰清羽两人。”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总之找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这两个人。

    没有?

    第五尧灏转身,环视周围,没有吗?

    随即他迈步往上走去,无形之力落下,他只觉得呼吸一紧,整个人都快要碎了!

    主灵之力!

    这一路走过来这么辛苦,大部分原因,还是主灵之力的威压。

    走过来的时候,感觉还好,现在是感觉更痛苦了。

    他深吸一口气,不急不缓从储物袋掏去,手指触碰到坚硬冰凉的东西,他握紧然后慢慢拿出来。

    玄铁令牌出现在手中,他抬眸看向宫殿,用令牌挡在了前面!

    原本平常无奇的令牌,突然间,涌动出一股无形之力,力量在第五尧灏手臂周围翻转,涌起狂风巨浪!

    跪在地上的人,感觉到这波动,立刻抬头。

    “族长?”这是怎么回事?

    “把分散的人都叫回来,叫到这里来。”第五尧灏没有回头,沉声命令道。

    那人一愣,然后立刻应道:“是!”

    说完,他转身离开,心里一阵忐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暗处站着的两人,看到宫殿的一幕,相视一看。

    离夜拿出令牌,低头看了一眼。

    两块令牌。

    应该是两块令牌,才能打开寻神池宫殿的大门。

    那打开以后呢?

    “有没有办法,不会这么痛?”纳兰清羽扶着离夜,担忧看着她的身体。

    从刚才开始,她就不停在发抖,不是太冷,而是身体中的疼痛,让她忍不住这样。

    他刚才想了所有的办法,都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他已经不知道该想什么样的办法了。

    离夜回头看着他,红唇微微上扬,“没有。”

    他应该也没找到,不然就不会这么问她了。

    封印破碎,哪里有什么办法可以缓解疼痛的,现在是两股血脉之力在身体里纠缠。

    尽管刚才她找到了一点,让疼痛没那么剧烈,可还是阻止不了什么。

    身体还是在抽痛,绞痛,各种疼痛就像是海水一样拍打在身上,不能阻止,也无法阻止。

    “我们先找个地方,你先找到平衡点。”说着,纳兰清羽就要抱离夜。

    现在虽然是寻神池附近,但他们找要个地方,也不是什么难事。

    离夜看着他担心的样子,点了点头,含笑应道:“也好。”

    第五昼天暂时也打不开宫殿大门,只要他们在附近看着,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大事。

    他们刚才就已经来过这里,也拿出令牌,想要打开这一扇大门。

    可是,结果就和第五昼天现在的情况一样。

    只能暂时阻挡寻神池的威压之力,却不能打开寻神池的大门。

    看来是,必须两块令牌一起,才能让寻神池,打开宫殿的大门。

    她和第五昼天,都不想让对方进寻神池,合作这种事情,就不用想了。

    宁可两个人都无法进寻神池,他们也是不会让对方进去的。

    离夜和纳兰清羽转身走远,应该说也不是很远,他们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距离虽然有点远,但还是能在那个地方看到寻神池发生了一切!

    第五家族来的人,全部往宫殿门口聚集,谁也不知道第五昼天要做什么。

    离夜靠在纳兰清羽怀里,看着齐聚在寻神池门口的人,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第五家族损失也够大的,只剩下这么十几个人了。”进来的人应该不少,没有上千肯定也有几百。

    在外面看到的时候,第五家族的来人数量就不少,第五昼天是不会让第五家族的人留在海面上的,他自信自己能够找到寻神池。

    “还能剩下十几个人,就已经很不错了。”至少,还剩下了。

    “那是三位少尊令吧?”第五泠沨和第五火鸢他们是见过的,就是另外一个没有见过。

    身上的气息很古怪,看不出是什么人,总觉得的这个人危险。

    “嗯。”纳兰清羽应道,要是没错,那就是第五家族现在的少尊令。

    “你看着,我留点力气。”离夜皱眉,眼中划过一丝痛楚。

    真的像是撕裂了一样,两股血脉之力一旦碰触,那就是一场“大战”!

    它们是没什么,越打越火热,她就觉得自己快碎了,真的快碎了。

    那疼痛在身体里撕扯,每一根神经都会牵动,然后清楚的告诉她,她此时有多痛,在承受着什么!

    痛!

    苍白的脸色,冒出薄薄细汗,离夜靠在纳兰清羽怀中,双眸紧闭,眉心拧巴在一起。

    纳兰清羽将她搂入怀中,低头注视着她,手指轻轻碰触着她的眉心。

    头稍稍低下,红唇印在她的眉心,然后他用力将她搂在怀中。

    “夜儿,要坚持出,打赢这一仗。”他凑到她耳边,轻哼低喃,手臂微微抖动了一下。

    看着自己的动作,他及时稳住,然后看向离夜,见她没有感觉到,这才松了口气。

    他没有告诉她,他此时很害怕。

    从前,面对世上最凶险的事情,浑身受伤的他又掉入兽群,他都没有害怕过,甚至格外的冷静。

    但此时他害怕,从未有过的害怕。

    离夜运用所有的力气,持平两种血脉之力,感觉着那双精壮手臂将她拥入怀中,将她抱紧,薄唇落在她的眉心。

    也感觉到,他那双臂的抖动。

    明明在他怀中,他却不敢用力,抱着她,像是怕她碎掉一样。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这样子,她哪里舍得扔下他,不管是为了什么,血脉之力的争斗,她必定是那个胜者!

    她北宫离夜,这一路走过来没有输过,现在也不会输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