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一点都不承认!
    “老头,我回来了。”

    北宫雪见含笑看着北宫弑,眉眼都带着笑意。

    鼻子有点酸,眼睛有点涩,好久没有看到这老头了,这些年多了好多白丝,其它倒是什么都没有变,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

    老头,我今天要出去!

    老头,我可以的!

    老头,你不能这样!

    老头,我刚才去了一趟玄凤国

    熟悉话语在耳边响起,同样的语气,同样的神情,只是记忆中的人,年幼稚嫩,而面前的早已是窈窕佳人。

    北宫弑站在原地,张了张嘴,心脏剧烈跳动,他有几分哽咽,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是她!

    是她!

    “啊呜!臭小子,你终于回来了。”眼泪刷刷流下了那张的布满皱纹的脸上,他大步都过去,将面前纤细身影搂进怀中。

    几十年了,离开的时候还那么离开的时候,他甚至不敢用力抱她,就怕抱坏了。

    北宫雪见嘴角勾起弧线,眼中泛着晶莹泪花。

    “对啊,老头,我回来了,再也不走了,就在家里的烦你。”她笑着哽咽说道。

    小时候都是他帮自己收拾烂摊子,现在还是让他收拾烂摊子。

    当年多任性啊。

    只是因为心里一个想法,觉得家族以前不简单,然后来了一个不简单的人,拿出了同样的令牌,她就决定去查清楚。

    本来以为几年就回来了,谁知道这一走就是几十年。

    就连夜儿,夜儿都已经这么大了。

    “我不要帮你收拾烂摊子。”北宫弑双臂紧紧抱住,语气真带着哭腔,大声吼道。

    他这样子,哪里有半点不愿意的样子,不愿意,那也只是说说而已。

    “我帮你收拾。”北宫雪见靠在他怀里,含笑说道。

    他们家老头,还是这么口是心非。

    “老子才不用你收拾,老子哪里有烂摊子了。”北宫弑大吼道,眼泪鼻涕一起流。

    话刚说完,眼角余光瞥到旁边的人,流下的眼泪突然停下,抱着北宫雪见的双手松开,他狐疑看向第五炎泫。

    “老头?”北宫雪见疑惑站直身体,刚才还好好的,现在这是怎么?

    北宫弑眉头紧皱,双眸怒瞪注视着第五炎泫。

    “就是你小子!”骗走他家臭小子的!

    北宫雪见走到一旁,看到北宫弑气愤的样子,额角悄悄滑下一滴冷汗。

    差点忘了,这老头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来着。

    “呃,老头”

    “你闭嘴。”说话间,北宫弑捧起衣袖,把脸蹂躏一番,眼泪鼻涕一起擦干净,涨红的脸色,双眸中燃烧起熊熊火焰!

    就是他小子,他小子!

    第五炎泫看着北宫弑,额角滑下一滴冷汗,迈步走过来。

    “岳父”

    “岳什么父,谁是你岳父,老子不承认!”北宫弑指着他,恨不得拿起自己的大刀,朝着第五炎泫砍下去。

    “老头”

    “你闭嘴。”北宫弑瞪了一眼北宫雪见,她说什么说,这么快就开始护短了!

    啊呸!

    就算是护短,不应该护他这个老子吗?护这混蛋小子做什么?

    北宫雪见默默低下头,应道:“是。”

    在这件事情上,还真是她理亏来着。

    毕竟成亲生子这么重要的事,当时都没有告诉他,然后老头什么都不知道,就看到景澈抱着不到一岁的夜儿回了北宫家族。

    “北宫离夜,你给老子滚出来!”气沉丹田,北宫弑一声怒吼!

    顿时间,周围空气急速翻卷,就连海面上的浪花,都朝着回翻滚了两圈。

    臭小子!

    居然敢跟他玩这招,还敢先玩失踪!

    离夜听到这一声怒吼,额角滑下一滴冷汗,有种不想出去的冲动。

    “奇叔,不然你告诉爷爷,我回临天大陆了?”看吧看吧,就说天都塌了。

    北宫奇看向北宫离夜,没有说话。

    离夜嘴角一抽,然后叹了口气,“我知道了,这就出去。”

    北宫奇是北宫家族的管家,当然要听家主的话。

    这句话从小奇叔就在说,不需要再重复了。

    听家主的话,她还是北宫家族的少主呢,怎么就不想想,也该听听她的话。

    爷爷那暴脾气,现在走出去,不就跟挨枪子儿没什么两样。

    两道身影慢慢走出来,离夜扯着笑容,看向北宫雪见。

    那表情像是在说,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回来之前,不能先打个招呼吗?

    北宫雪见扔给她一个白眼,一脸无辜。

    她好像在回答离夜,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现在就来,还想着先回来稳住老爷子,谁知道刚好就撞上了。

    离夜满头黑线,这两口子的默契,真没谁了。

    北宫雪见看着她走过来,眨了眨眼睛,眼眸中还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离夜看到那笑容,突然感觉到一阵不安。

    “你在打什么主意?”离夜走过去低声问道,肯定没什么好事!

    “北宫离夜!”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离夜立刻笑颜逐开,走到北宫弑身边,“爷爷啊,那什么,我绝对不知道!”

    天地良心貌似她也没那东西。

    可这次,她绝对的不知道!

    “那你刚才逃走,算怎么回事?”北宫弑扭头看过来,锐利的眸光闪烁出精光。

    离夜一脸狂汗,果然,关键时候,爷爷还是无法忽悠过去的。

    “只是想围观围观。”离夜嘿嘿笑了起来,真的只是打算围观,没有其它什么意思想,真的,真心的!

    “臭小子,你”

    “你闭嘴,我是我孙子!”

    北宫雪见刚想说什么,北宫弑一记刀眼甩过来。

    北宫雪见张了张嘴,然后点头,“是是是,你孙子。”

    还是她女儿呢!

    “你个臭小子,来,回去,家法。”北宫弑指了指回去的路。

    离夜:“”

    他们家,什么时候有家法这种东西了?

    她扭头看北宫雪见,挑眉,仿佛在问,你见过家法?

    “你不用看她,她,他他都给老子留在外面,不许回去!”臭小子,一回来就护自己男人,连爹都不要了!

    离夜立刻环住北宫弑的手臂,说道:“爷爷,我跟你回去。”

    他们家有什么家法,回去总比留在外面强啊!

    “夜儿,你们家邪尊呢?”北宫雪见笑眯眯问道,笑容中多了几分狡黠。

    臭小子,敢跟她玩这招,她们彼此彼此。

    离夜脚步停下,看向北宫雪见。

    她这是想要“同归于尽”啊!

    北宫雪见挑眉,在外面,大家一起在外面,这样不是很好?

    “北宫离夜”北宫弑一字一顿,一阵磨牙。

    离夜看向北宫雪见,然后看了看第五炎泫。

    “爹啊,你前段时间不是还说,不着急回来的吗?”离夜笑眯眯说道。

    鱼死网破!

    北宫雪见:“”

    第五炎泫:“”

    臭小子

    够狠!

    北宫弑低着头,站在原地,眼皮垂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离夜心中一紧,急忙叫道:“爷爷。”

    “爹。”北宫雪见也赶紧走过来。

    北宫弑重重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

    “你们不许回来。”说着,他迈步走远,背影沧桑带着几分寂寥。

    离夜和北宫雪见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她们同时看向北宫奇。

    “还不快点跟上去。”

    “景澈,你小子敢多说什么,小心点。”

    “好好劝劝想我们家老爷子。”

    几人同时开口,然后看着北宫弑走远,心里划过担心。

    那老头平时不这样的啊,难道这次真的被伤心了?

    “娘啊,你说要不要去道歉,拉上我们家清羽一起。”她们家老头也不容易。

    “你也知道要拉邪尊,不过现在这个时候,邪尊来了,应该会更乱吧。”他们还要好好考虑,好好考虑。

    “那现在就希望,他没那么快来吧,不过估计够呛。”离夜摇摇头。

    “那就麻烦了。”家里老头得气死。

    “有没有办法?”现在有没有什么办法可想?

    “没有。”

    几个人站在原地,看着寂寥的身影走远,不敢再追上去。

    随随便便追上去,把他们家老头气走了怎么办?

    她们都还是第一次看到老头这样,平时最多吼两声就没事了,如此寂寥还是第一次呢!

    所以还是淡定,悠着点。

    先看看情况再说,现在不着急。

    北宫奇走在北宫弑身边,看着他低头垂眸的样,轻咳一声。

    “家主,这件事情,你不是早就知道了?”

    “”

    “家主,你不是见过邪尊吗?就是以前天龙国皇帝请的国师。”

    “”

    “你看看,我大哥其实人不错的,是真的,比我还好。”

    “”

    “家主,你这样,会吓坏他们的。”北宫奇汗颜道。

    终于,行走的身影停下,北宫弑扭头看了过来,神情严肃。

    “北宫奇。”他叫道。

    “在呢!”北宫奇急忙应道,说话了就好。

    “还能看到他们吗?”他问道。

    北宫奇看了看后面,然后摇头,“不能。”

    “刚才他们表情怎么样?”他又问。

    “很担心。”北宫奇皱眉回答。

    “担心啊。”北宫弑顿时眉眼齐开,笑容在脸上绽放。

    他满意点头,哈哈大笑了起来,“臭小子,现在轮到你们了,哼!”

    说完,北宫弑双手负在身后,乐呵呵往前走去。

    总是让他担心,现在也让她们担心担心!

    还有,那个小子,他可没承认那是女婿,不承认,一点都不承认!

    北宫奇站在原地,看着北宫弑走远的背影,目瞪口呆!

    家主,是装的!

    本书由乐文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