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活腻歪了!
    “我这不是一有空就回来了么?”离夜笑嘿嘿说道。|

    是很久没有回来了,这个地方虽然还是她走到时候的样子,但很多地方都变得不一样了。

    “哼。”北宫弑轻哼一声。

    “走,我们去主殿说。”离夜环住他的手臂,笑着说道。

    在这里说,也太那什么了吧。

    感觉到周围的目光,北宫弑扭头一看,瞬间变得横眉怒瞪。

    “看什么看,没见过老子孙子吗?”

    听到这话,众人立刻收回眸光,摸了摸鼻子看向别的方向。

    不是没有见过,是还没见过盟主这个样子。

    “我们走。”北宫弑拉住离夜,往主殿方向走去。

    这是他孙子,他孙子,看什么看!

    看到北宫弑气炸呼呼的表情,众人轻咳一声。

    离夜无奈看着北宫弑,眼中的笑容变得柔和。

    后面走来跟上来的人见他们走回来,停下脚步,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嘴角笑意加深。

    回来了,终于是回来了!

    “看吧,我说什么来着。”

    “我不管你们啊,这次是我赢了!”

    “什么就你赢了,你赢什么了?”

    “就是,我们都猜的没错,不对,是说的没错,哪里有错了?”

    ……

    几个人急忙说道,一脸认真严肃。

    他们就知道会这样,一点都没有猜错。

    望孙石终于可以休息了,不然盟主每天坐在上面,石头都变光滑了。

    看到他们了然的模样,隐约间传来的话语,离夜停下脚步。

    “刚才的赌局押了多少?”她看着南门紫竹他们,笑意中多来了几分狡黠。

    几个人听到这话,连忙摇头。

    “没有,没有。”

    就算是有,他们也不会承认的!

    怎么能在北宫离夜面前,承认这些呢!

    离夜嘴角弧线加深,眉头轻挑,“是吗?那我不管,七成!”

    七成!

    “你怎么不去抢!”南门紫竹激动了,七成,她居然就想要七成走!

    这家伙,一回来就当土匪啊!

    离夜无害一笑,不急不缓道:“我突然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你们是需要我用抢的吗?”

    他们要是不介意的话,她要是可以的。

    不就是抢,多简单的事。

    抢!

    听到这个字,众人嘴角狠狠抽搐。

    这话他们绝对可以确定,北宫离夜这话不是说说而已的。

    他们要是说需要,北宫离夜现在就去抢他们!

    “五五!”东方红袖争取。

    七成,那可是大半啊!

    “七成!”离夜不变。

    拿他们打赌,给他们三成就算多了。

    她还不知道他们的赌注有多大么,这一笔的收获不会少就是了。

    “离夜,你这刚回来,就不能下手轻点吗?”南门紫竹嘿嘿笑道,让他们乐呵!

    现在悲剧了吧!

    离夜都还没走,他们就已经开始说谁赢谁输了,就算是压低了声音,也逃不过北宫离夜的眼睛啊!

    “不然一九?”离夜挑眉,他们要是嫌下手太重,可以加多一点,真的。

    一九!

    听到这两个字,众人差点喷血。

    还加多了!

    说了比没说还要悲剧啊!

    “不,七成,七成很好,就七成!”东方红袖急忙说道,能保住三成,她赢很满意了,至少现在是这样。

    手掌摊开,离夜眼中笑意加深。

    几个人相视一看,然后重重叹了口气。

    拿出自己的赌注放到离夜手里,心里已经在滴血了。

    离夜拿过东西,看了一眼,扔进储物手镯内。

    “下次有这种好事,记得再叫小爷。”说完,她摆了摆手,拉着北宫弑走向主殿。

    尽管当年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不长,可是这里是她一手勾勒出来的,什么地方在什么位置,还是一清二楚的。

    几双眸光看着她走远,满头黑线,满眼阴沉。

    下次有这种事,他们一定偷偷进行,绝对不会让离夜知道!

    不然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是……

    东方白衣看着离夜走远的背影,蠕了蠕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叹了口气。

    “大哥,你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啊。”东方红袖凑过来,狐疑看着东方白衣。

    明明就是有什么想要问,干嘛忍着,有什么就问!

    东方白衣轻笑摇头,无奈道:“你知道什么?”

    连他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红袖怎么会知道。

    说完,东方白衣迈步走远,身影消失在众人面前。

    东方红袖站在原地,嘴角抽搐看着东方白衣走远的方向。

    “我这是被鄙视了吗?可貌似只有他自己不知道了吧。”谁还不知道他现在是为了什么,只有他自己不知道。

    “呆子就是呆子,是不是没有人戳破那一层,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思?”南门紫竹走过来,轻叹摇头。

    也不知道这是喜欢上谁家的姑娘,居然这么抑郁起来。

    “没办法,我大哥这人认死理。”都是被家里那一群老头教出来的,就教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忍直视!

    什么事情不戳穿,他好像就不知道一样,一定要戳穿了才知道,哪怕是他自己的事。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你大哥?”北宫离夜都看出来了好吗?

    没看到北宫离夜在看到东方白衣的时候,笑容中那一点微妙的变化,就像是在看好戏一样。

    “这事情,得让我大哥自己悟,让他冷静一段时间,会想明白的,就是可怜我未来大嫂要等啊。”东方红袖叹息道,可怜啊可怜。

    南门紫竹扔给她一个白眼,讪讪道:“你就知道那是你大嫂,要是人家姑娘不喜欢你大哥呢?”

    这就叫大嫂了!

    东方白衣要有东方红袖这么那什么,哪里还会像现在这么抑郁。

    “说这个做什么,离夜回来了,我们赶紧去问问。”离夜啊!

    东方红袖立刻走向主殿,将众人甩在身后。

    其他人纷纷回神,然后往主殿方向走去!

    北宫离夜回来了!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来,一时间,传遍了整个风启大陆!

    回到主殿,离夜坐在主位上,目光环视周围,然后她点了点头。

    “还不错,越来越像那么回事了。”北宫联盟。

    “臭小子,你几年都没有回来,北宫联盟的变化可不是一点半点。”北宫弑轻哼一声,这么多年,从来只让人传消息,也不自己亲自回来。

    听到这话,离夜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

    “爷爷,我这都回来了,就不要提旧账了,要是提旧账,咱们好像还有一笔旧账!”离夜眯起双眼。

    从她决定去临天大陆,爷爷明明就有很多时间跟她说,曾经所有人嘴里的“他儿子”其实是女儿!

    就是在离开以前,他说了那么多,也有时间说后面的。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

    一封信送过来,他以为就没事了!

    不说别的,连假名字都弄出来了,那是什么鬼?

    她在风启大陆听说过“爹”的名字,很多人嘴里都听说过,明明叫北宫什么昊来着!

    旧账?

    旧账?

    旧账!

    北宫弑本来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突然一下子就惊醒了。

    他眨了眨眼睛,扭头看向别处。

    心虚啊!

    这件事情,是这么久以来,唯一瞒着她的。

    实际上就是为了不让她查找到太多,可他一直忘了,不遇上以前的事情,那一直是他希望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希望。

    那些人的到来,会让离夜知道一切,包括她的身世!

    “那个要找你娘,对,找她。”说什么为了夜儿好,不要说这些。

    扯淡!

    看看,现在夜儿来找他来了!

    “其实去临天大陆的第一天,就遇到娘了。”离夜无奈笑道,当时还被娘追杀来着。

    第一天!

    “说说,快说说。”第一天!

    夜儿早就传信来了,说见儿没有死,怎么会第一天就遇到了?

    “就是……”

    “离夜!”

    “哈哈,离夜你终于回来了!”

    “就知道你家伙会回来,终于回来了!”

    ……

    一个个人从殿外走进来,看到主坐上的人,大笑了起来。

    太好了!

    夙南轩瞬间凑到离夜面前,一把拉过她。

    “邪尊没跟你一起回来吧?”要是回来了,北宫联盟得翻天。

    离夜没好气瞪了一眼夙南轩,他哪壶不提开哪壶,现在这个时候,怎么能提清羽呢。

    臭老头还在对她一直没回来的事情耿耿于怀,再提清羽,那就真的得……

    “我就是问问,问问。”夙南轩讪讪笑道。

    北宫弑坐在那,看着走进来的人,顿时满头黑线。

    他们这些混账东西,谁让他们进来的,打扰他们祖孙聊天!

    有没有一点眼力劲了!

    “盟主,别这么看着我们啊,我们就是听到消息就回来了。”傲刑笑着说道。

    听到消息就吧消息传出去了,所以现在还有更多的人往这边赶。

    应该很快,就都会来了。

    北宫弑嘴角狠狠抽搐,看着他们一个个的笑容,他突然发现,就算是离夜这次回来,他们能单独说话的机会也不多。

    说好的眼力劲呢!

    他们这是故意的吧!

    混蛋啊!

    “是你们自己出去,还是让老子把你们扔出去!”管他是谁来了,今天夜儿不见任何人!

    他们就当做夜儿没有回来,谁都不许进来,谁都不准见!

    听到这话,众人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老爷子,动真格了!

    “这是老子孙子,老子的!”北宫弑站起身,指着离夜气炸呼呼道。

    他们这一个两个,想要干嘛?

    啊!

    想要干嘛?

    听到这话,众人一脸狂汗。

    没有人跟他挣孙子,盟主至于这么强调这个么?

    “去去去,今天夜儿谁都不见,让来的人明天见,等不到明天,就让他们滚!”北宫弑直接下逐客令,把所有人往外面推。

    他孙子,自己都还没好好看呢,他们着急什么?

    所有人被北宫弑推了出去,然后——

    “砰!”

    大门重重关闭的声音响起,连地面都一声震动!

    看到这一幕,众人顿时满头黑线。

    盟主,还真是宠孙如命。

    “走吧走吧,今天想要看到离夜,怕是很难了。”别想了,该走的就走,不要再留了。

    众人叹了口气,纷纷转身离开。

    刚刚转身,两道身影就冲了过来。

    两个人一人抓过一个人,一脸欣喜。

    “离夜回来了?是不是?”

    “不要告诉他,跟我说,跟我说。”

    “你个老东西,凭什么跟你说,我可是离夜小子的药爷爷!”

    “啊呸,别倚老卖老,谁老还不一定!”

    ……

    其他人都还没说话,两个人就争执了起来。

    看到他们这样,众人又是一阵狂汗。

    这两个人绝对是冤家,从一开始就在吵,一直吵到现在,还是在吵。

    “药长老,温如玉大人,我们刚被的盟主赶出来了。”夙南轩讪讪说道,他们确定还要进去吗?

    只怕还没有靠近,就会被赶出来。

    盟主!

    北宫弑!

    “来晚了一步!”两人异口同声开口,重重叹了口气。

    来晚了一步!

    “算了,还是回去吧,找机会再来。”现在是没什么机会了。

    “温如玉,告诉你,你不要跟我抢。”每次夜儿送回来什么好东西,他就各种跟自己来抢。

    现在夜儿都回来了,不要抢了!

    “明明是你跟我抢。”温如玉轻哼一声。

    好的丹药谁不想要,就算是守着也是好的,每天看上一看,感觉整个人心情都舒畅了!

    “你抢!”

    “你!”

    “是你!”

    ……

    两个人并肩走远,然后又吵了起来。

    众人看着他们走远,嘴角狠狠抽搐,然后收回眸光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没看到,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种内部“矛盾”,还是由内部自己解决,他们要是插手,这两个人就会同仇敌还。

    看着他们两个在吵架,实际上两个人感情好到不行。

    沉重的殿门,一关就是几天几夜,这是每个人都没有料到的事情。

    他们以为,最多说几句,第二天就出来了,结果没想到,一直都没有看到有人出现。

    等离夜走出来以后,已经是六天以后了。

    离夜打开殿门,走出大殿,回头看了一眼殿内睡着的人,嘴角笑意加深。

    这么几天下来,爷爷也该好好休息一下,那些事情什么时候都可以说。

    她抬头看向远处,注视着眼前美景,她笑眯了眼睛。

    以灵师四家的四座城池,加上四周方圆的扩展,成就了现在的北宫联盟。

    这么几年下来,不只是这么点地方,就是整个风启大陆都逐渐变成北宫联盟的了。

    先祖曾经说过,那个被遗忘的地方,全都属于北宫家族。

    现在这样,也算是收复失地,让北宫家族一点点壮大。

    以前,她以为北宫家族傲立风启大陆,就是回到当初的繁荣盛大,后来才知道,不是那样的。

    北宫家族的真正繁荣盛大,远远不只是这样。

    既然如此,为了这个目的,也需要好好拼搏一番!

    这不只是她的希望,是爷爷的希望,是北宫家族的希望,更是先祖所希望的。

    就有站在高处,才不会被人踩下去!

    “北宫少主。”

    一本正经的声音响起,带着认真和严肃。

    离夜扭头看去,就看到东方白衣在站在那里,表情严肃到了极点。

    “我……”

    “想知道百年盛会是不是结束了?”离夜嘴角微微上扬。

    东方白衣犹豫路一下,然后点头,是这样。

    “中临都怎么样?”

    他还是点头。

    “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点头。

    说到最后,离夜含笑看着他,“还有吗?”

    “有!”还有!

    “噢?是什么?”离夜挑眉。

    呆子终于要开窍了吗?

    “寻神池出世了吗?”他问的严肃而又认真。

    “噗嗤!”

    这话刚问出来,旁边就传出笑喷的声音。

    东方白衣听到这声音,皱了皱眉头,然后扭头看去。

    在不远处转角,几个人看到他的眸光,这才走出来,心虚轻咳一声。

    他们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比较好奇而已。

    不过……

    东方红袖果然说的没错,东方白衣就是榆木脑袋,怎么敲都是那样,一点都不开窍!

    离夜看到他们脸上的笑意,看向东方白衣,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兰御风。”她叫道。

    “来了!”兰御风立刻跳出人群,走到离夜面前。

    “有什么事,你说。”他一定照办!

    “带我到处转转。”细微的变化不少,还是有人带路比较好。

    “好咧!”兰御风立刻点头,然后往东方白衣那边看了一眼,摇头收回目光。

    笨蛋!

    两道呻吟走远,众人纷纷收回眸光,转身往后走去。

    “你继续,继续,我们还有事。”

    东方白衣站在原地,眉头紧锁。

    这些家伙!

    一个两个看好戏的样子,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就这么期待,他问别的什么吗?

    月媚,是这个么?

    他倒是想问,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她应该过的很好,即便没有他在,有他在她还嫌烦呢。

    兰御风和离夜在主城附近走了一圈,然后离夜就停下了。

    兰御风见她不走,好奇凑过来。

    “怎么了?干嘛不走了。”北宫联盟哪里只有这么一点,还有好远的路,的可不是这一下子就能走完的。

    离夜靠在城墙边,双手抱臂,“不用带路了,你先回去吧。”

    后面的路,她想自己去看看。

    兰御风满头黑线看着离夜,一脸无语的表情。

    耍他吗?

    离夜看到他的表情,手指摸了摸鼻尖,“等回去,拿尊品的丹药给你,那丹药是齐暮常吃的。”

    这东西,他不是一直想要吗?

    齐暮!

    听到这两个字,兰御风眼中蹭蹭蹭让点燃了光芒。

    说到齐暮,那印象就太深刻了!

    那看上去完全就不像是和盟主年纪差不多的老人,明明只有二十来岁嘛!

    人家都是越活越老,他却是越来越年轻。

    “好好好,我现在就回去,你好好走。”有那丹药,他会变得更好看的!

    离夜看着他走远,嘴角弧线加深。

    就知道是这样,他还这是什么机会都不放过。

    看了看周围,她迈步走去。

    当天看到她回来的人,见她走来,纷纷停步。

    “少主!”

    “见过少主!”

    他们欢快叫道,眸光中带着敬仰和崇拜!

    “嗯。”离夜微微颔首,然后迈步走远。

    看着她走远的背影,众人纷纷回头,一脸激动。

    “看到没有,那就是北宫离夜,传说中的北宫离夜!”

    “我听说,少主以前并不厉害,可是她却亲手没了天龙国,圣殿,甚至创建了北宫联盟!”

    “有没有听说过别的,就是少主的兵器,相传是传说中的吾邪剑啊!”

    ……

    说到离夜,众人都激动了起来,眼中的崇敬也越发浓郁。

    这几年时间,风启大陆对北宫离夜的传闻实在是太多了,见过离夜,没有见过离夜的,都经常把她挂在嘴边。

    特别是那些没有见过的,简直就是直接把离夜当成了偶像一样崇拜。

    传闻的事情,都是她如何如何天才,怎么怎么了不起。

    世人仿佛就像是间隙性失忆了一样,对于以前的事情,所有人闭口不谈,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离夜看着偌大的北宫联盟,迈步走向九天,宏伟建筑映入演练,她迈步走远。

    精神力扫视四周,眸光扫视,她转身移步看过去。

    那里么?

    那一片空间!

    脚步移动,她往那一片空间走去。

    一股无形的阻力压制而来,在阻止她靠近。

    离夜没有强行走过去,而是在原地停下,不远处无形的空间。

    就是这里了没错,那一片空间。

    空间散发的气息很强,看上去还不错。

    清羽办事,她一直都很放心,不会有什么疏漏。

    “什么人靠近空间!?”

    这是一声呵斥响起,残影从空间里走出来,瞬间出现在空中,走到离夜面前。

    当看清楚离夜以后,那人脸上划过诧异,然后立即单膝跪下。

    “见过尊王妃!”

    尊王妃,回来了!?

    什么时候的的事,怎么没有人告诉他,让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手指轻点着手臂,离夜若有所思看着面前的人。

    “在空间里,有人在修炼吗?”

    “是的,刚好最近有几个人修炼,是要突破神化。”也就是正是进入灵师!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如有所思看着下面。

    有人在历练。

    然后她放下手臂,手掌张开,灵力在手上翻滚,强势而又猛烈!

    跪在地上的人看到这一幕,心中一惊,然后一阵忐忑。

    难道他做错了什么?王妃要惩罚了他了吗?

    就在他忐忑不安的时候,离夜飞身而下,走大空间的旁边,手上的灵力落下!

    强大的灵力笼罩在空间上,原本气息强大的空间,周围空气再次变得稀薄,强大的力量笼罩而下!

    就在这时,空间里修炼的人猛地睁开双眼,额上顿时冒出冷汗。

    好强大的威压之力!

    什么人?什么人来了?

    难道是有外人来北宫联盟找茬,然后找到了这片空间?

    是,是这样吗?

    手掌放在空间壁上,离夜以精神力看着里面,将里面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单膝跪在空中的人看到这一幕,顿时松了口气。

    还好,王妃要找的人不是他!

    那股力量笼罩而下,空间里的人立即应变,拼命挣脱掌控,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

    好可怕的力量!

    难道,他们今天要死在这里了吗?

    他们一脸绝望,这力量他们根本抵挡不住,反抗也没有什么意义。

    看到他们这样,离夜收回手掌,双手负在身后。

    “遇到一点危险,你们就颓废认输,等待死亡,你们是废物吗?”冰冷的呵斥响起,铿锵有力,没有一点温度!

    你们是废物吗!?

    突入起来的声音从头上响起,压制在身上的力量消失,刚才还消极的几个人,猛然惊醒过来。

    怎么回事?

    力量,力量不见了!

    等等,刚才有人说话!

    他们纷纷站起身,惊恐扭头看向各处,目光环视。

    “遇到一点点困境,就罢手等待死亡,若是以后有强敌来犯,你们是不是也要拱手把北宫联盟让出去!”连打都不打了!

    呵斥声音传来,几人一惊。

    是什么人?

    他们怎么看不见,可对方好像能看到他们!

    刚才……

    他们皱起眉头,心里涌出一点点情绪,然后他们慢慢低头。

    的确,刚才是他们放弃了。

    “把他们几个送进断魂山岭深处,三个月,三个月后他们活着出来,才有资格再进入空间修炼!”离夜冷声开口。

    单膝跪在后面的人心口一颤,立刻应道:“是!”

    对于这些人来说,进入断魂山岭会有各种危险,看来王妃是想要锻炼他们。

    在死亡来临的时候,人的求生的**是最浓烈的,那也是最能激发潜能的。

    离夜转身移步,往天边走去。

    那人这才起身,呼出一口浊气,然后双手手结的变化。

    空间之中力量涌动,里面的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驱逐!

    还在修炼的几个人,看到自己突然就退了出来,顿时一脸懵逼。

    他们看了看周围,疑惑看向空中的人。

    “子木大人,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修炼的好好的吗?

    这时,一队人走了出来,将他们几个团团围住!

    看都如此阵仗,几个人心里一颤,惊恐看了看周围。

    怎么,什么情况?这是怎么了?

    “慕函公子,怎么回事啊?”他们不是就要突破了吗?才会被送到这里来的!

    那一队人的首领,就是灵师四家的慕家慕函!

    “你们几个好好去断魂山岭深处修炼吧。”他们在离夜面前表现的,太失败了。

    看来以后,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走进这里,至少这些等死的人不能走进来。

    断魂山岭深处!

    听到这六个字,几人身体狠狠打颤,笑容有些僵硬。

    “慕函公子,你是开玩笑的吗?”他们要是去的断魂山岭深处,那不就死定了!

    那太危险了,据说进去的人,都没有几个能活着出来的!

    “带走。”慕函也懒得再说。

    几人一阵惊慌,然后急忙跪下。

    “慕函公子,就是要惩罚我们,也要让我们知道原因啊!”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就要去断魂山岭了!

    貌似好像刚才有人说了什么,难道就因为那个人的一句话!

    那人是谁啊!

    凭什么干预他们的生死,居然还决定他们的命运!

    凭什么!

    “你们真的不知道吗?”慕函皱了皱眉头,到现在还不知道。

    他们立刻摇头,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那我问你们,知道刚才说话的人是谁吗?”这个,知道吗?

    说话的人?

    几个人相视一看,一头雾水,这种事情,他们怎么会知道。

    “她叫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

    四个字击落心中!

    顿时间,他们几个脸色煞白,满脸惊恐!

    北宫离夜!

    那不是!怎么可能!

    “你们在离夜面前的表现,连我都不忍直视。”慕函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他要回去好好想想,看看下一批人要怎么进去,就按照现在这样,怕是真的不行了。

    几个人瘫软在地上,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蠢啊!

    他们怎么能不知道这个!

    在北宫联盟,除了北宫盟主以外,还有谁能这么就主张他们的去留。

    还有谁能让慕函亲自出马,没有几个人!

    而北宫离夜,就是其中一个!

    完了完了,他们刚才做了什么蠢事!

    离夜离开那一片区域,看着偌大的北宫联盟,飞身走下去。

    在北宫联盟的旁边,其实就断魂山岭。

    断魂山岭的更深处,也没有多远,只不过那个地方北宫联盟的人不常去,玄兽成堆而已。

    走进了那里,想要再走出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不过北宫联盟还是会安排不少人,在这附近历练,除了提升实力,还有就是,看看谁运气好,说不定还有机会能契约到玄兽。

    玄兽不容易契约,一旦契约了,那前途必定是无可限量!

    离夜迈步走进,大地阵阵,传来声声响动!

    “吼——”

    “嗷呜~”

    “昂——”

    人才靠近哪里,就传来一声声吼叫。

    脚步声在一点点靠近,高大的黑影慢慢走来,步步逼近!

    脚步移动,离夜回头看向走过来的玄兽,眼中划过杀意,强大的气势散开!

    “滚!”

    还在靠近的魔兽,听到这一声呵斥,立即停下脚步,眼中露出恐慌,一点点后退!

    娘啊!

    这个人,好恐怖!

    感受到离夜身上的强大气息,它们转身拔腿就走!

    一个个黑影,迅速退进树林之中,最后消失不见,再也不见踪影!

    此时要是有人在这里,一定会被吓得不轻。

    看着玄兽走远,离夜这才迈步,慢慢往树林深处走去。

    走的地方越来越深,周围的气氛也越来越沉重,可她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

    “沙沙~”

    “沙沙~”

    诡异的声音传来,离夜停下脚步,目光准确无误落在一个点,然后她迈步走了过去。

    “玄兽!快点防御!”

    低呵的声音传来,听起来距离很远,像是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怪异的步伐在离夜脚下移动,紧接着她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等再次出现,已经走到了事情发生的地方,只不过她站在树上,下面的人和玄兽没有发现她而已。

    一道身影悄无声息飞奔而来,手里拿着书册,看着他们应对玄兽的方法,以及其它的一切,满意点了点头,他收回目光。

    转身正要离去,不远处树枝上站着的身影便映入眼帘。

    那人一惊,及时稳住身体,这才没有掉下树。

    离,离夜!

    “走。”离夜指了指旁边,飞身走过。

    树上的人看了看那历练的一队人,这才跟了上去。

    他们停下之时,已经走到了一处溪流旁边,离夜负立而站,目光注视着远方。

    “离夜公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洛亦尘惊奇问道,他一直都在断魂山岭,都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离夜回头,看着他不解的表情,扯动了一下嘴角。

    “几天前,家里老头好不容易睡着了,出来走走,顺便看看。”比起刚才在空间的人,这些出来历练的人,表现的还算可以。

    洛亦尘一愣,然后很快反应过来。

    是盟主。

    也是,离夜公子好不容易回来了,盟主肯定会拉着她,不会让她走的。

    “这一队人还行,不过他们反应力太差了。”玄兽走到面前了,他们才防御,这样损失会很大。

    听到离夜的话,洛亦尘眼前一亮,然后迅速应道:“我会让他们尽快改进的!”

    离夜公子比他先到,看到的应该比他多不少。

    后面表现的是还可以,就是不知道前面说什么样子的。

    “你继续吧。”说完,离夜迈步走远。

    洛亦尘看着走远的身影,只觉得心里一阵忐忑,没缘由的一阵紧张。

    以前带队出历练过,盟主也来看过,当时他却没有紧张,反倒是离夜公子来看了一眼,知道她回来了,反倒是紧张了。

    离夜公子,应该叫小姐才对。

    不过一下子习惯了,想改也改不过来。

    既然离夜公子没有更正,那应该这样叫也没错了。

    点了点头,洛亦尘轻轻一笑,转身离开。

    “离夜啊,你这样看,能看出什么?”就是随便走一圈,就能看出什么事情来吗?

    反正它看了一圈,是没看出什么来的。

    “能看出的东西不多,但也不少。”现在北宫联盟的发展,还可以。

    继续这样下去,加上她炼制的丹药,尽管不能一下子就成长,在速度上也会提升很快。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这一层压制!

    想要让风启大陆的人尽快修炼,必须就要尽快解除这一层压制!

    否则,事情还很难办。

    那个空间,只是暂时的,他们都是抱着能用一段时间,就用一段时间的心态。

    “离夜,那边好像也有人。”红莲说道,飞出离夜身体。

    离夜抬头看去,她也听到动静了,不知道是什么人。

    “去看看。”

    身影凌空走过,俯瞰着大地。

    就看到两队人马撞在一起,两边的人都横眉怒瞪,谁也不打算让谁。

    “喂!明明是你们先撞我们的!”

    “是我们啊,但是我们着急回去,北宫联盟。”

    “我们认识北宫联盟的人,可没有你们这样的。”

    “我们这样的,我们这样的怎么了,还没有见过,要不要让你们见识见识?”

    ……

    争吵响起,每一句话离夜都听的清清楚楚。

    她站在空中,皱眉看着这些。

    “离夜,这两边的人是怎么回事,那个真的是北宫联盟的人?”北宫联盟已经是什么人都收了吗?

    就算是嚣张,也不应该无理取闹啊。

    “不知道。”离夜淡淡回答。

    她都几年没回来了,哪里知道什么势力进入了北宫联盟。

    不过爷爷他们应该都会很严格,不会随便什么都允许进入北宫联盟才对。

    而另外一边的人,很眼熟,也很熟悉。

    玄机城!

    他们是风启大陆玄机城的人,其中一个叫风千!

    当年去玄机城之前,就认识了他,原因还是亢龙骸骨。

    “你要不要下去?”这种事情,方便下去吗?

    “为什么不去?”离夜挑眉。

    既然是玄机城和北宫联盟,怎么样还是要下去看看,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们是不是想打架,别拦着我们,我们着急回去!”

    “着急,我们还着急呢!”

    ……

    两边的人眼中再次燃烧起怒火,眼看着就要动手了。

    “就不知道各位着急去哪里?”清凉的声音从天而降,传入众人耳膜。

    争执中的人听到这话,身体一僵,然后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白色身影从天走下,每走一步,脚下就会长出一朵火红莲花,莲花绽放,无比耀眼!

    灼热的温度,强大的气势,随着那脚步笼罩而下!

    几人看到走下来的身影,神色惊变,只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他……

    高手!

    在他们惊愕之下,离夜在他们面前落下,冰凉眸光扫视了他们一眼。

    风千看到她,顿时神色惊变,脸上露出是喜悦之色。

    少城主!

    是少城主!

    这么多年,少城主,少城主终于回来了!

    他刚想要出声,这时对面的声音响起,话语中带着叫嚣。

    “喂,你小子是什么人,知道我们是谁吗?”敢阻止他们做事,不想活了!

    试问现在,风启大陆之中,还有谁敢得罪北宫联盟!

    他小子居然敢走下来,插手他们的事情!

    活腻歪了!

    ------题外话------

    二更一万奉上!继续拼明天的去!挥挥!

    本书首发,请勿转载!